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先生吟诵:《鹧鸪天》

叶嘉莹先生吟诵:《鹧鸪天》

好。还有一首也是我写的,《鹧鸪天》,还是牛牛先读一遍。

牛牛:那首词前面的序我也要读吗?

叶嘉莹:随便,读不读都可以。读吧。

牛牛:友人寄赠《老油灯》图影集一册,其中一盏与儿时旧家所点燃者极为相似。因忆昔年诵读李商隐《灯》诗,有“皎洁终无倦,煎熬亦自求”及“花时随酒远,雨后背窗休”之句,感赋此词。

皎洁煎熬枉自痴,当年爱诵义山诗。酒边花外曾无分,雨冷窗寒有梦知。人老去,愿都迟,蓦看图影起相思。心头一焰凭谁识,的历长明永夜时。

叶嘉莹:现在牛牛把什么都学会了,连我喜欢在读的时候加个字都学会了。

中间加个我字,人老去,我愿都迟,随便加个字之类的,牛牛也学会了。

前面序言是要读的,因为这首词有个缘起,是有人寄赠老油灯图影集一册,那个时候好像有一个咱们北京的书店,出版老照片什么的,就弄了很多老照片,那本书里面都是老油灯,就是各种各样的油灯图影集,那我就翻看这本《老油灯》,其中一盏油灯和我小的时候,我们家里所点的油灯很相似,一个是那个时候民国初年,电灯还不那么普遍,所以我们是点油灯,小油灯底下是盛油的座,然后上面有灯捻、有灯心,有一个玻璃罩子,我们每天要拿一个大的包着布的棉花球来擦这个灯罩。后来我们家里有电灯了,可是那是沦陷的时候,有的时候日本要防空演习,就把电都停了,所以我们有时候还点这个油灯。那么我看到这个老油灯的图影集其中有一盏跟我们家里所点的那个油灯真是很像,所以我就想到,我家从前点的这个油灯我在油灯下读李商隐的诗,李商隐有一首诗的题目是《灯》,《灯》的诗里边说:“皎洁终无倦,煎熬亦自求。”灯这个东西,皎洁是光明,它一直要释放出来光明,但它释放光明,要把自己点燃,所以皎洁终无倦,从来没有疲倦,一直在努力释放光明,可是它要用煎熬自己来释放光明。“煎熬亦自求”,它为了要释放光明,所以它自己自甘煎熬。还有也是这首诗,李商隐曾说,“花时随酒远,雨后背窗休。”他就是说,灯,有不同的命运,有的灯,很幸运的,当春天花好月圆的时候,有人拿着灯去看花,拿着灯到花园里去看花,“花时随酒远”,一边喝酒一边赏花,拿着灯去赏花。有的灯是不幸的灯,在一个寂寞的深夜,外边下着雨,人就把它给吹灭了,“雨后背窗休”,所以灯有两种。我就写了这首词。

我也先讲一遍吧。

“皎洁煎熬枉自痴”,一个人愿意过皎洁煎熬的生活,而且是你的选择,你心甘情愿,你只是为了点燃那个亮光,你心甘情愿是为了皎洁而煎熬,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皎洁煎熬枉自痴,当年爱读义山诗”,我当年,这是真实的,我常常讲李商隐李商隐,就是李商隐有一些诗莫名其妙,而我看了以后就被他打动了。“当年爱诵义山诗”,那李商隐的诗说灯有两种,有的灯很幸运,可以“花时随酒远”嘛,我如果作为一个灯,我也“皎洁煎熬”,愿意燃烧自己,但是我的命运是“酒边花外曾无分”,我没有赏花饮酒这样幸运的机会,“雨冷窗寒有梦知”,我是孤独寂寞,在雨冷窗寒之下“雨后背窗休”的。那我一生就是如此,所以“人老去,愿都迟”现在我已经这么老了,写这首词那是哪年?80多岁的时候,“愿都迟”,所以原来你的理想、你的希望、你的追求,都太晚了,你80、90岁的人还有什么理想和追求?所以“人老去,愿都迟,蓦看图影起相思。”所以看到这个灯跟我小时候点的灯很相似,又想到李商隐的诗句,所以“蓦看图影起相思。心头一焰凭谁识,”我虽然老了,但是我心里边还有一点火焰在闪烁,我没有完全放弃,我对于诗词的爱好,我对于传播诗词,把这美好的东西传下去的愿望还在那里。所以“心头一焰”,那别人其实不知道,人家觉得你真是傻瓜,很多人骂我傻瓜,所以是“的历长明永夜时”,“的历”就是那个火跳动闪烁的样子。所以虽然没有人看见,但是在暗夜,漫漫长夜之中,它那个光焰是一直在闪烁的,“的历长明永夜时”。

我也把这首词用读诵的办法、吟诵的办法吟一下。

皎洁煎熬枉自痴,当年爱诵义山诗。酒边花外曾无分,雨冷窗寒有梦知。人老去,愿都迟,蓦看图影起相思。心头一焰凭谁识,的历长明永夜时。

    腾讯儒学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叶嘉莹先生吟诵:《鹧鸪天》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官方微信号:ruxue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