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燃烧生命 所以词才动人

文/徐晋如(腾讯儒学专栏作者,知名学者、诗人。)

稼轩名弃疾,字幼安,出生于山东历城,他出生时,北方已沦陷于异族三十多年了。稼轩的祖父辛赞,虽然在金人的统治下做着小官,却心怀大宋,“每退食,辄引臣辈登高望远,指画山河,思投衅而起,以纡君父所不共戴天之慨”(辛弃疾《进美芹十论札子》),稼轩从他的祖父那里接受了儒家正统思想,他不仅以士大夫名节自勖,更以恢复中原、致君尧舜作为其毕生信仰。稼轩不仅有英雄情怀,更有英雄手段,他的词是英雄之词,与一般文人的词作殊观。

历来说词者多把苏辛并举,谓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且每以为辛词学自苏词;只有清代周济《宋四家词选》,以稼轩“敛雄心,抗高调,变温婉,成悲凉”,为“领袖一代”之大家,反以苏词附于辛词之下,崇辛抑苏,堪称独具只眼。他又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比较苏辛,曰“稼轩不平之鸣,随处辄发,有英雄语,无学问语,故往往锋颖太露。然其才情富艳,思力果锐,南北两朝,实无其匹,无怪流传之广且久也。世以苏辛并称,苏之自在处,辛偶能到之;辛之当行处,苏必不能到。二公之词,不可同日语也。”拈出“才情富艳,思力果锐”八字,的是知音,又说“稼轩固是才人,然情至处,后人万不能及”,更是深有味于斯道的卓见。惟稼轩之高卓,不仅在于其沉郁悲凉耐于寻绎的词味,更在于他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具有古希腊悲剧英雄气质的一位词人,他的词中,跳跃着的是与古希腊悲剧一样的崇高精神。

辛弃疾:燃烧生命 所以词才动人

辛弃疾(资料图 图源网络)

悲剧(tragedy)一词,起源于古希腊,本意是“山羊之歌”。古希腊人祭祀酒神狄奥涅索斯,以歌队侑神,所有歌队中人都穿着山羊皮,戴着羊角,装扮成酒神侍从萨提尔的样子,歌颂酒神,后来慢慢发展为代言体的戏剧形式。古希腊悲剧多演神的故事,所谓的悲,不是悲伤之悲,而是悲愤激越之悲,悲剧中激荡着的,是强大的生命意志。

悲剧的美学旨趣是崇高。一切悲剧,最终都要带给人以崇高感。大家可能最熟悉的,是鲁迅对于悲剧的定义。他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鲁迅的这种看法,其实也不是他的发明。西哲亚里士多德就认为,悲剧要描写比我们高尚、比我们要好的人,而喜剧则是要描写比我们卑贱,比我们要差的那些人。这一说法,并没有把握住悲剧的本质。

我个人最欣赏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对悲剧的定义。黑格尔说:“在悲剧里,个人通过自己的真诚愿望和性格的片面性来毁灭自己。”悲剧主人公性格的片面性与他的真诚愿望产生冲突之时,他没有选择放弃、逃避、妥协,而是选择了猛锐抗争,殒身不恤,最终,主人公毁灭了自己,却张扬了他的生命意志,在毁灭之火中放出绚烂的光芒。

西方传统上把悲剧区划为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如古希腊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是命运悲剧,而莎士比亚的名剧《奥赛罗》则是典型的性格悲剧。但天命之谓性,天之所赋,不可改,不可易,性格也是一种命运。面对天命,人不再只是顺从,而是以其强有力的生命意志,勇于抗拒天命,不畏牺牲,展露出人性的高贵庄严,这正是悲剧精神的价值所在。稼轩就正是这样一位悲剧英雄。

古希腊悲剧主人公起先都是神,后来也开始表现有神的血统的英雄人物,通常他们都是勇武过人、才智出众之士。稼轩武艺超群,胆略过人,一生力图恢复中原故地,却不能一骋其志,反而累遭投闲置散。他的人生荒废了将近二十年,原因在于,当时南宋的基本国策,是向金国屈膝求容,而非扫平胡氛。“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刘克庄《沁园春·梦孚若》),稼轩不幸未生在需要开疆拓土的时代,风云才略,无可措用,终其一生,都在与这一无奈的命运抗争,他的词作,就是他不屈抗争的心灵写照,也因此呈现出他人无法效仿的崇高之美。

当然,稼轩与西方悲剧主人公不一样的是,他没有像西方的悲剧主人公那样,最终走向毁灭。但实际上,他通过燃烧自己的生命,让生命的余烬化成传之不朽的词作,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生命毁灭。也正因此,他的词作才尤其动人。

作者小传:

辛弃疾:燃烧生命 所以词才动人

徐晋如

徐晋如为古典文献学博士,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兼任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国学院教务长,香港孔教学院永远名誉院长。著有文言诗文集《忏慧堂集》,学术专著《禅心剑气相思骨—中国诗词的道与法》、《缀石轩论诗杂著》、《唐宋词与人生》等,是当代儒家诗教的首倡者。

本文摘自作者所著《唐宋词与人生》之《谁向乾坤问霸才——说辛稼轩》,由作者授权腾讯儒学独家连载,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

辛弃疾:燃烧生命 所以词才动人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官方微信号:ruxue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