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秘事 雍正爷对炼丹有多执着

丹道养生 腾讯道学李国荣2015-11-18 11:41
0

[导读]雍正皇帝朝自丹炉一开,烧炼之火便没有再灭,为雍正炼丹的道士有张太虚、王定乾等人。服用丹药真的有益处吗?雍正是在哪里炼制丹药的呢?

文/李国荣

雍正皇帝胤禛是清朝诸帝中崇奉道教最为突出的一个。他身为皇子时就会直接或间接地与道士交往,登基后更以帝王之尊倡导奉道。为了治病养身,他专门派人在全国各地寻访道行高深的道家术士,将他们召入宫中。这些人当中有行唸咒按摩术的贾士芳,有设壇祷祈除祟的娄近垣,有擅长炼制丹药的张太虚、王定乾等。

大内秘事 雍正爷对炼丹有多执着

雍正皇帝(资料图 图源网络)

雍正:历史上最后一位热心炼丹的皇帝

炼丹是道教企求不死成仙的最基本修炼方术。所谓丹,有内外之分。外丹,是指以天然矿物石药为原料(其中主要有黄金、丹砂、铅、汞、硫磺等),用炉鼎烧炼,以制出服后不死的丹药;内丹,则是通过内炼使精、气、神在体内聚凝不散而成丹,达到养生延年的修炼目的。历代幻想长生不老的帝王大都迷恋神丹大药,刻意追求外炼的仙丹。雍正皇帝也不例外,而且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热心烧炼服丹的皇帝。

雍正在藩邸时,就已对道家的药石产生了兴趣,并写过一首《烧丹》诗:

铅砂和药物,松柏绕云壇。

炉运阴阳火,功兼内外丹。

光芒卫斗耀,灵异卫龙蟠。

自觉仙胎熟,天符降紫鸾。

(《世宗宪皇帝御制文集》)

这首诗宛如一幅炼丹写真图,从中可以看出,雍正早年就对“内外丹”有所认识了。

大内秘事 雍正爷对炼丹有多执着

葛洪炼丹图(资料图 图源网络)

雍正即位后,极力推崇金丹派南宗祖师张伯端,封其为“大慈圆通禅仙紫阳真人”,并敕命在其故里建造道观以崇祀。据《紫阳道院碑文》载,雍正特别赞赏真人张伯端“发明金丹之要”。

“既济丹”是怎样的丹药

至迟从雍正四年(1726年)开始,雍正就经常服食道士炼制的一种丹药“既济丹”。他自我感觉服用后有效,遂将丹药赐给宠臣服用。雍正四年十一月十五日,鄂尔泰县呈奏折说,一个月前赐的既济丹后“大有功效”,并言:“旧服药方,有人参鹿茸,无金鱼鳔,今仍以参汤送之,亦与方药无碍。”雍正在折尾批道:“此房宝佳,若与此药相对,朕又添一重宽唸矣。仍于秋石兼用作引不尤当乎?”(《硃批谕旨》)他是将传统中医医药与道家丹药兼用并收了。

雍正还常把既济丹赏赐给河东总督田文镜、川陕总督岳钟琪、河道总督嵇会筠等封疆大臣。在赏给田文镜丹药时,雍正说他自己一直服用,没有间断过。还说这种丹药“性不涉寒热温凉,征其效不在攻击疾病,惟补益元气是乃专功。”(《硃批谕旨》)这就十分清楚,雍正经常服用这种丹药,并不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而是专门用作弥补元气,延年益寿。一般说来,人们服食丹药,总不免有所顾忌,怕与身份不投,出现意外,为此,雍正劝田文镜尽管放心,说:“此丹修合精工,奏效殊异,放胆服之,莫稍怀疑,乃有益无损良药也。朕知之最确。”(《硃批谕旨》)表明雍正很注意研究丹药的药性,并且对他所服用的丹药已是确信不疑了。

圆明园:雍正曾炼丹的地方

雍正不仅服食道士进献的丹药,还在圆明园升火炼丹。这本是机密事件,正史不见记载。可是,在清宫秘档中仍透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活计档》中的一些原始记录,就披露了雍正炼丹的一些情况。在这一档册中最早出现的有关记载,是在雍正八年十一、十二月间,共有4条:

十一月十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太医院院使刘胜芳同传:圆明园秀清村处用桑柴一千五百斤,白炭四百斤。记此。(入匣作)

十二月初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太医院院使刘胜芳同传:圆明园秀清村处用铅火盆罩,口径一尺八寸,高一尺五寸一件;红炉炭二百斤。记此。(入匣作)

