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祖师《打坐歌》译解 (七)

[导读]《参禅歌》又名《打坐歌》,言性命双修之宗旨,在道教信徒中广为流传,其文出自《玄要篇》,被《道藏辑要·毕集》所辑录。

文/高帅

金丹的杀机与真铅神光固漏的修命价值

原文

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

译文

排除欲望的那个心,也是一种杂念,修真一定要泯灭这些欲望,以机死神活。金丹宝命全形,靠的是本性的自然清净,宛如一轮明月当空,照见三千大千世界。

释义

道家金丹文化的修真活动,早在唐吕洞宾时代,就已经明确提出了道家的炼金丹,对于下德之人,是“依世法而修出世法”的借假修真,走的是道法两用的实修路线。

道家金丹文化通过总结以往外丹术失败的经验和教训,否定了外丹术的“休炼三黄及四神,若寻众草更非真。”(《悟真篇》)的非同类道法。批判了那些“劳形按影皆非道,服气餐霞总是狂。”(《悟真篇》)的借助外力的外求、外修错误行为之后,早已经走向了张三丰祖师所指的“延年药在身”的内炼实修。

道家金丹大道逐渐与禅宗融合,以顺应自心的活动、变化,去顺其所欲,渐次导之,来降伏其心。金丹大道用这种道法自然的方式,去获得道心真知的天理。

张三丰祖师《打坐歌》译解 (七)

清静本心(资料图 图源网络)

道家金丹文化的这一得清净的本心修真进步,也是道家金丹文化在不断地对禅宗文化兼容并蓄的基础上,形成了道家独特的三教合一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所以祖师在《玄机直讲》中说:“初功在寂灭情缘,扫除杂念;除杂念是第一着——筑基炼己之功也。人心即除,则天心来复;人欲即静,则天理长存。”

这是在告诉我们,金丹修真的入门工夫,先要做到人心绝,后才能道心见。这就是《阴符经》所讲的“机在目”的机的本义。祖师这里讲的“人心即除,则天心来复”的这个过程,道家叫做杀机,这个机是指我们层出不穷的欲望之心。道家的道情,是主张灭人欲的杀机,以得“天理长存”的道心,通过炼金丹的真铅,去实现养命固形的价值,这一真铅长期的善持过程,是为“神光照耀遍三千”。

实际上,道家金丹文化的整过步骤,是祖师说的要经历一阳火起的温养,二阳火起的神功,三阳开泰的烧虚空。

道家金丹文化修命的实质,就是金丹的修真。关于这个“真”的含义,张三丰先生解释为“实、正”的意思,即是真实不虚的修道和正见、正行的人间正道。用现代语言来讲,修真就是一种知行合一、真实不虚的人间正道。它不是道家金丹文化所批评的气功类的道术,道家把那些炼气脉的道法,统统归属于是弄识神的阴而无阳,这些道法均不是道家的金丹修真活动。

所以,道家金丹文化史上,一直流传着一首批判众多执相道法的偈语:“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唯有些子玄关窍,不在三千六百门。”

金丹大道的修真,是依赖我们的真心,即道家金丹文化所指的道心——真铅,去完成实修的过程。这一修真过程,道家金丹文化称作水火既济之功,以实现修命、了命。他是道家金丹文化的有为阶段,故这样的修真活动,《悟真篇》称作:“始于有作无人见”的工夫。若有形有象,就是现代气功等二流丹道的流于自见、他见的执相法门了。

道家的修命、了命的意义,吕洞宾曾作《窑头坯》一首,用一个自然现象,作了极为形象的解释。他说:“窑头坯,随雨破,只是未曾经水火;若经水火烧成砖,留向世间驻万年。”窑头的泥砖坯,见水即散,只有经过入窑用适度的水火烧,这样的砖做成的房子,才能驻世万年。

道家用这个自然现象,来表达道家金丹文化的修命与了命的本质,也是需要经过如此的水火既济之功,才能保持我们生命的长久。这也是道家金丹大道“天人相参”的哲学基础。故而道家炼金丹,之所以能够驻世延年,宝命全形,也是需要用自身的水火既济之功去实现的。

