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 《冯延巳 鹊踏枝》

那么在这种惆怅的闲情之中,他:“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温庭筠说的好,“日日花前常病酒”,每当花开的时候,我在花前就饮酒,我饮酒饮到什么程度呢,饮到病酒,就是我不但是喝到沉醉,而且有了一种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可是我仍然每天在花前饮酒,“日日花前常病酒”,这个其实我可以引杜甫的两句诗,杜甫有两句写伤春的诗,他说春花已经落了,他说酒,我因为花落所以我才饮酒,而因为今天还有花开,所以我要为这个花而饮酒,是日日花前常病酒,因为我不忍心看到这么美丽的花就落了,说:“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这是杜甫说的。古代诗人用字用得好,他说“且看”,你明天可能就没有花开了,今天还有这几朵花,你就暂且多看它一眼吧,所以我暂且看什么样的花,欲尽,马上就要落下去的花,今夜我亲眼就看见它一片一片的飘零,你难道不为花伤感吗?所以“且看欲尽花经眼”,你怎么能够忍受这种悲哀和惆怅,所以我“莫厌伤多酒入唇”,所以我不要厌倦,不要推辞,我还是喝酒入唇。“伤多”,尽管我酒已经喝的伤了,已经喝得太多了,我不推辞,只怨花落得太快了。所以冯延巳就跟杜甫的感情很接近,所以“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不辞镜里朱颜瘦”,也是很妙的一种感觉。说花前是常病久,因为花不常在,我不看它,我不饮酒,它就落了,我为了伤春,为了病酒,我的朱颜憔悴了,我消瘦了,我不是不知道我的消瘦,我对着镜子清清楚楚看到我是憔悴消瘦了,我不辞,我不推辞。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 《冯延巳 鹊踏枝》

有的人,比如说是多喝酒不好,或者多抽烟不好,劝他,他觉得对身体不好我就停止了,停止了喝酒,停止了抽烟,他说我知道,我镜里朱颜瘦,我是病酒,我是为了酒伤害了身体,但是我不辞,我宁可伤害身体,我一定要面对着将落的花为它饮一杯酒,“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这就是冯延巳的一个绝大的不同,他没有具体说出他的感情,但是他的感情千回百转的在那里,在他内心盘旋,这是冯延巳最大的好处。那么是什么“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春来什么事情使你惆怅还依旧呢?所以下边一首他就接着说了,“河畔青芜堤上柳”,你看那河水边,岸上的青草,一片的青草,又绿起来了,像欧阳修说的:“千里万里,行色苦愁人”,你看那个青草,一片一片的绿到天边,那远行的人再也没回来,“河畔青芜堤上柳”,柳条冬天的时候憔悴了,柳枝断了,春天的时候,九九河开,九九沿河看柳,那你就马上感觉到柳条柔软了,它不像冬天那么僵硬了。不但是柔软了,你虽然看不到它的叶子,像现在我们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有一片绿色了,春天来了,你看到河畔的青草,你看到堤上的柳条,就是当青草生的时候,等柳条绿的时候,当春天来的时候,我的忧伤,我的惆怅就回来了,所以:“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你去年有过的愁今年又回来了,所以是新愁。为什么年年的春天都会引起你一片的忧愁呢?“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我就带着我满心的惆怅,那种闲愁,我一个人站在桥上,人在应该是在屋子里边居住,桥是给人家过路的,桥不是给人停留的,桥是给人经过的,但是我一个人就站在那个小桥。独立小桥,任凭那个桥的四围,桥不是房间,所以它没有遮拦,四面的寒风都吹到我的身上。古人宽袍大袖,风吹得我的满袖子寒风,我“独立小桥风满袖”。我站了多久在小桥上,站了很久,直到“平林新月”,远远的一排树林,树林上月亮慢慢升起来了,路边桥上所有的人都回家了,我一个人还站在这里,“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这是冯延巳的感情,千回百转的,缠绵悱恻的,是什么,他没有说,是为了离别?为了一个女子?都不是,这就是我内心的惆怅和哀伤。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 《冯延巳 抛球乐》

冯延巳为什么他内心有这种摆脱不掉的,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和哀伤呢?因为冯延巳是一个非常不幸的词人,如果我说有一个人,从他一出生,就注定了他悲剧的命运,天下有这样不幸的人吗?从一出生就注定你是悲剧的命运了,有这样的人吗?冯延巳就是出生下来就注定是个悲剧人物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冯延巳就是这样一个不幸的人,所以我们说:“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所以我们要欣赏一个作家,你要对这个作家的时代背景都有所了解。冯延巳生来就是不幸的人,为什么?因为他生在晚唐五代不说,他的父亲叫冯令覠,晚唐五代为五代十国嘛,他生在南唐,南唐是一个小国,南唐开国的君主李昪,任用了冯延巳的父亲。是他最重要的一个大臣。冯延巳生下来就跟南唐前主李昪的儿子李璟,那就是南唐的中主,他们从小就是在一起交游,他生在一个必亡的国家,跟必亡的国君结合了这么密切的关系,他跟中主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中主做了皇帝,他就做了宰相。南唐走向灭亡,你作为一个宰相你有能力把南唐的危亡挽救回来吗?你没有这个能力而你生在这个国家,所有朝廷上的人,有主战有主和的,所有的箭头都指在你身上,所有的责任都担在你身上,他无可告诉,无可推托,无可言说,所以他才会写出这样的词来,这是我们讲的第一首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sijie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