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风流事:人间最销魂的《梅花三弄》

文/黄敏学

原标题:梅边吹笛成三弄

魏晋风流事:人间最销魂的《梅花三弄》

徐渭·墨梅(资料图 图源网络)

“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琼瑶的言情小说三部曲《梅花三弄》,其标题取自古琴名曲。这首曲子的作者,便是东晋时期的音乐家桓伊。

桓伊出身士族大家,《晋书》称其“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桓伊擅长声乐,他唱挽歌与羊昙唱乐歌、袁山松唱《行路难》辞,被时人称为“三绝”。他的乐器演奏水平也堪称一绝,善吹笛,能弹筝,据说曾得到东汉蔡邕制作的“柯亭笛”(用柯亭的竹子制成的笛子,声音清越嘹亮)。桓伊苦心钻研吹笛技法,尽得其妙,名闻天下。

有一次,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赴都城建康,泊船青溪,恰好遇到桓伊乘车从岸上经过。王徽之听人说这就是知名音乐家桓伊时,不禁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于是叫人过去拦住桓伊的车,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

桓伊此时已甚为显贵,而且与王徽之素不相识,但他知道王徽之不仅是大有来头的世家子弟,更是当时知名的狂士,以行为怪诞闻名,颇有竹林之风,曾经雪夜行船拜访琴家戴逵,造门不前而返,还声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桓伊甘拜下风,便很谦逊地下车,坐在一张小马扎(当时称为胡床)上,为王徽之吹奏《三调》之曲,一弄寒山绿萼,二弄姗姗绿影,三弄三叠落梅,笛声悠扬,曲意深长。桓伊吹完后,一言不发,便直接上车开路,王徽之不明觉厉,连点个赞的机会都没捞着。

这个故事收在《晋书·桓伊传》和《世说新语·任诞》中,在音乐史上留下一段佳话。当年王徽之邀请桓伊吹笛的萧家渡渡口,也成为南京一处名胜——邀笛步(民国时期毁于战乱)。

桓伊身居高位,但灵魂深处还是一个艺术家,每次听到美妙的音乐便陶醉不已,谢安说他“一往有深情”。他与王徽之惺惺相惜,各自欣赏对方的风流才情,而忘掉了地位、礼节这些世俗的东西。唐代杜牧有诗云:

“句吴亭东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游。青苔寺里无马迹,绿水桥边多酒楼。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月明更想桓伊在,一笛闻吹《出塞》愁。”

魏晋风流事:人间最销魂的《梅花三弄》

傅抱石·谢安抚琴(资料图 图源网络)

秋夜月明,清冷凄迷,忽然传来《出塞》曲的悲怨笛声,杜牧由笛声而联想起桓伊,他要借桓伊的笛声来传达心中的无限哀愁。丰富的想象,把时隔数百载的人事勾连起来,使历史与现实,今人与古人,眼前的景物与心中的情事,在时空上浑然融成一体,给人以跌宕回环、悠悠不已之感。苏轼《昭君怨·送别》一词亦有“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春梦,新月与愁烟,满江天”之句,借此曲抒发离愁别绪。据清代《蕉庵琴谱》的说法,姜夔描写梅花的自度曲《暗香》《疏影》,“亦祖此意,较之觉愈奇,有古淡之音”。

魏晋风流事:人间最销魂的《梅花三弄》

“亦祖此意,较之觉愈奇,有古淡之音”(资料图 图源网络)

《梅花三弄》本是笛曲,在唐代由颜师古改编为古琴曲,又名《梅花引》《玉龙引》,曲谱最早见于明代朱权编纂的《神奇秘谱》,其解题云:“桓伊出笛为《梅花三弄》之调,后人以琴为《三弄》焉。”乐曲通过对梅花芬芳耐寒的歌颂以喻人品质之高洁,分为十段:1。溪山夜月;2。一弄呌月,声入太霞;3。二弄穿云,声入云中;4。青鸟啼魂;5。三弄横江,隔江长叹声;6。玉箫声;7。凌风戛玉;8。铁笛声;9。风荡梅花;10。欲罢不能。前六段为前半部分,以循环再现的手法,因同一主题在不同段落中重复出现三次,故称“三弄”。其主题为清幽舒畅的泛音曲调,形象地再现了梅花恬静端庄之姿,“以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审音者听之,其恍然身游水部之东阁,处士之孤山也哉。”(《伯牙心法》)后半部分则以加快节奏和运用不稳定音的手法,展现动荡不安之气氛,以烘托“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的坚韧高洁。二部对比,静动相应,以对比的手法完成对梅花整体形象的刻画和高洁品格的赞颂。

《梅花三弄》留存最早的音响资料是上世纪40年代今虞琴社录制的45转唱片,为琴、瑟、箫合奏,1955年中国唱片社灌制了《梅花三弄》琴、箫合奏唱片。古琴独奏的《梅花三弄》传谱极多,目前常用版本有三种,分别由吴景略据《琴谱谐声》,张子谦、卫仲乐据《蕉庵琴谱》整理打谱。

“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昙花一现的魏晋风流如今已是梦的追忆,而《梅花三弄》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依然余韵流响,婉转悠扬。

魏晋风流事:人间最销魂的《梅花三弄》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官方微信号:ruxue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