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先生吟诵:冯延巳《鹊踏枝》

叶嘉莹先生吟诵:冯延巳《鹊踏枝》

本来我们中国是只有诗是可以吟诵的,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吟词,我们只说吟诗,哪里听人说过吟词,词是唱的,词从一开始,它为什么叫词?词就是song words,就是歌词里边那个文字,song words,填词,fit in a musical tune,就是把这个字填到音乐的调子里面去,所以词本身有一个乐谱的调子,从来没有吟词的这种说法。可是因为词的乐调都没有传下来,姜白石有一些乐谱,那是因为姜白石他自己创造了一些个曲子,自度曲,人家不知道这个曲子怎么唱,所以他在旁边注上旁谱了,可是他的旁谱注得很简单,有高低没有节奏,所以现在唱起来也不能够完全地还原。总而言之,词,是唱的,不是吟的。

可是中国既然有一个吟诵的传统,不管读散文,读骈文,读古体,读律诗,我们小的时候,我虽然没有上私塾,但是我们家里念书是拿个调子这么念的。所以,词虽然没有吟诵之说,但是它的音乐既然不传,所以很多人就还按着我们读诵诗文的方法来读诵,这个不是一个正规,因为词本来是唱,不是吟,可是也不是完全荒谬,因为中国的古人他是不管念什么,他都喜欢拿个调子念,现在我们就读两首小令,两首长调。

第一首小令《鹊踏枝》(冯延巳),“梅落繁枝千万片”。你一定要注意,我就算是读,不是吟唱,也一定要把平仄清清楚楚地非常正确地读出来,而且要在平仄之间把你所体会的词里边的情意、你的感受读出来,我们现在是读: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无限。

楼上春山寒四面,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一晌凭栏人不见,鲛绡掩泪思量遍。

这只是读,但是你要配合着平仄把你所体会的感情读出来。那么现在这种小令,按照我们中国传统的吟诵的习惯,也可以吟诵,但不是唱,词本来是该唱的,但是现在唱的乐谱失传了,那我们看看用吟诵的调子吟诵一遍。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无限。

楼上春山寒四面,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一晌凭栏人不见,鲛绡掩泪思量遍。

一晌凭栏人不见,鲛绡掩泪思量遍,鲛绡掩泪思量遍。

没有这个调子的谱,这是我自己的吟唱的办法,所以你是可以吟唱,不是说有个谱子,有个唱歌,大家都这么唱,这是我对这首词的体会。我觉得最后的感情没有截住,所以重复一下。

以上为腾讯儒学独家视频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叶嘉莹先生吟诵:冯延巳《鹊踏枝》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官方微信号:ruxue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