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六十六:养父母重于养妻儿

[导读]整个卦虽吉,却是有条件的,合乎正道才吉。因而由初爻开始,竟是不吉,由不吉渐入佳境,不断提醒人在面对吃饭和给人吃饭之间该注意的分寸,非常精彩。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龚鹏程谈易之六十六:养父母重于养妻儿

颐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

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颐卦的彖辞和象辞。

颐卦,震下艮上,上下两阳,中间四阴,外实中虚,所以象口,全卦遂以口取义,说吃的道理。卦辞曰:“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颐这个字即指腮帮子,看那腮帮子鼓鼓的,不是吃着东西吗?有得吃,大吉!

但吃有什么道理可说呢?嘿,太有道理了。一,有得吃,表示首先是有能力找得着吃的。人皆须谋生觅食,养活自己,因此吃饭的问题绝不可小看,此谓自养。其次,人生在世,除了自养,还得养人,小焉者养家活口,老人、妻孥都得养;大焉者养助他人,兼善天下,人饥己饥,让天下人都有饭吃,养生丧死无憾,此谓养人。

卦辞之彖就讲了这个道理:“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义大矣哉!”

《易经》经常谈到“养”这个字及概念,我也屡次说明过“养”不但涉及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也是伦理学和政治学的概念,但基本是一贯的。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是被人养着的,长大后渐能自养,然后能力渐大、地位渐高则能养人也须养人,乃是最自然不过的历程。故由此说政治之权利与义务,也比西洋政治哲学由“权力”展开要自然、深刻得多。

颐卦之言养,乃因此上承大畜卦讲养贤、尚贤而着重于自养以外的养人。换言之,即是偏重于从养之政治义涵去发挥的,并不谈个人自己的养生、养体、养心或小家庭范畴的养妻孥、养亲,而是直接由人自求口实跳到更广大领域的养贤养万民。

因此刚开始说颐贞吉,接着初爻马上就说:“舍我灵龟,观我朵颐,凶。”古人以龟蓍卜事,故龟蓍之灵用象征人对外在环境和未来取舍有着高度的关怀,希望透过龟蓍来了解它。而假若一个人这时光知道吃,且是自己大快朵颐地尽顾着填塞自己的肚皮,那就成了孟子所说的“饮食之人也”。象传说:“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不但不足贵,结果还必凶。

仅知自养是不行的,因此君子须得养人。养谁呢?一般人最常做的,乃是养老婆小孩,天经地义,理所应然,每个人也都做得十分顺遂自然。可是,你只顾养下而不及养上啦!《易经》称此为颠颐,也就是颠倒了。六二曰:“颠颐,拂经于丘,颐,征凶。”

颠倒之颐,是拂(违背)经常之道的。丘象征高地、上位者,例如父母尊长,本应由你优先奉养,可是你不养上而养下,便违背了常道。

此句,朱子解释为“求养于上”,谓向上位者要求养己,误;王弼、孔颖达之解才对。而且如此说,也才是古代通义。因为“颐养”一词素来就指向老人,而不指向老婆小孩,例如“颐养天年”等词语都是如此。再者,《论语·为政》:“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可见奉养父母乃“养”这个字非常基本的含义。此义又与孝相关联,是古人非常重视的伦理态度,不养上而养下,就涉及了不孝的问题,当然会遭致“拂经于丘”的批评。

奉上先于、重于养下,原因是父母先养了你,所以情感及义务上你须还报。而客观形势上,老人无所养则无以为生,年岁又渐老迈,越来越不能自养,亦只能依赖子女奉养。反之,儿女虽也同样无力自养,但他们会越来越强壮,越来越不需要你养。所以就养之需求上看,养上也应先于、重于养下。

上,当然不只指父母,也指上位者,例如王侯、你的老板等。但原理是一样的。今人对奉养父母已不太上心了,对于要奉养上位者更可能还会心生反感。然而这个常理也仍是“经”,也就是常道,否则你如何解释领了薪水得先交税,去养那些国家干部、官吏、军爷们,剩下的才能回家养自己妻小?现在说那些都是“公仆”,但仆人你不是一样得养吗?你不交税,行吗?《易经》说不行:“六二征凶,行失类也”(象传)。

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吴勇,无攸利”。好吧,既然养上无可避免,那我就努力谄媚以侍奉之,可以吗?六三爻辞说这也不行,称为拂颐。违逆之颐,同样会遭凶。

《易经》蒙卦曾说过“童蒙养正”,养孩子要养之以正道。本卦说颐一样说养正:“象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上一爻和这一爻都是养之不正的,上一爻溺下忽上,这一爻谄以事上,养以济恶,故皆凶。许多人想往上爬,伺候上司,无所不用其极,车马别墅钞票女人,无不竭力以奉,结果贪赃枉法,循欲灭身,都是养歪不吉的。“十年勿用,无攸利”,指如此经营十年也不会有好下场。

六四:“颠颐,吉,虎视眈眈,其欲逐逐,无咎”。这也仍是颠颐。但还好,还能够无咎。因为这是指上对下之养的态度。

下位者会养上,上位者对此情势,应采什么态度呢?应如老虎视物一般,虎视眈眈,但不噬人。表示居上者威而不猛,有威仪,却不放肆地满足嗜欲,残民以逞,剥削侵括以求养。

其欲逐逐,王注:“尚敦实也”。孔颖达疏:“既养于下,不可有求其情之所欲,逐逐然,尚于敦实也”。这样,虽是颠颐,求养于下,仍可无咎。朱子解“其欲逐逐”为“求而继也”,指不断地求,不对!

六五:“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此句之拂经,是指违背颐养的道理,不能谦退自奉。有人奉养就逾制逾度;养上又不能顺从,《论语·为政》:“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讲的就是这点。这当然也行不通,所以应该“居贞吉”,要贞静自居才能吉。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象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自六四开始,渐趋于吉,此则大吉。吉的缘故在于“由”。从爻象上说,阳处上,底下有四阴,阴必宗主于阳,阳动阴必由之,所以说这是由颐。于人事上说,则此象君主在上,能长养底下臣民,虽位高任重,处危厉之地,却也无妨,是可以安吉,利涉大川的。象传说:“此乃大有庆之兆”。

这个卦有许多俗语都由它来,如虎视眈眈、自求口实、落人口实、大快朵颐等。整个卦虽吉,却是有条件的,合乎正道才吉。因而由初爻开始,竟是不吉,由不吉渐入佳境,不断提醒人在面对吃饭和给人吃饭之间该注意的分寸,非常精彩。其所开启之饮食思维,对厥后儒道论政影响甚深,当深切体会之。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之六十六:养父母重于养妻儿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龚鹏程谈易之六十六:养父母重于养妻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