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五十五:卑顺之外仍须有刚决

[导读]《易经》强调中和中正,这是大家已经都知道的,可是中和中正仍有许多不同的状态。像巽卦柔以顺刚,若居君位,当无问题;若居臣位,则虽可利见大人,获得在上位者的喜爱,却显得刚性不足。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龚鹏程谈易之五五:卑顺之外仍须有刚决

巽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君子以申命行事

巽卦的象辞。

巽卦是上巽下巽的组成。巽,在八卦中代表风,风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所以《说卦传》说:“巽,入也。”但本卦不是指自然界的风,而是就人事说,因此卦辞只说:“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是个还不错的卦。

风的性质,一般都是和缓轻柔的,虽也偶有疾风暴飓,可以拔木飘瓦,但老子早已说过:“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风以轻柔为常态,本卦取义于巽,自然也就强调卑顺柔和。认为若能如此,自然可以利见大人、利有攸往,到哪都行得通。

但正如刚才说的,风其实也有它刚猛厉害的脾性,只是平时并不甚发显而已。因此本卦的性质,特点不尽在其柔顺和易,而在于这种柔是以刚为基底显现出来的。彖传特别指出本卦“重巽以申命,刚冀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就是这个道理。本身是刚,却能用巽,所以才显出中和中正之德来。

本卦初爻说“进退,利武人之贞”,其实原因也在于此。进退,是指犹疑不决。在这时就须有勇士一般的决绝之气、刚毅之力去行事才能吉,因此象传说:“利武人之贞,志治也。”巽卦并非一味柔顺,于此可见一斑。

但如此中正,为何不大吉而仅是小亨呢?

《易经》强调中和中正,这是大家已经都知道的,可是中和中正仍有许多不同的状态。像本卦之巽,乃是柔以顺刚。柔以顺刚,若居君位,当无问题;若居臣位,则虽可利见大人,获得在上位者的喜爱,却显得刚性不足。

孔颖达疏引南北朝时一位褚先生的注解说:大臣若如此,就不美了。“献替可否,其道乃弘。柔皆顺刚,非大通之道。故文王系小亨之辞,孔子致皆顺之释。”讲得很好。君臣关系中含有朋友之义,须得规过劝善;故臣下对君上,不能一味柔顺,必须要时常献替可否。

孔子弟子冉求要出仕时,去问孔子,对主上要怎么做,孔子告诉他“犯之”,就是这个意思。犯之,即非柔皆顺乎刚,而是犯颜直谏。后世误把君臣之道说成君专制而臣忠顺,说什么“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真是大谬不然,非易教、非儒道,乃奴才庸人之说也!

褚氏的意思是说:文王之所以把巽卦之爻辞断为小亨而非大利、孔子作彖传之所以强调柔皆顺乎刚仅成小亨,未能粹美,都由于此。很能抓住中国政治哲学的精要,读友宜善于体会。

九二接着这个意思说:“巽在床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巽在床下,谓居处在十分卑下之地,多用史巫致诚于鬼神,自可吉而无咎。巫是巫祝,祝祷降神的人。史,指史官。但古代史官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其职其事,与巫觋颇有交集,因此司马迁自述他家世史官“杂于星历卜祝之间”。现今甲骨刻辞也证明了史官常参与贞卜之事,故此处史巫合言,均指人能用之诚敬鬼神,或自己能如史巫般敬事鬼神。

此爻,有人解释为怕鬼,故躲进床底下,并找一堆巫师来驱鬼,甚谬。程伊川则认为巽本来就卑弱了,入都到了床下,就更是卑之又卑。这样过于卑顺,不是恐怯就是谄媚,都不中正。不过幸而自己恭慎自处,通诚意于神明,所以可吉而无咎。朱熹的说法又略异,谓是竭诚于祭祀。

伊川之说更具人文涵义,朱子之说较接近殷周之际的情况。但无论如何,都是说太卑顺了并不好,然若真能恭慎至诚却也无妨。

九三:“频巽吝。”过去都把频解为颦,说是颦蹙不乐的样子,有志难伸,故忧蹙不乐。其实本爻承上而来,上一爻已卑屈得钻到床底下去了,这一爻更卑,频巽,巽之又巽,那还能呆得住吗?此所以吝也。频字依本字作解即可。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这一爻也是众说纷纭的。朱熹说它本义难知,应该阙疑,不必强作解人。黄震《日钞》则提供了一解,说以上各爻,巽柔而卑,既不能吉,此即应振起。田猎有讲武之象,指的就是人振发起来,故能出猎获得猎物,上可奉宗庙,下可供宾客,还可充自己庖厨,总之是兴事有功的,所以其悔已亡。这个解释,正呼应了上文所说柔巽之中还须有刚决之气,不能一味柔巽的意思。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这一爻就更中正更吉了,因此象传说:“九五之吉,位中正也。”无初,指没有初爻那种过于柔顺之态了,处事便终能成功。先庚三日,后庚三日,指庚前的丁日,丁属火,和庚后的癸日,癸属水。水火既济,大吉。

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旅卦也提到过资斧,但那是“得其资斧”。旅卦九四得了资斧都还不甚吉,此处丧其资斧,当然就更惨了,因此贞卜为凶。

其所以如此,是因巽在床下。此卦九二也同样巽在床下,但那时仍能以巫史般的诚敬心莅事奉上,故还可以无咎,此爻就更糟,又巽在床下,又丧其资斧。丧其资财,又丢了足以防卫自己的斧钺,那还能怎么办?

《汉书·王莽传》有一个这样的真实故事:“司徒寻初发长安,宿霸昌厩,亡其黄钺。寻士房扬素狂直,乃哭曰:此《经》所谓丧其齐斧者也。”齐斧就是资斧。古代可能也有同样的故事,所以爻辞以此为说,其困窘之状,正相仿佛。

本卦教人居下处卑之道。凡处在这种境地,卑顺之外,仍须有刚决之气,威断之行,否则会越来越穷塞的。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之五五:卑顺之外仍须有刚决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龚鹏程谈易之五五:卑顺之外仍须有刚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