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五九:有诚信才能孚获众望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龚鹏程谈易之五九:有诚信才能孚获众望

中孚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鹤鸣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中孚卦九二爻辞。

中孚,兑下巽上,下悦以应上,故说是中孚。中心悦而诚服也。孚,信的意思,俗语说某人能孚众望,即用此义。《易经》中讲到孚字的地方很多。近代疑古风气兴起后,解易的人有一派喜欢将经文中许多孚字解成“俘”,并附会奴隶社会之说,动辄说卦爻辞谈的是以人作牺牲去祭祀,高亨、李镜池等人均如此。此乃魔道,颇谬事理,本卦之孚,更是绝对不能做俘解。

中孚之中,则是由卦象上说的:本卦初爻二爻阳,三爻四爻阴,五爻六爻又阳,整个卦象刚好中间空,上下实。若就一卦说,则上下卦之中间又是实的,彖传解说道,这是柔在内而刚得中。因此说它有中孚之意。

中孚是好事,能获得大家的信任,因此此卦辞说:“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豚,小猪,它与鱼都是祭品。《士昏礼》载:“特豚合升去蹄,鱼十有四”。《士丧礼》:“豚合升,鱼鱄鲋九”,朔月祭用特豚鱼腊。《国语·楚语》:“士有豚犬之祭,庶人有鱼炙之薄”。《礼记·王制》:“庶人夏荐麦,秋荐黍。麦以鱼,黍以豚”,讲的都是以豚鱼为祭,士庶通行之。大抵祭品丰盛的就啥都有,若财力薄,就只以鱼祭祭也没什么不可以。卦辞以此讲中孚之吉是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能广获人心,自然可祭可征,可以化行万邦。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虞,王弼、孔颖达均解释为专,谓用心须要专一。若心有它用,便不能安。燕,安也。事实上虞也有安义,所以安葬之礼即称之为虞礼。《公羊传》文公二年何休注:“虞,犹安神也”。

九二:“鹤鸣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这是与众孚同之象。鹤在林阴中鸣叫,其子与之相和,犹如君民相和。君子有爵位或好酒,也都愿拿出来和大家一齐分享。爵指爵位,也指酒爵,靡,散的意思。子路曾说“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很得这一爻的精神。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九二是能孚众之象,这是不孚众。若德不能孚众,就会有敌人,会树敌。有敌,或攻伐得胜而喜,或攻之不克而泣,均不甚妙。何以会树敌?自己没摆正嘛!象传曰“或鼓或罢,位不正也”。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月几望,指几乎满月阴盛之状。臣德既盛,毗近于君,此时若不结朋党树敌,就可无咎。马,两马为匹,匹有匹配匹敌之意。大臣不当相斗,亦不当朋比。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这一爻,把孚字解为俘的人,就不免见猎心喜,把挛解为痉挛之挛,说是把俘虏捆绑起来烧烤。殊不知若这么解,全卦上下便均不能通贯。本爻讲的乃是有诚信而能够团结巩固,故可无咎。挛是紧密联系的意思。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前面九二曾提到鹤鸣在阴,那时鹤位居九二,能以其鸣叫聚合众类了。此处上九,未来应更能展翅高飞,鹤鸣九天之上。可是正如乾卦九五已然飞龙在天,上九便不免亢龙有悔。本卦也一样,九五之诚信已然挛固,事既贞吉矣。到了上九,却不免乐极生悲,由盛而衰,自吉反凶。因乃飞上去的不是鹤,而是鸡。

翰音是鸡鸣,不是鹤啼。鸡本来是诚信的代表,因它每天早上都会定时报晓。但鸡终究只是鸡,鸡鸣虽可惊人,却仅能在早晨叫;若鸡鸣不时,人便将以为不祥。有些地方的风俗,甚至会把它宰了。若一只鸡而想如鹤般声闻入天,当然仅能是妄想。故《象传》说:“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鸡至多只能飞到树上或屋顶,“鸡鸣桑树颠”一番,所以做人还应该知其本分。

本卦王弼、程、朱等各家均从爻位阴阳相应或不相应说,那是因为本卦涉及卦气说,故爻象特别重要。但我们这里只简释义理,供人在行为上取则,故爻象、卦气,略知有这么回事即可,不必深究。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之五九:有诚信才能孚获众望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龚鹏程谈易之五九:有诚信才能孚获众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