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微瑕:陶渊明写《闲情赋》思慕神秘美女?

文/程滨(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学者,诗人。)

在那遥远的地方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留恋的张望……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解读渊明,何以要引西部歌王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呢?莫非此歌脱胎于陶渊明的作品么?不错,这首歌与渊明之作确有神似之处: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这正是陶渊明那篇聚讼千古的《闲情赋》中的精华。渊明的《闲情赋》写了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子,把他的魂都勾走了,他愿意幻化成为这女子身边无数的器物,但又哀叹自己不能永远留在她的身边。这真与“我愿做一只小羊”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渊明一连下了十个“愿”字、十个“悲”字,思极巧,情极真。

可为什么说《闲情赋》聚讼千古呢?原来,第一个挑事的,正是陶渊明的第一大崇拜者梁昭明太子萧统。他在《陶渊明集序》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白璧微瑕者,惟在《闲情》一赋,杨雄所谓劝百讽一者,卒无讽谏,何必摇其笔端,惜哉,亡是可也。

白璧比喻渊明,微瑕指《闲情赋》,自此“白璧微瑕”就成了《闲情赋》的罪名。萧统认为渊明这篇《闲情赋》没有遵循杨雄(也作扬雄)对赋这种文体提出的“劝百讽一”的原则。什么叫“劝百讽一”呢?劝是鼓励的意思,讽是婉言进谏的意思。从先秦末期开始,君主骄奢淫逸,臣子想要规劝,又怕犯颜直谏适得其反,于是用新兴的赋这种文体,极力铺陈渲染君主喜爱的东西。比如君主喜欢苑囿狩猎,那我就写个《上林赋》,铺陈苑囿中的珍禽瑞兽,奇花异草,让你看得目不暇接,心神摇荡,在结尾处婉转地说说:“这样不好嘛。”由于赋中大量篇幅用来铺陈尤物,好象是在鼓励君主去追求这些东西,而结尾只是很婉转地进谏一句,因此被称作“劝百讽一”。这种大赋的效果,很像今天大制作的电影大片。

萧统认为《闲情赋》没有“劝百讽一”,是说渊明写的这个《闲情赋》,只是鼓励男人去追慕美女,而没有规劝他们不要放纵自己的情感。所谓的“亡是可也”,就是说这篇作品“不写也罢”。

作者简介:

白璧微瑕:陶渊明写《闲情赋》思慕神秘美女?

程滨

程滨,字子浔,号矫庵,网名反客生。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师从叶嘉莹先生习诗词、吟诵。师从尹连城先生学习书法。2008年获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优秀青年诗人奖。曾任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吟诵分会常务理事、天津市河西区中华吟诵社名誉社长。嗜京剧、昆曲,工小生。现为天津市南开中学语文教师。著有《矫庵语业》(澳门学人出版社)、《矫庵集》(巴蜀书社)、《迦陵词稿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文摘自程滨先生所著《与陶渊明生活在桃花源》第十六章《闲情岂微瑕》,由作者授权腾讯儒学独家连载,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来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