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纪芬得父曾国藩教诲深谙幸福之道

古圣今贤曾国藩与理学易界神刀2016-03-17 10:07
0

文/易界神刀

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幺女,聂仲方的妻子,聂云台的母亲。一生由侯门千金,而成为巡抚夫人,最后荣升工商巨孽的太夫人,儿孙满堂,身体健康,不仅富贵,还很长寿,是一个十分有福气的女人。曾纪芬的一生能够做到福寿同享,可以说是与其父亲传给她的一套治家修身之法分不开的。

咸丰十一年八月,曾国藩的湘军与太平军对峙的局面已经开始改观。同治皇帝刚刚即位,为了笼络曾国藩,对其加官晋爵,命曾国藩管辖苏、皖、赣、浙四省,东南富庶之地几乎都在曾国藩的号令之下。这时,曾国藩的妻子欧阳夫人带着曾纪芬由湘乡老家赶到安庆,与曾国藩团聚,曾国藩的助手彭玉麟特地准备了一艘十分考究的巨船,用素绢装饰船舱四壁,还亲自绘上梅花,前往迎接,时人号称:“长江第一船”。后来,这件事被曾国藩知道了,不仅对彭玉麟大加责备,还下令毁掉了那只船。

太平军失败后,曾国藩任两江总督,督署设在南京,他的家人纷纷东下来看他。按理说,曾国藩作为两江总督治理着江南富庶的地方,家人们尽情享乐吃喝一番,原本也算不上什么事。他却始终膺服十六字箴言:“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

 曾纪芬得父曾国藩教诲深谙幸福之道

家俭则兴 人勤则健 能勤能俭 永不贫贱(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同治三年六月十六日,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带领湘军力轰开南京太平门,以八百里的快传向曾国藩报捷。太平天国失败后,清政府不仅没有给曾国藩升官,反而只让他担任两江总督,实则降职。为此,许多老百姓,特别是湖南人都为曾国藩感到不值,曾国藩却反以他的九弟曾国荃打开南京纵兵抢掠为由,请求清廷罢去曾国荃巡抚之职,让曾国荃称病回乡。

曾国藩担心自家功名过甚,遭到清廷的猜忌,导致富贵不保,晚节有亏,于是处处表示谦退。还是在戎马生涯中,他的大女儿出嫁,曾国藩百忙中抽出时间给女儿写信,千叮咛,万嘱咐,叫女儿嫁到丈夫家后,千万不能摆出大小姐的威风来,还教导女儿夫妻间要恩爱,家庭要和睦。

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幺女,按照湖南话,大家都叫她“满小姐”。生于清咸丰二年春天,这时曾国藩是礼部侍郎,地位虽然显赫,生活却过得十分清苦。有限的俸银,除了养活一大家子人外,还得不时寄些银钱回乡,或捎些东西回家孝敬父母。住在北京贾家胡同的曾纪芬穿的都是姐姐们留下来的衣服,曾国藩对她从未给予特别的宠爱,从小就培养她艰苦朴素的品性。

曾纪芬的婚事,由于曾国藩的染病和相继去世,一直拖到光绪元年九月才举行,这年曾纪芬已经二十四岁,丈夫是湖南衡山的聂家。论门第,聂家老太爷不过是个知县,与曾国藩一等侯爵、总督、门生部吏故旧半天下相比,自然有天壤之别了。聂家对这门显赫的媳妇,自然是小心侍候,不敢怠慢。曾纪芬秉承父亲的勤俭美德,丝毫不敢表现出千金小姐的娇纵习惯,相夫教子,侍奉翁姑,和睦亲邻,做得中规中矩。

 曾纪芬得父曾国藩教诲深谙幸福之道

曾纪芬与家人(资料图 图源网络)

曾纪芬的丈夫聂仲方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再加上曾国藩的影响,追随过曾国荃、左宗棠和李翰章(李鸿章的弟弟),一直埋头苦干,勇于任事,经过多方保荐,先从江苏苏松太道的小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后升为浙江按察使,再迁江苏布政使、护理江苏巡抚、安徽巡抚、渐江巡抚。由于江浙一带比较富裕,便有人上奏朝廷,说聂仲方贪污受贿。曾纪芬立即劝说丈夫,让他辞官回乡,这都是受了平常父亲为官谨慎的教导。

曾纪芬一直记着父亲曾国藩对她说的话:“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耻,以官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盖子孙若贤,则不靠父辈,亦能自觅衣食;子孙若不贤,则多积一钱,必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以银钱予后人。”“吾辈欲为先人留遗泽,为后惜余福,除勤俭二字,别无他法。”……

 曾纪芬得父曾国藩教诲深谙幸福之道

曾纪芬老年(资料图 图源网络)

曾纪芬自奉俭约,即使后来年纪大了,每次庆贺寿辰,子女想送些珍贵的礼物来,必定会遭到她的阻止。曾纪芬从不放松对子女的教育,即使是已经成年的子女,仍随时取提面命,管束甚严,从不疏忽。她说:“教导儿女要在不求小就而求大成,当从大处着想,不可娇爱过甚。尤在父母志趣高明,切实提携,使子女力争上进,才能使子女他日成为社会上大有作为的人。”她的儿子聂云台就是一个很有作为的青年,当他长大成人后,没有像祖辈一样步入政界,而是经营工商业;开办银行,经营航运,开发矿产,从事纺织,凭着过人的经营之才,成为上海炙手可热的大财团的主导者。

进入民国以后,聂家移居上海,在威赛路筑园建屋,此时,聂仲方已经去世,曾纪芬也已经六十来岁了,自号“崇德老人”。她把曾国藩的那套修身养性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起居定时,三餐饮食,以素食为主,从不奢侈学浪费。饭后坚持走一千步,每天睡前用温水洗脚,即使是数九寒天之时。不大喜大悲,一直活动九十一岁将死之时,仍是耳聪目明,神清智爽。

曾纪芬一直到临死时,每年必恭书曾国藩的“伎求诗”数遍,从一笔一画中,仔细体悟父亲的德行恩泽。曾纪芬的书法得自父亲真传,颇见功底,当年北京、上海一带,像样的家庭都挂有她的墨宝。她的书法笔法谨严,骨肉匀称,反映出她宅心仁厚,是世上少见的有福之人。

转自腾讯儒学合作媒体“曾国藩与理学”微信公众号(ID: zengguofanyulixue),版权归曾国藩与理学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曾纪芬得父曾国藩教诲深谙幸福之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