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六七:身处乱世 君子也刚健不挠

[导读]大过,整个卦是说君子不为物所挠。时局虽然衰乱,仍要强力不返地去拯济它。结果虽终于不成,自己也溺沦了,但是此类不符中行的大过型人格,仍是历史上熠熠有光的。

文/龚鹏程(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龚鹏程谈易之六七:身处乱世 君子也刚健不挠

大过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

大过卦的象辞。

大过,巽下兑上,六爻中四阳居中,二阴在外,是阳大过于阴之象,故曰大过。

过不是指过失,也非经过,而是超越。许多人误以为本卦和小过卦一样,指大过错小过错。你在百度上一查,好几位所谓名家都说此卦兑代表泽,巽代表木,泽水淹没了树木,遂成大错等等,真是荒谬!

孔颖达疏即老早对此特意说过:“此衰离之世,唯阳爻乃大能过,越常理,以拯患难也……以人事言之,犹若圣人过越常理以拯患难也。”朱子也说“大过之时,非有大过之才,不能济也”。可惜现今解易的人通常都不太读书。

卦辞云:“栋桡,利有攸往”。屋子栋梁都是桡弱了,喻时世衰乱。在此等衰世,有大圣人、大英雄出,以刚决之气、济世之才处之,始能振衰起敞,利有攸往。故彖传云:“刚而过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乃是教人应大有作为,行霹雳手段、成菩萨事业之卦。至不济,也应如象传所说:“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在乱世,纵使不能拯济天下,也宜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显其刚健不折之德。

但初六是阴爻,所以此时应显现的不是刚而是柔:“藉用白茅,无咎。”用谦慎之心,谨备白茅去祀奉鬼神。如此持心正志,自可无咎。《诗·野有死麇》:“白茅包之”;《庄子·达生篇》:“十日戒,三日斋,藉白茅”;礼亦云:“诸侯以上,藉以白茅”。白茅是较好之茅,或藉地以为席,或包之以为礼,显示奉上之心、敬事之情。

这是指在混乱之世,人应贞静自守,犹如前面说的:“独立不惧,遁世无闷”。

但二爻就开始有转机了:“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枯杨本已衰朽,可是枯木逢春,得着妻子了,喻境况已有转机,生机陡现。老夫配老女,是恰如其分;老夫而得少女,则是过了,所以举此为喻。

九三:“栋桡,凶”。老夫少妻,生机毕竟有限,因此振衰起弊,其力难支,大厦将倾矣。

九四:“栋隆,吉。有它,吝”。好了,栋梁得以矫正了,不歪斜啦!这不是很好吗?好是好,但若再生它故,就仍会要糟。

九五:“枯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事又有了转机,但其势甚微。犹如老妇得婚,虽若可喜,实已不能生育,结果并不能改变什么,无咎也无誉。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广厦终倾,局势毕竟不能挽回,可是君子不挠不弃,杀身以成仁、舍生以全义,事虽凶耗不幸,却又有什么可以批评吝悔的呢?无咎,指无可吝怨。

大过卦设想了这个极端悲壮的结局,真是太精彩了。

整个卦是说君子不为物所挠。时局虽然衰乱,仍要强力不返地去拯济它。可是世终不能救,自己也不免终以身殉,犹如渡河灭顶了。这事,该如何评价呢?

孔疏说的好:“涉难灭顶,至于凶亡。本欲济时拯难,竟善功恶,无可咎责。此由龙逢比干,忧时危乱,不惧诛杀,直言深谏,以忤无道之主,遂至灭亡。其意则善,而公布成,复有何咎责?”

君子处乱世,本来可以慎行谨言,不致害及己身,但有些人不,愿意行非常之事以图救溺。结果虽终于不成,自己也溺沦了,但是此类不符中行的大过型人格,仍是历史上熠熠有光的。孔疏举了龙逢比干为例,实际上文天祥等宋朝烈士、黄道周之类明朝忠臣,不也都是如此吗?更下一级的荆轲高渐离辈,刚能灭身,不合中道,可是谁又忍心批评他们什么?反之,我们不是还欣赏其刚烈之气、正义之行、不挠之志吗?大过一卦,可深长思哉!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之六七:身处乱世 君子也刚健不挠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龚鹏程谈易》系列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龚鹏程谈易之六七:身处乱世 君子也刚健不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