龚鹏程谈易四十四:如何才能晋升得志?

[摘要]升则是自己无位,所以须依从大人以得升,故强调对外要掌握时机,用见大人;对内要以顺德自养,把自己养成大人。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柔以时升

升卦的象辞。巽下坤上,木生地中,长而愈高,故有升之象。

龚鹏程谈易四十四:如何才能晋升得志?

升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此卦与萃卦刚好相对。萃是上聚下,升是下缘上而升。上聚下,重点是顺天命,行正道,其志勿乱,其位勿不当。升则是自己无位,所以须依从大人以得升,故强调对外要掌握时机,用见大人;对内要以顺德自养,把自己养成大人。

两者同时要讲究。若仅有前一段,那就可能成了攀援大人以求上升的小人;若仅有后一段,虽能养德,而乏人接引,也往往难以上升或需花较长的时间才能得志。

初六,“允升大吉”,讲的就是能与上合志,与大人同心。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则是获得长官信任,并得与祭神明。

九三:“升虚邑”,升官了,获得一个地盘,虚,古来未解,其实就是墟。墟邑,指封地。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谓能如周文王一般,获得岐山那样的根据地,当然就太好了。

六五:“贞吉,升阶”。继续升,象传形容此时:“大得志也”。

上六:“晏升,利于不息之贞”。已经大得志了还要升,叫做晏升。仿佛睡觉了,梦中还在攀升那样,其实是有问题的。自强不息太过了,就应该消。所以孔疏说:“若晏升在上,陵物为主,则丧亡斯及。若正己修身,施于为政,则以不息为美,故曰利于不息之贞。”有了地盘,可以得志一方以后,人还不免企图继续扩张,这时就该想想这一爻。

本卦看起来简单,但涉及几个学术史的问题,还需稍微说说。

一是卦辞有“元亨,利见大人。勿恤,南征吉”字样。这是指谁南征呢?是穆王征楚、昭王南征、还是宣王征淮徐?无论哪一个,时代都太晚。可是在殷周之际,又不知有何南征之事。这是以《周易》言古史者所难以解决之问题,争论不少。

二是六五“贞吉”及上六“不息之贞”的贞字,在整部《周易》中极多。民初古史辨运动时期,学者们倾向将贞解释为“卜问”而不是传统上的“正”,因为甲骨卜辞的贞字几乎都作卜问用。但近年之研究,认为传统讲法仍是有道理的,殷墟甲骨的辞例未必即与《周易》完全一样,例如周原甲骨中就有把贞放于辞末的情况,与《周易》相同。而殷墟卜辞则未见,均置于辞前。置于辞前,多指卜问,但放在其他地方就不一定,所以贞有卜问之意,也有定或正的意思,不可一律。

三,“王用亨于岐山”的王,指文王应是不错的;然而王用亨云云,在《周易》中很常见。例如益卦:“王用亨于帝吉”,张惠言《虞氏易礼》谓其为郊祀礼,显然也认为这个王就是文王,故说《周易》中可见周之礼制。但整部《周易》的王都指文王吗?帝乙归妹之帝,显指殷帝。帝跟王是不同的,是不是王都指周之王,甚或专指文王?

四,因“王用亨于岐山”指文王,因此本卦还涉及一个义理上的问题。程伊川《易传》认为:这是六四之爻,六四再上去就是九五了,人臣升之不已,岂不要升到九五了吗?那就是干大位,欲谋天下了。所以他以文王为说,曰:“处大臣之位,不得无事于升。当上升其君之道、下升天下之贤,己则止于其分。分虽当止,而德则当升,道则当亨也。”文王在纣王之时,仍秉其顺德,乖乖为臣,并没有上干大位,所以伊川借此以言人臣的德位问题。道理讲得固然很好,但其实是在帝制环境中不得已的提醒。因为这时处境实在危险,“居近君之位,在升之时,不可复升,升则凶咎可知”,故不能不提醒人注意。然而就《周易》本身说却是不准切的,因为六五还要“升阶”大得志呢!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四十四:如何才能晋升得志?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由龚鹏程教授授权腾讯儒学独家连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