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五六:说以犯难 民忘其死

[导读]预先用言语去抚谕民众,然后再动员他们,他们就会不计劳苦,替你去冒险犯难。历来群众运动,事实上均是如此。芈月就用一场激励人心的演说,成功说服叛变士兵。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龚鹏程谈易之五六:演讲威力为何那么大?

兑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君子以朋友讲习。

兑卦象辞。

兑卦是上兑下兑之象,兑是泽,故此卦有润泽万物之意。若由政治说,便是君王施惠于民,以恩养民;由人伦说,则表示君子应与人相泽润,产生互惠互动。

龚鹏程谈易之五六:演讲威力为何那么大?

芈月霸气演讲(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兑这个字,古代与悦、说相通,乃说与悦之本字。《论语》开篇就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个说就是悦。为何说即是悦?因人是通过言说才能释发内在的情志,也靠言说来达到沟通人我之目的。能释发情志者,无积郁;能沟通人我者,与物不忤,这才能快乐呀!何况言说还能鼓动人做成事呢!彖传说:“说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讲的就是这项功能,是言说之大效。

说以先民,指预先用言语去抚谕民众,然后再动员他们,他们就会不计劳苦,替你去冒险犯难。历来群众运动,事实上均是如此,非胁以饥寒、趋以利害,实际上乃是用一套言说去打动了群众,群众自然就替你赴汤蹈火。圣贤与野心家,同样运用着这个办法。

若觉得这有功利之嫌,则象传由另一角度说:“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丽,即俪,相连的意思。泽水相济,故说是丽泽,水相濡润也。这时不是上对下的关系,故非鼓动、劝说,而是平等的相互滋润,类似朋友间的商兑讨论,故可以道义相劝。这也同样是十分愉悦的。《论语·学而》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即此语之翻版。

以上是全卦大义。底下分说,初爻:“初九,和,兑,吉。”和是《论语》说君子“和而不同,群而不党”之和。能和能兑,自然甚吉。

九二:“孚兑,吉,悔亡。”孚是信的意思,说不失中,彼此孚信,当然也很好,不会有悔。

六三:“来兑,凶。”由爻象看,三是阳位,但此处为阴爻,所以不当位。不当位,故凶。由字义说,“来”是本无此事而由外来之,因此这种说乃是自外进言,然而抱有什么其他目的,这就不好了,故凶。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商兑就是商量,商量虽还未定,但因能介然中正,嫉恶自处,故仍可有令人欣喜的结果。朱子之说如此。王弼和孔颖达另由爻象说,谓“三为佞说,将近至尊,故四以刚德裁而隔之,匡内制外,是以来宁”,我觉得迂曲了。

九五:“孚于剥,有厉。”剥是小人得势,阳消阴长。但言语之力,竟能获得小人之信孚,则虽处境危厉,仍是无妨的,所以象传说:“孚于剥,位正当也。”

龚鹏程谈易之五六:演讲威力为何那么大?

芈月一番演讲,成功说服叛变士兵(资料图 图源网络)

真有这回事吗?有的!唐代藩镇割据,不服中央号令,陆贽主持朝政,苦心经营,其诏令文辞剀切,诚恳动人,史书上说甚至能令叛军读之泣下。宋陈长方《陆宣公诗》云:“或云诏令下,雪泣山南军”,即指此。这不就是经文的史证吗?文辞之功,非可小觑。

上六:“引兑。”一般爻辞都说吉凶,本爻却不,原因是无吉凶可说。因为说不上话,须待人引见才能进言。这就只能待时,届时再看言说能否奏效啦!本爻,程伊川、李光地、郝懿行等人把“引”解释为被外物牵引去了,我以为不对。若如其说,则入邪道了,爻辞当会直接了当地说是凶。

因此,总体看,本卦是言语沟通以相悦泽之象,古人十分重视此卦,许多书院、学校都以“丽泽”做为楼室斋堂的名称,强调朋友讲习、彼此获益。然而,本卦还并不仅指朋友间的沟通讨论,因为沟通乃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行为,人文世界之得以成立,放弃杀伐攻战,改采商兑沟通的方式处理问题,正是一大关键。因此近时西方哲学家哈贝马斯才会大力提倡“沟通伦理”。

哈贝马斯认为西方自启蒙运动以来,深受工具理性之宰制,技术与做为意识型态的科学,构成了社会的肌理,人不再能回到生活世界中去真实地生活了,因此他提倡沟通理性来批判之,宣扬沟通行动来救济之。

他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来自历史和解释的知识、经验和分析的知识、加上技术控制。为了克服这种危机,人们应该重视互动过程与沟通过程,著有《晚期资本主义的合法性危机》《交往行为理论》《沟通与社会进化》等书宣扬此义。

他说的,其实正是兑卦所已点明的。沟通是为了协调相互之间的行动而进行的行动,以语言为中介,故事实上也即是语言行动。行动要有效,依哈马斯说须有四个条件,一是可领会之内容,二、真实之陈述,三、真诚之意向,四、正确之表达。兑卦对言说之所以能成与不能成,所以吉或所以凶的介绍,即与他所谈相近,而意蕴更丰富,因此格外值得我们玩索。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之五六:演讲威力为何那么大?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龚鹏程谈易之五六:演讲威力为何那么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