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如:国学是一种“全人教育”

文/邹金灿 周建平

徐晋如:国学是一种“全人教育”

徐晋如诗人、学者,1976年生,江苏盐城人。1994年考入清华大学中文系,1996年转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是自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以来,惟一一名在本科期间读过清华和北大的学子。中山大学古文献学博士。现为深圳大学副教授。著有《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忏慧堂集》《高贵的宿命——一个文化遗民的怕和爱》《缀石轩论诗杂著》等。(大食 摄)

已在大学校园里推行诗教将近十年了。1990年代,他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读书时就以诗名,并在清华创办了静安诗词社。2005年,他考取了中山大学古典文献学专业的博士生,成为岭南著名学者、诗人陈永正教授的关门弟子。在中大,他创办岭南诗词研习社,以博士生身份登上大学讲坛,讲授古典诗词创作方法。毕业后,他执教深圳大学,继续诗教事业,通过讲授诗词创作、评析古诗文以感发青年学子,使之亲近中国传统文化。

这位诗人、学者走进大众视野,可能还是因为他的狂狷。在于丹、文怀沙、南怀瑾等人声名大盛之时,徐晋如对他们的学问进行了猛烈批评,言辞之峻厉,与他诗文的雅驯迥异。

在峻厉的另一面,是他对传统文化的温情。谈话中涉及钱基博、陈寅恪、钱穆、钱钟书等前贤时,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辞。2015年,他所著的《大学诗词写作教程》一书出了第四版。叶嘉莹先生评价此书说,“作者诗作才华横溢,论诗论词,也十分恰当、得体,是切中肯綮之言。”徐晋如很珍视这本书。当时他一边在中大授课,一边撰写此书,其间遭遇感情困扰,陷入了对人生的绝望之中。不过,当他看到诗词对青年学生心性的巨大影响时,生命的暖意开始向他回流。

最近,他与陈永正教授历时3年共同主编的《百年文言》也已出版,龚鹏程、陈子善、胡晓明、钱文忠等知名学者对此书称誉颇多。这是目前国内第一本关于近百年文言文的选本。徐晋如希望,通过存录近百年的风雅,为新文化运动以来遭到摧残的文言文做一点扶危持颠的工作。这位在大学时期就身穿长衫行走在未名湖畔的学人,对传统文化有着与众不同的思考:一是在“文化断层”声浪高涨的今天,他并不认为传统文脉已经灭绝,而是至今仍有生机;二是他没有好古之士身上常见的厚古薄今思想,认为今人一样能创作出可以抗衡古人的诗词文章。

学诗是国学之始

人物周刊:近年来,“国学”又成了热词。辽宁省2013年文科状元放弃奖学金,从香港大学退学复读,去年考上北大中文系。根据公开的报道,她希望在北大追求更纯粹的国学。对于她的这个选择,你怎么看?在你眼中,什么才是真正的国学?

徐晋如:2013年秋天,我因故没有出席北大深圳校友会的诗歌朗诵会,当时这位小姑娘也过来深圳参加,她谈到想从港大退学投考北大,很多校友都支持。如果我在场,一定劝她改变主意。她想去北大学古代汉语专业,实际上古代汉语是一门非常现代的学科,和传统国学三鼎足之一的辞章之学是两码事。曾有一位北大古代汉语专业毕业的博士,到了南方一所大学教书,她在课堂上说,前些时家里有一位长辈去世,家人想让她写一篇文言祭文,她发现自己根本写不了,感到无比羞惭。

现代教育让传统跟我们完全脱节了。我们现在带“中”字头的中国古代哲学、中国古代文学、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都是胡适以来的现代学术,和传统的国学是两码事。义理、考据、辞章,这三样才是真国学。现代学术片面地强调考据,但考据是要给义理和辞章服务的,考据而不能通向义理、不能通向辞章,就会成为现代科学的附庸。

如果小姑娘转系到香港大学中文系,反而更能接续传统国学的学脉。因为香港的大学,还有台湾的大学,都比北大中文系传统很多。北大中文系也好,内地其他高校中文系也好,主干课程是中国文学史,按时间段分成4个部分,4个学期讲完。人家香港的大学也有4个主干课程:诗选与诗的写作、词选与词的写作、曲选与曲的写作、文选与文的写作,每种“选”讲一个学期,“写作”又讲一个学期,8个学期讲完,这才是传统的学问,它是国学三鼎足之一的辞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sijied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