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讲堂第十三期之八:内圣外王诗经中早有体现

李山:“内圣外王”《诗经》中早有体现

第二个问题,《诗经》是一种文化的。

讲中国文化,离不了儒家思想,而儒家思想里边有一个人生基本大格局,“内圣外王”,说一个人,修德行,通过修德行,完成一番事业,内修德行、外成事业,这个人生格局到了今天,也未必就过时了。

人活着到底为什么?这个问题不想不吓人,一想,麻烦大了。我们人这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意义?老天爷造了你,干嘛的?这就是价值之源的问题,科学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只能用宗教来解决!人生意义在哪儿?吃了一辈子,拉了一辈子,这个成了造粪机器,跟蚯蚓似的,吃土拉土,曲曲折折。这个,毫无意义。你仔细想人生,是不是有这样的问题?所以人生意义何在?

我们实际上儒家强调,它不从神讲,它强调,“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你总得给这个人类,给我们这个群体的生活,让别人活得有点意思,做点什么。你总得为这个群体,为我们这个群体的延续,为我们这个群体的什么?为我们群体的福祉做点事情,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宗教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内圣外王”就是相当于一个宗教的价值根源,它提出这么一点,这种东西,内圣外王这个思想,你活着时,它赋予你人生意义,你不然的话你想想人生真是灰透了,除了吸雾霾之外就是造雾霾,这个是非常糟糕的,那么我们现在,我们不说这个了。

我们说,这种“内圣外王”的理想从哪儿来?是儒家旱地拔葱,创造了一个“内圣外王”思想吗?不是。实际上这个思想在西周的《诗经》里边已经表达出来了,只是什么?只是没有去阐发它,所以《诗经》的这种作品里边,有好多这样的现象,我们今天只讲一个,就是周人把大豆种出来了,儒家后来把它磨成豆腐,周人把芝麻种出来了,儒家把它磨出香油来了,提纯它。由这种水稻、大米把它酿造成美酒,儒家干这个事儿。

那么“内圣外王”这个思想在《诗经》里边见于哪儿呢?就是《大雅·思齐》篇。这个《大雅·思齐》篇是讲什么呢?讲周文王和他的家庭。关注家庭,《诗经》里边的一个焦点,说周家得天命,什么叫周家得天命?这是个迷信思想,宗教思想,但是诗人解释得很平易,说周家从太王开始,人家就娶了贤德的媳妇,等到太王的儿子又娶了贤德的媳妇,等到周文王还娶了贤德的媳妇,贤德的媳妇就生贤德的儿子,三辈人不断生贤子,代有贤妇、代有贤子,这就是天命。

你说是偶然吗?为什么人家这么偶然呢?你为什么家里边生的,娶个媳妇骂婆婆,娶个媳妇不生孩子,注意,你这叫背运,什么叫“天命”,所以,注意,在周人整个祭祖里边的诗里边,这个“天命”观是周家,他有的时候也把上天搬出来,但是说了一个平易的道理,周家得天命,代有贤妇、代有贤子。当然周家得天命还有其它原因,咱们就说那个家庭,焦点回到这个家庭看,这儿就有一个歌颂周文王的祖母、母亲、妻子,作为这个诗是干嘛的呢?是祭祖的时候,赞美男祖先之外,也要赞美女祖先。

所以,中国文化很复杂,一般说歧视妇女,小女孩出来以后,“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是让她多去想想酒食问题,就是怎么造酒,怎么造家庭的饭食,这是女主人的权力,可是在家庭生活中又特别强调作为主妇她所起的作用。

本文系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版权属腾讯网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明德讲堂第十三期之八:内圣外王诗经中早有体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