所以道家金丹文化用金子的特性,来预示道家金丹大道的长生意义。道家通过水火既济之功的驻世延年,提出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长寿论断。道家金丹大道生命自主的由我不由天的炼金丹,也是靠我们自身的水火既济之功去完成的。道家金丹文化的修命和了命,在道家来讲,是两个不同的阶段,真正实现固漏的了命,靠的是道家所讲的“真种”去实现的。

人体生命因子消耗的快慢,决定一个人寿命的长短。构成生命因子的表象有哪些呢?道家称之为“离内七般朱砂”。这些是人体生命因子消耗的表象。《吕祖黄鹤赋》中说:“离内七般朱砂,是名孤阴,无真种,则时刻难留。”。综合地讲,道家所形容的“七般朱砂”是指涕、唾、津、精、气、血、液等,这些人体生理上的代谢过程中的后天产物,是受人体先天的真种控制的。

七般朱砂是个概数,是指后天的生理代谢的产物,但他们又是先天转化为后天的。故它们消耗的快慢与多寡,将决定一个人的寿命长短。如何控制这些人体能量的消耗,是道家金丹文化提出的长寿延年的基础理论,是道家所说的“真种”去固漏。

张三丰祖师《打坐歌》译解 (七)

修真者个人的德行是第一位的(资料图 图源网络)

道家金丹文化认为,修真者个人的德行是第一位。这一论断是源于那种穷凶极欲,人心张狂,用心过度,以及情深者,则必定消耗大,寿命短。而善于控制个人欲望而养心者,则体能消耗会处于节能减排的一种状态,则寿命相对要长久。而努力修出的真种,经过水火既济,群阴剥尽,练出紫金丹者,则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道家修仙阶段,张三丰祖师形容是仙翁寿无极的境界。

道家金丹文化认为,人体的先天物质,一旦转化为后天的物质,对修真来讲,就是后天的渣滓,即是已经漏出来的外物,这些后天的物质,是不能返还利用以修真的。所以,道家金丹大道,强烈批判那些邪行,如炼女子红铅、男女阴阳双修、男子追求性冲动出现,以提气闭精固肾等道术,都是正统道家严厉批判的外道、邪道。

炼金丹是要返还道心,修出玄关的,传统文化叫做杀机。也叫炼己筑基,直至出现一灵独觉的正念,才是心死神活的得一,海蟾翁称之为“太极布妙”的静极生动。

诸如乐育堂的那种早已经被《金丹真传》批判的“假开关、空展窍,眉间认作玄珠兆”的炼性光法门,这种意守祖窍的执相修法,注定是一种执着之心的存在,成为难以摆脱与痴迷于外相的杂念,是《悟真篇》批判的“误他永劫在迷津”的枷锁,绝非祖师这里所指的“神光”之旨。

张三丰祖师说:“迷时取之头头错,悟后拈来处处神。”。炼金丹只有出迷开悟,懂得杀机,修出玄关这个“真种”,才算修真入门。炼金丹的修命、了命,是铅汞相投的性命合一。《打坐歌》这里要求大家“神光照耀遍三千。”这是源于《悟真篇》的:“调和铅汞要成丹,大小无伤两国全;若问真铅何处是,蟾光终日照西川”的“蟾光”道理。

真铅的蟾光,即是金丹的神光。因为道家金丹的“铅汞”这个二物,是靠黄婆来调和,即是金丹的戊己之功,非此即是大小有伤。伤其小,则阳不觉而流于枯寂;伤其大,则有阴无阳落入孤修了。

由此可见,张三丰祖师所讲的“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的道理,即是水火既济之功的深化与践行,对一个修真者来讲,懂得入手的杀机道理,显得极为重要。祖师强调的“机死神活”的道理,也就是“心死命坚”的意思。它是决定大家修真,能否至真的自性清净法的唯一途径。(编辑:怀霜)

张三丰祖师《打坐歌》译解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作者高帅,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