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中华诗词人物—冯延巳|叶嘉莹 讲萧丽 书

题辞|刘征

我嗜茶,请以茶喻。饮绿茶,必取西湖上好明前龙井,泡以名泉之水,盛以青花瓷盖碗或玲珑剔透之玻璃杯。诸美俱备,徐徐饮之,始能品其真味,得其真趣。

《中华诗词人物系列》所选皆古大家之名作,请当今大诗词家讲解,并请著名书家为之染翰。诸美俱备,徐徐品之,始能会其深长之底蕴,听其弦外之音,心旷神飞,回肠荡气。“人生有味是清欢”。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葉嘉瑩先生

冯延巳《鹊踏枝》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叶嘉莹:我的朋友肖丽,听过我一些讲词的讲话,她很喜欢我讲的关于冯延巳冯正中的几首词,所以她今天要我来把这几首词再讲一下,我们应该先把它读一遍。先说这个词的牌调,词都有一个牌调,因为所谓词本来是歌词的词,就是配合音乐歌唱的歌词,所以我们叫它作词,跟叫诗的意思是不一样的,诗是言志的,词就是配合音乐歌唱的歌词。所以每个歌词的前边都有一个名称,那个不是题目,那个就是音乐的乐曲的牌调,那么这两首都是属于《鹊踏枝》的一个牌调,所以《鹊踏枝》是音乐的牌调,不是题目。但是这个鹊踏枝的音乐的牌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同一个曲调,它叫《鹊踏枝》,也叫《蝶恋花》,是同样的一个曲调。

温庭筠也写了很多首词,晚唐五代的《花间集》中最早的一个词人,那么从温庭筠发展下来,经过韦庄到冯延巳。王国维说:词到了冯延巳是“堂庑特大”,就是说好像它是一个建筑,它有大堂,有两廊的厢房,它的规模是很大的,不像是温庭筠、韦庄的小词,温庭筠、韦庄的小词比较简单,温庭筠就写一个女子化妆,韦庄写她自己战乱之中的流离的一种悲哀,亡国的悲哀。所以他们的一些小词,像韦庄的小词,说:“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说:“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她主观的感情非常强,而且她所说的那个感情都有具体的情事。到了冯延巳有一个开拓,非常奇妙的一点,就是他不是像温庭筠只写一个女子的外表,“懒起画峨眉”,也不像韦庄是写的一个很具体的感情。他所写的,我们就把它念一遍。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 《冯延巳 鹊踏枝》

他说:“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他是写什么故事他没有说明,他说:“谁道闲情抛掷久”,他说的是“闲情”啊,他没有说我是破国亡家,我是怀念故乡,都没有说。他说的是一种闲情,什么叫做闲情呢,就是你生活上一有空闲就有一种情绪涌到你内心里来,就是闲情。你无缘无故的内心有一种惆怅或者悲哀的感觉,不是为了某一件具体的人或者事情,他说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闲情抛弃,所以我就尝试,我就努力,我把闲情抛掷,我不要每天无缘无故就伤感,这何必呢。所以我就把闲情抛掷,我努力了很久,“闲情抛掷久”,可是他两个字就都打回来了,是“谁道闲情抛掷久”,我曾经努力我要抛掷我的闲情,结果我发现我没有抛掷掉,“谁道闲情抛掷久”,为什么知道我没有抛弃掉,因为我“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每一年只要春天一来,我内心就有一种惆怅的感觉,所以他用的字都是很模糊影响的,什么是闲情,是离别吗?他都没有说,什么是惆怅?惆怅他也没有说,为什么惆怅?也没有说,就是你内心之中,无缘无故的好像有所追求,又好像有所失落,又好像总是抓不到一个东西,所以我尝试努力要抛弃我的闲情,是“谁道闲情抛掷久”,因为“每到春来”,我的那种感伤的感觉“惆怅还依旧”,它就又回来了,惆怅就是好像有所失落,又好像有所追寻,说不出什么,“惆怅还依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sijie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