十二月十五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太医院院使刘胜芳、四执事执事侍李进忠同传:圆明园秀清村处用矿银十两,黑炭一百斤,好煤二百斤。记此。(入匣作)

十二月二十二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四执事执事侍李进忠同传:圆明园秀清村处化银用白炭一千斤,

渣煤一千斤。记此。(入匣作)

在此我们对这四则档案做几点分析。第一,几条档案都注明物品传用归入匣作,这个机构专门承做各类器皿文具需用的木匣或纸板匣,匣子表面多用绫锦糊饰。因此配给匣作的燃料无非用于粘匣所需胶料浆糊的熬制,可是,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竟耗用桑柴、煤炭4400斤,匣作何以需用如此之多的燃料?虽然其用途不限于制匣。这里要说明的是,清代宫苑取暖备膳所用煤柴向有定例,并设专门档册记载,是从不载入《活计档》的。

第二,传用物品的地点秀清村,位于圆明园东南隅,背山面水,十分僻静,是个进行秘事活动的好去处。

第三,传用物品的官员,除了雍正相当信任的心腹内务府总管海望外,还有主管帝后医疗保健的太医院院使刘胜芳介入,这点足应引起关注。

第四,更重要的是,传用物品中既有大量燃料,还有“矿银十两”,还有“化银”之说。据此可以推断,雍正八年末,在圆明园秀清村就开始为雍正治病健身烧炼丹药。

大内秘事 雍正爷对炼丹有多执着

圆明园(资料图 图源网络)

雍正朝自丹炉一开,烧炼之火便没有再灭,在雍正九年到十三年的《活计档》,这类记载便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入雍正九年的“六所档”,雍正十年的“南薰殿并圆明园头所、四所、六所、接秀山房总档”,雍正十一年的“四所等处档”,雍正十二、十三年的“六所档”,都有这类内容。根据造办处这些档案记载,雍正为烧炼丹药,在这一时期传旨进用的煤192吨,炭42吨,此外还有大量的铁、铜、铅制器皿,和矿银、红铜、黑铅、硫磺等矿产品,以及杉木架黄纸牌位、糊黄绢木盘、黄布(绢)桌巾、黄布(绢)空单等。这些物品,都是炼丹活动所必不可少的。据统计,自雍正八年十一月至雍正十三年八月的59个月份内,共传用炼丹所需物品157次,平均每月两次半还多。传用物品的地点基本都在圆明园内。可以想见,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山清水秀的圆明园炉火不灭,炼丹不止。

雍正赏丹药予将士

据史料记载,为雍正炼丹的道士有张太虚、王定乾等人。他们深谙“修炼养生”“为炼火之说”,在圆明园主持炉火烧炼事宜。张太虚、王定乾等没有辜负雍正的期望,炼出了一炉又一炉的金丹大药。雍正服后,感觉良好,便拿出一些作为赐用物品,像原来尝既济丹一样,赏赐给出征将士。《活计档》载,雍正十二年三、四月间,雍正帝会两次赏发“丹药”。

一则:

三月二十一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内大臣海望交丹药四匣,传旨:配匣发报,赏署理大将军查郎阿、副将张光泗、参赞穆登、提督樊廷。钦此。

于本月二十五日,将丹药四匣配得杉木箱一件,黑毡包里,棉花塞垫,领催赵牙图交柏唐阿巴兰太持去讫。

二则:

四月初一日,圆明园来帖内称,委署主事宝善来说,内大臣海望交丹药一匣,传旨:配匣发报,赏散秩大臣达奈。钦此。

于本月初四日,做得杉木匣一件,外包黑毡,交柏唐阿巴兰太持去讫。

这两份档案,直接使用了“丹药”二字,而且两次赏赐旨意都是自圆明园来帖传发,又是内务府总管海望亲手交出。可知,这些御赐“丹药”,就是圆明园御用炼丹点炼制的。

然而,长生不老的企求总是伴着服丹丧命的悲剧在帝王之家屡屡重演。中国古代先后有十五、六位帝王死于丹药中毒,正是“欲求长生,反致速死”。所谓的神丹竟“怀大毒在其中”,炼丹所用的铅、汞、硫、砷等矿物质都是含有毒药的,对人脑五脏侵害甚大。好丹服丹的雍正也不会逃脱丹药中毒的恶运。关于雍正的暴死,一直是个谜。现在看来,他死于丹药中毒说的“证据”倒是较充分些。(编辑:陶然)

大内秘事 雍正爷对炼丹有多执着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作者李国荣,选自《紫禁城》1996年第3期,原文题目为《 雍正炼丹秘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