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先生吟诵:叶嘉莹《浣溪沙》

叶嘉莹先生吟诵:《浣溪沙》

我后面还附了两首小词,是我自己的作品。徐晓丽读这两首吧。

徐晓丽:第一首是《浣溪沙·为南开马蹄湖荷花作》。

“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相思还是相思?

叶嘉莹:这回应该念成相思。相念平声,思念平声。

徐晓丽:荷花凋尽我来迟,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

叶嘉莹:对,不错,你读得很好。发字是入声。

我把这首词也读一下,这是我们很切身的,这个是南开大学有个马蹄湖,我当年住在专家楼,出来散步,就经过马蹄湖,后来我们就盖了这个研究所,在西边,我们的专家楼在东边,所以研究所刚刚盖成的时候,我就要从专家楼走路走到我们研究所来上班,本来我有个办公室,现在都堆了我运回来的讲课音像资料,变成堆房了,就把我搬来的那些箱子都堆在里边了,也没有办法办公了,因为我们没有空间了。反正那个时候,我总到研究所办公,从专家楼往研究所走,我来时总都是九月中以后吧,秋天了,我们马蹄湖的荷花有一半都凋零了,然后有一天,我从专家楼往研究所走去,就听见天上的雁叫声,我一抬头,有的排成一字,有的排成人字的,就是一批大雁,因为秋天了,冷了,北雁南飞,它们就飞走了。

在中国传统的诗词里边,因为雁总是排成一个人字,排成一个什么形状,而且它可以南北地飞,而离别的人,一般男子跑出去了不知道到哪里,女子就在家里空空地在那里守着她的空楼,所以听到天上有雁飞,排成一个人字就引起相思,所以李清照有一首词,是什么?

牛牛:“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叶嘉莹:对,“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它就是表示对人的怀念,因为雁排成一个人字,而且雁是可以传书的,雁来人未来,雁归人未归,雁能传书。所以我就写了这首词。

“又到长空过雁时”,我每年9月回来,我每年回来都是秋天,都是北雁南飞的时候,“云天字字写相思。”那蓝天、白云之上,每一个雁字都写的是相思的感情。我为什么这么万里奔波,飞了这么好几十年呢?就是因为我家在那边,我那时候在南开大学只有专家楼一间宿舍,你们要知道,安老师一定记得,我每年教书要搬很多教书的材料这样那样的,然后我走的时候,要把房间还要还给人家,我要把我的东西还要都搬出来搬走,每年是这么搬,累得不得了,安老师是知道我当年的情景的。所以呢后来有了这个研究所,但是我为什么老飞回来呢?很多人就觉得我有点傻。所以说“又到长空过雁时”,我跟天上的雁一样,我曾经有一首诗,说“云程寂历常如雁”,我总是在天上飞,就跟天上飞的雁一样。“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在蓝天白云之上,每一个雁排成的人字都是相思的感情,雁要回到南方去,我要回到我的故乡来。“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荷花凋尽我来迟”,因为我喜欢荷花,我小名叫荷,我很喜欢马蹄湖的荷花,有一年我是在温哥华的大学请了一年的休假,我就放弃了我半年的薪水,请求一年休假,那一年我是从荷花的含苞看到开放的,可是我不能老是放弃我的薪水跑过来教书,一般我是放假才回来,那放假,等到回来的时候,就是秋天了,所以“云天字字写相思”。“荷花凋尽我来迟”,我说的是,荷花已经落了,只从花来说,是我来得晚了,一方面说的是我自己,我小名叫荷,我当年几十年在外边奔波,讲课,一直等到我们祖国跟加拿大建交了,我才能够申请回国来教书,那个时候我已经50多岁了,我是1979年回来的,我是55岁,所以我说“荷花凋尽我来迟”,一个是现实的荷花调尽,没有看到盛开的荷花是来迟,一个是我自己如果是一个荷花,我也是已经到了晚年了,荷花凋尽我也回来晚了,所以我说“荷花凋尽我来迟”,可是荷花虽然落了,但“莲实有心应不死”,荷花里边有莲蓬,莲蓬里边有莲子,莲子里边有莲心,这个莲心是不死的,我们怎么知道它不死呢?因为我曾经看到一个考古的报告,是真的,汉墓之中挖掘出来了有几颗汉代的莲子,他们就把这些个莲子培植了,这些莲子居然也发芽、长叶、开花了,所以莲子,千百年了埋藏在地下,它居然没有死,所以我说虽然是花落了,但是花里边有莲蓬,莲蓬里边有莲子,所以“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人生数十寒暑,转眼之间,我1979年回来,现在已经30多年过去了,昨天有学校一个人过来了,他说,叶先生,你知道吗?我1986年听过你的讲演,现在已经是30年了,真是。他1986年听我讲演,那个时候,我大概是60来岁,现在已经90多岁了,但是我说“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但是我有一个梦,中国梦,我有我的梦,我的梦是诗词梦,我以为诗词是有生命的,诗词是可以不死的,如果我体会了诗词的生命,我能够用我的生命去体会诗词的生命,我能够把诗词的生命传给下一代,诗词就是不死的,所以“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我希望我撒下的种子,如果是荷花,还有莲子,那么我到处去讲课,不管是当面听讲的,或者是看我书的人,如果有一个人的人心不死,他因此而开花结果了,也是件好事情,所以“千春犹待发华滋”。就是千年以后,我会等待有没有留下的一个莲子会开出花来呢?这是我的词。

好,我也把它读诵一遍。

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荷花凋尽我来迟。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

腾讯儒学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叶嘉莹先生吟诵:叶嘉莹《浣溪沙》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官方微信号:ruxue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