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美型男嵇康,他才是魏晋的第一美男子

古圣今贤历史大学堂张岚2016-03-04 14:21
0

[导读]魏晋是美男辈出的时代,是唯美主义盛行的时代。在这个偏中性美,甚至是阴柔美的时代,代表魏晋风骨的“竹林七贤”之精神领袖-嵇康,别具一种独特的美。

文/张岚

“邋遢”的美型男嵇康,他才是魏晋的第一美男子

竹林七贤(资料图 图源网络)

“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世说新语·容止》)身高至少一米八以上。他具体长什么样?魏晋时代描述美男,既不对五官做白描式摹写,也不予五官做喻体式形容,善从通体气度上展示其美。嵇康“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这是说嵇康潇洒且清幽,沉静。“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他静谧得就像白云缭绕的连峰山上松树间发出的柔和的风声,徐纾而来,悠长高远。他的金兰之好,“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说:“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嵇康的为人像挺拔高耸的孤松,遗世而独立,傲然而脱俗;他的醉态,更是美得动人心魄,若伟岸的玉山欲倾而未倒。

“(嵇康)美词气,有凤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晋书·嵇康传》)嵇康言辞、气质华美,有风度仪容。从不加粉饰雕琢,有龙凤之姿,气质天成。

嵇康是魏晋时的美男,更是少见的型男。

“邋遢”的美型男嵇康,他才是魏晋的第一美男子

嵇康(224年—263年,一作223—262年),字叔夜。(资料图 图源网络)

《晋书·嵇康传》载:“宅中有一柳树甚茂,乃激水圜之,每夏月,居其下,以锻。《世说新语·简傲》亦载:“康方大树下锻,向子期为佐鼓排。康扬槌不缀,旁若无人。”他的好朋友,“竹林七贤”之一的向秀默默地在一旁拉风箱,助其打铁。嵇康将流水引入宅中,且环绕着宅中那棵茂盛的柳树。这一工程颇为不易,既需要气魄,更需好体力。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男子所能为。嵇康打铁,无论是因家贫而补给,还是纯属行为艺术,都不能否定的是,时常抡槌打铁,炉火映照下的嵇康,肌群发达,骨肉均匀,健康而充满活力,是标准的型男一枚!

嵇康赠其兄嵇喜的诗中,表达出一种他理想中的自由奔放,回归自然的生存状态。“息徙兰圃,秣马华山,流磻平皋,垂纶长川。”拥有健硕体魄的嵇康乐于在青草丰茂的山坡上喂马,在水边的原野用石弹打鸟,在长河中钓鱼。悠然自得之下,则“仰落惊鸿,俯引渊鱼”,信手拾起石子,仰则击落长空中的鸿雁;俯则引出深潜的鱼儿。没有好臂力,没有韩国欧巴式的长腿长胳膊,何能如此?每思良朋时,则自驾着板车,跋山涉水,视千里如无物,日暮而不归;心念亲人时,谁说江河宽广,“一苇可航”!没有好体力,没有好身板,何能如此?

“邋遢”的美型男嵇康,他才是魏晋的第一美男子

嵇康(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美男如云的魏晋时代,嵇康是我心目中的第一美男子。

敢与同时代的其他美男,如何晏、卫玠、潘岳、王戎、裴楷等人比一比吗?

何晏“美姿仪,面至白。”(《世说新语·容止》)何晏开创魏晋玄学,倡一时风气。他虽亦是美仪容,但脸太白,有“小白脸”之嫌。又好穿女人的衣服,阴气太重。且太爱臭美,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晏性自喜,动静粉不去手,行步顾影。”(《三国志·魏略》)他恨不能24小时粉饼不离手,只要能反光的物体,能照见影子的地方,必不放过。把追求形而下的不朽落实到时时处处!相较嵇康的不自藻饰,浑然天成,太做作了些。再相比嵇康的远迈不群,不治用世,何晏更是急于富贵,趋炎附势。

卫玠被誉为两晋第一美男子。他岳父夸他“玉润”、“冰清”。仪表不凡、丰神俊朗的舅舅王济夸他“若明珠在侧,朗然照人”。立卫玠之侧,舅舅顿觉形秽难堪。名士琅邪王澄,这是一自视甚高的,谈玄论道的顶尖高手。听了卫玠对玄理的一通侃侃而谈,当场“叹息绝倒”。好一个清雅的“璧人”!可惜这位花美男身体太孱弱,不过而立,被“看杀卫玠”(世说新语中说他死于万人空巷的围堵式追看)。较之嵇康的健康体魄,卫玠太羸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