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为什么执着于求道反而会离道日远?

道学苑腾讯道学李大华2015-07-09 09:36
0

文/李大华

《应帝王》中有一则寓言,说到“浑沌”的事情:

南海的帝王叫做“倏”,北海的帝王叫做‘“忽”,中央的帝王叫做“浑沌”。倏与忽时常在浑沌的地盘上相遇,而浑沌对待他们很友善。于是,倏与忽商议着,要报答浑沌的恩德,说:

“人都有七窍,用以看、听、吃、呼吸,惟独浑沌没有,我们试着为他凿出七窍来吧!”

庄子:为什么执着于求道反而会离道日远?

大道坏于雕凿(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于是,他们俩一天凿一个窍,七天凿成了七窍,可是,浑沌却死了。

这段寓言寓意极富想象,也极为深刻。

三个帝王,虽然各为一方的统治者,却也需要交游,而南来北往的南北二帝时常相会于中央之地,作为主人,浑沌以厚德待人,使南北二帝觉得温暖,而南北二帝觉得欠了浑沌的人情,这才合谋着报答浑沌的恩德。这个想法仍然是一个不异于常人的想法,而浑沌的德性是有异于常人的,所以,南北二帝遭到了完全的失败,不仅没有报得了恩,反而加害了主人,是他们合谋凿死了浑沌。

浑沌在《老子》里面,就是“道”的另一个代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怠,吾不知其名,况之曰道。”老子说不知其名,就因为它没有名,“道”只是勉强给它起的一个假号。如果真的有了名,那么它就有了分别了,而任何的分别就有害于它。

浑沌也被视为中华民族的祖先,厚德载物,只求给予,不求回报,这也正是这个民族的最基本的品德。同样,这个民族的祖先,是讲求浑厚同一的,在它的面前,没有那么多的不同与等差。

《庄子》原文参考:《应帝王》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应帝王》)

作者简介:

李大华,陕西紫阳人。武汉大学哲学博士,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庄子:为什么执着于求道反而会离道日远?

(本文原名为《浑沌的德性》,系腾讯道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