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冯延巳《鹊踏枝》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无限。

楼上春山寒四面,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一晌凭阑人不见,鲛绡掩泪思量遍。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冯延巳 鹊踏枝》

葉嘉瑩:他写了好多首《鹊踏枝》,现在我们看他另外一首,也是《鹊踏枝》的词。我们还是先读一遍:“梅落繁枝千万片”,这个不是吟诵,这只是读,读的时候,你要把词的情调、感情,把它的声音的美,跟感情的曲折从你一读就把它读出来,先不要说吟诵,“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这是冯延巳的感情,千回百转的、婉转曲折的,这是他的特色,他说梅花落了,梅花落了就是落了嘛?他说梅落,从那最繁茂的枝头,千万片飘落了。梅落,那真是悲剧,你眼看这么繁枝的千万片的梅花,一片一片的坠落下来,“梅落繁枝千万片”,可是他更进一步的说,因为梅花的花片很小,它不像木兰花瓣,好大的一片,嘣一下就掉在地上了。梅花那么细碎的小花片,所以它在空中会舞动,所以“梅落繁枝千万片”,它虽然落了,好像它仍然是多情的,它在风中随着风,还要舞动出一个美妙的姿态,所以“学雪随风转”。像雪花一样在风里面旋转飘扬,在将落以前舞动出一个姿态。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冯延巳 鹊踏枝》

“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无限”。他说笙歌,听歌、看舞、饮酒,这种欢乐是非常短暂的,笙歌会过去的,晚间的宴会也会过去的,所以昨夜笙歌转眼就消失散去了,“昨夜笙歌容易散”。笙歌没有了,酒也没有了,朋友都散去了,“酒醒添得愁无限”,当我喝酒喝醉了,酒醒过来,人去楼空,歌舞都没有了,我酒醒的时候,添得愁无限。我满心都是悲哀,都是忧伤,都是愁苦,“酒醒添得愁无限”。那我在房间里边,人去楼空,我这样痛苦,所以我就出去,到楼外看一看,看到“楼上春山寒四面,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我到了楼上,举目四望,“楼上春山寒四面”。四面都是春山,而在早春的季节,你觉得那山色是如此的寒冷,而且四围山色把我这个小楼包围在中间,所以他说“楼上春山寒四面”。我一个人是孤独的,我一个人是寂寞的,我在想:人间,我可以找到一个伴侣吗,我可以得到一个消息吗,所以:“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我们古人说鸿雁可以传书,征鸿正在远行。从这个南方向北飞的,春天嘛,从南向北飞的这个大雁,所以过尽征鸿,一片一片的雁阵,一队一队的雁阵,所有的鸿雁都飞过了,当鸿雁都飞走了的时候,你所等待的音讯没有来,而苍然暮色,自远而至,那黄昏就来了,暮色就来了,你看那远山已经落入到一片迷蒙的烟霭之中了,所以过尽征鸿,暮景烟深浅,远处你看不清楚,那烟就像是深一点,近处比较清楚,烟就是浅一点,但是不管是远景、近景,都没入到一片烟霭之中了,我所期待的人没有来。

叶嘉莹说冯延巳:千回百转诉哀愁

萧丽书《冯延巳 抛球乐》

“一晌凭栏人不见”,这个“一晌”在词句里面有两种可能,有的说的是短暂,“一晌”就是很短。有的说“一晌”很长,这里是长的意思。“凭栏”,我靠在栏杆上,靠在栏杆因为我有所期待。“一晌凭栏”,我在这里凭栏,期待了很久,已经征鸿都过尽了,已经暮烟都笼罩了,一晌凭栏,我凭栏这么久,我所期待的人没有来,“一晌凭栏人不见”。所以:“鲛绡掩泪思量遍”,我就用我那个美丽的“鲛绡”,“绡”是很薄的丝织品,那么“鲛绡”是中国一个传说。说海底有“鲛人”,像鱼一样的鲛人,说鲛人的眼泪,鲛人泣泪可以成珠,而且鲛人说他会织布,他可以织出鲛绡,就是最薄的,最美丽的,一片像丝织品一样。他说我就拿这种泪点织成的丝织的手帕,掩泪,不是说总擦,掩泪是摁一摁,摁一摁,就鲛绡掩泪,我等待的人没有来,我用“鲛绡掩泪”思量遍,我千思万想的盼望,人没有到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sijie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