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无莱妇:陶渊明有几个妻几个妾?

文/程滨(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学者,诗人。)

陶渊明的诗文中,提到自己妻子的几乎没有,只言片语,一带而过,尚不如老杜诗中之“飘泊损红颜”“老妻画纸为棋局”。渊明在《与子俨等疏》中说:“但恨邻靡二仲,室无莱妇,抱兹苦心,良独内愧。”二仲,指汉代的两位隐士羊仲、求仲。莱妇是指老莱子的妻子。传说春秋时楚国的老莱子,在蒙山之南隐居躬耕。楚王重礼聘他为官。其妻竭力劝止他:“今先生食人酒肉,受人官禄,为人所制也,能免于患乎?”于是老莱子便与妻子一起逃隐到江南。(事见《高士传》、《列女传》)渊明这两句的意思是,在邻居中我没有志同道合的隐士朋友,在家里我没有像老莱子妻子那样甘于贫苦隐居生活的妻子。

室无莱妇:陶渊明有几个妻几个妾?

陶渊明 归去来

陶渊明到底有几个妻子?他在《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说:“弱冠逢世阻,始室丧其偏。”弱冠是二十岁。《礼记·曲礼上》:“二十曰弱,冠。”始室是三十岁。《礼记·内则》:“三十而有室,始理男事。”室就是指妻子,民间俗称妻子为“家里的”,实际就是“室”的白话说法。丧其偏是丧妻。可见陶渊明的第一任夫人,在他三十岁时去世了。陶渊明又续了一位翟氏。在萧统的《陶渊明传》中,最后写道:“其妻翟氏亦能安勤苦,与其同志。”按这个说法,他妻子翟氏也是个甘于劳作勤苦的人,和陶渊明志同道合,但是陶自己却说“室无莱妻”,还是在给孩子们的疏中说的。跟孩子们说妈妈不够安于贫困,可见陶渊明对妻子还是不够满意的。那翟氏安于勤苦到底是真的是假的呢?我想,陶渊明的妻子,恐怕不是什么出身名门的闺秀,就是比较普通的农妇,所以她应该是不得不接受这种耕作为生的命运的。这么看来,自然是安于勤苦。但就本心而论,我想她还是希望能够生活得更好一些的。这种想法不为过。而且她看到陶渊明能够做官,让家里人过上比较舒服的日子,但是却偏偏不做官,回家来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复一年过着汗滴禾下土的日子,我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妇人肯定是不理解的。不只不理解,肯定还有怨言。恐怕陶渊明耳根子也清净不了,总得听她的唠叨。

于是,陶渊明的诗文中,屡次提到一些古代高洁的隐士,兼及隐士的妻子。这些人都是甘心隐居,过贫苦生活的,甚至他们的妻子还鼓励丈夫这样做。比如渊明诗文提到的黔娄和黔娄的妻子。《咏贫士七首》:“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五柳先生传》:“赞曰:黔娄之妻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尤其是《五柳先生传》,引的竟然是黔娄之妻的话,古人很少在诗文中引用女人的话的,可见渊明是多欣赏她了。

另外如《咏贫士》其七:

昔在黄子廉,弹冠佐名州。

一朝辞吏归,清贫略难俦。

年饥感仁妻,泣涕向我流。

丈夫虽有志,固为儿女忧。

惠孙一晤叹,腆赠竟莫酬。

谁云固穷难?逸哉此前修。

此诗提到了古代贫士黄子廉,应该是三国时黄盖(周瑜打黄盖那位黄盖)的先人。《三国志?黄盖传》注引《吴书》说:“黄盖乃故南阳太守黄子廉之后也。”王应麟《困学纪闻》引《风俗通》中记载:“颖水黄子廉每饮马,辄投钱于水,其清可见矣。”倘若这两个黄子廉是一个人的话,那么可以知道他担任过南阳太守。诗中“一朝辞吏归”可能就是辞去南阳太守了。这诗里面写了黄子廉辞官,家境清贫,妻子儿女都很痛苦,挨饿时妻子对着他哭。但是黄子廉还是“固穷”——坚守住了清贫,并没有为了改善妻子儿女的生活,再入仕途。陶渊明写这首诗,恐怕是借古人来写自己的生活吧。

