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讲堂第十四期之四:修身就是把自身“动物性”看好

李山:修身就是把自身“动物性”看好

君子,你看《论语》开篇第一句就讲:“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愠”就是恼怒,恼怒就是情绪爆发。所以儒家做人,什么叫做人?控制自己,控制自己什么?控制自己的这种情感,让这个情感《中庸》叫和谐起来,这功夫就难了!

一个人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们老话说的,脾气大的人,你让他遇事脾气小,这个就太难了。

儒家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你看《论语》当中,孔子跟子贡谈话,说到人的自我修养,就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引了《诗经》的句子,切玉器,切石器,切骨器,琢石器,琢牙器,琢玉器。骨器、石器、牙器、玉器,尤其是玉器,它的硬度仅次于金刚石,那就要用解玉沙慢慢地磨,慢慢地磨,磨出点纹路来,这很难。子贡这样一说,孔子特别赞成他,人生修养是很难的,但是你不修身,这个修身的过程实际上就是要长品格的过程,你要有一种人性的东西,人的品格战胜你动物性的东西,这个就是人生大难题。

实际上过去,我想到过去北京大学有一个老先生,道行很高的一位金克木先生,晚年写文章问大家,说大家读《论语》,读《老子》,说你读了半天,说这两本书写给谁的?他的回答就是写给帝王的,写给统治者的。用我们今天的话说是写给一把手的,你要做好一把手,好好读读这两本书。

实际上我们说,我们不做一把手,难道我们就不读这个书吗?实际上我们照样说,我们每一个人内心中都有一个一把手,你这个一把手是什么,是情绪当家做主,还是人性当家做主,当家的就是一把手,每个人都是自己一把手,做好自己这个一把手,这就是学问,掌控自己。

实际上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上,不论是干什么事情,遇到什么事,一发脾气,就意味着短暂的临时的做人失败。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情绪这种东西发作都不解决问题,都会带来什么?人际关系的紧张,都会把事情变得复杂,都是懦弱的表现,没了办法了,气极了败坏了。实际上儒家修养,这种东西,这种“一朝之忿”,实际上是失败的象征。

这里边涉及到一个价值判断,就是做个人,什么是真正的“勇敢”?什么是真正的“强”?什么是真正的“强”呢?别人骂你你不动气,你能够觉得这种骂本身就丝毫没有价值,而只表明对方比较鄙陋,不值得跟他一般见识,如果你在刹那之间用这个念头来做主,你就是刚强者。这里边有一个什么是“强”,什么是“弱”的一种判断。所以骂了我们多羞耻,对了,到底谁羞耻?是挨骂的人羞耻还是骂街的人羞耻,这个要判断,所以这个东西要早,我们说为什么《论语》要早点念,而且要念明白了。

你看这个“勇敢”,后来儒家有一位大儒,当然他不时兴,你像孟子,孟子到了,孟子在宋代挨批评,到了元代成“亚圣”了,一直到四书,一直到今天。还有一位大儒荀子,荀子实际上在修身上,他是个大儒。他在《荣辱》篇里就讲到了一个什么叫真正的“荣”,什么叫真正的“辱”,其中就谈到了,他说关于“勇敢”——我们认为都是以勇敢为光荣,以懦弱为耻辱——那么在这个《荀子》里边就说到,他说“有狗彘之勇者,有贾盗之勇者,有小人之勇者,有士君子之勇者”,提了四种勇敢。

“狗彘之勇”就是猪狗之勇。什么是猪狗之勇?猪狗之勇就是什么?就是“争饮食,无廉耻,不知是非,不辟死伤,不畏众强,恈恈然唯利饮食之见,是狗彘之勇也。”就是为了争那口吃的泼了老命,你也可以说就是为一些无谓的事情争,而且这个争是什么,是不怕死的,但是不知是非,这是动物习气,实际上耍脾气,耍横,耍不是东西,是我们说的这个——猪狗之勇。一个人骂街,骂的人家狗血喷头,注意,实际上那个人不丢人,丢人的是这个骂者,这是个猪狗之勇。

这种是非观,要早点在人的心目中生根发芽就好了,不像我们,我们现在讲《论语》,我们已经过了半百,五张已经过了,也是读这些东西,想一想自己出冷汗。我们有的时候经常动不动就发脾气,当领导,当个老师,你面对的是你的下级或者你的学生,有的时候你发脾气无所顾忌,注意,多丢人的事情,如果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你有话好好说不行吗,什么道理讲不通,如果你不相信道理了,那只能发脾气。而不相信道理的人就是懦弱。实际上每次发脾气的时候,你以为你好像你很勇敢,实际上是懦弱,你已经失败了,你已经没了辙了。

像这种东西,这是儒家修身讲什么,你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能不能做的像个人,剩下才是“仁者爱仁”等等,注意,那个以后再说,先把自己那个身体看好,把动物性看好,别让它发作,这就是儒家做学问,做人的大功夫。所以这是我们看一朝之忿。

本文系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版权属腾讯网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明德讲堂第十四期之四:修身就是把自身“动物性”看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