有时想想,很多人不得不在险恶的官场、浑浊的商场里周旋,很多时候不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要让妻子儿女过得好一点。尤其是古代,女人没有经济收入,完全依附于男人。戴表元《韩君美经历赋孟夏木长五诗示仆因写鄙怀通呈阮使君君美与诸公讲易》诗:“吾评陶渊明,略似段干木,诗文虽家满,不饱妻子腹……”(《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二十七)忽然想起京剧玩笑戏《一匹布》里张骨董妻子对他丈夫说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能穿衣吃饭,我是何必嫁汉?”张骨董说:“娶妻娶妻,挨饿忍饥。不能挨饿忍饥,我是何必娶妻?”最后,戏里面张骨董的妻子跟别人跑了。但这出戏编排的让大家都觉得张骨董活该,他妻子跟人走了过好日子去是应该的。可见,这就是世俗人的想法。而我有时又觉得,陶渊明不肯出仕,是为己;出仕,是为家。从这一点来看,陶渊明未免有点“自私”。比如萧统《陶渊明传》中记的这两件事:

公田悉令吏种秫,曰:“吾常得醉于酒足矣。”妻子固请种秔,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

先是颜延之为刘柳后军功曹,在浔阳与渊明情款,后为始安郡,经过浔阳,日造渊明饮焉。每往,必酣饮致醉……延之临去,留二万钱与渊明。渊明悉遣送酒家,稍就取酒。

渊明赋《归去来》时,他的妻子应该已经就是翟氏了。陶渊明想把公田都种秫酿酒,根本没有考虑到妻子儿女的生活。后来朋友颜延年送给他二万钱,他也没有说拿点出来养家,都送到酒家里喝掉了。按说相声的说:“买一半,留一半,以后日子还得过呢。”(《卖五器》)从这点来看,渊明未免过于自私,太不顾家。我于渊明别的地方,皆顶礼膜拜;唯有此处,未免摇头。

陶诗中正面提到妻子的,真是几乎找不到。找来找去,只在《酬刘柴桑》中看到这么一句:

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不?(通“否”,读阳平)

命室携童弱,良日登远游。

此诗大约是义熙十年(414年)所作,陶渊明五十岁左右。只有这首诗中,陶渊明说,叫妻子带上孩子们,找个好天气到远处去游玩游玩。由此可见,渊明的婚姻情感当不如意,因此他会写《闲情赋》也就不足为奇了。

渊明除了这两个妻子以外,还有妾么?古人也很八卦,讨论过陶渊明有妾没妾的事。陶渊明的朋友颜延之在《陶征士诔》中说渊明“少而贫病,居无仆妾”,但他和渊明虽然心有戚戚,但毕竟在一起盘桓的时日较短,未必完全了解渊明的生活。后来有人论定渊明有妾。理由是渊明《责子》诗中说:“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雍和端是渊明的两个孩子,那年两人都是十三岁,渊明又没有说他们是双胞胎,可见两人不是同一个人生的。以此论定,渊明有妾。

作者简介:

室无莱妇:陶渊明有几个妻几个妾?

程滨

程滨,字子浔,号矫庵,网名反客生。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师从叶嘉莹先生习诗词、吟诵。师从尹连城先生学习书法。2008年获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优秀青年诗人奖。曾任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吟诵分会常务理事、天津市河西区中华吟诵社名誉社长。嗜京剧、昆曲,工小生。现为天津市南开中学语文教师。著有《矫庵语业》(澳门学人出版社)、《矫庵集》(巴蜀书社)、《迦陵词稿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文摘自程滨先生所著《与陶渊明生活在桃花源》,由作者授权腾讯儒学独家连载,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来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