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正讲《近思录》:《近思录》是朱子学的出发点

朱高正先生讲《近思录》·导读第一 之五:《近思录》是朱子学的出发点

《近思录》这一本书,其实就是朱子学的一个出发点。

我在这里顺便跟大家讲一下,朱熹就是在46岁的时候编好了《近思录》。《近思录》是怎么编的?因为那一年,刚好吕祖谦从浙江的东阳来看他。来看他之后,两个人一起读周、张、二程的书,读完之后,把《近思录》编出来之后,就在吕祖谦的安排之下,他们就翻过了分水关到铅山的鹅湖,去跟陆九渊兄弟就展开了鹅湖之会。所以说我们可以这样讲,《近思录》一方面是朱子学的出发点,也就是说当《近思录》编好之后,朱子他个人的整个思想体系基本上就定型了,再来就只是做一些完善的工作而已。

朱高正讲《近思录》:《近思录》是朱子学的出发点

鹅湖之会(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其实《近思录》一方面是朱子学的出发点,更重要的我们应该要从宏观来看,《近思录》它也是新儒学的纲领。朱熹在编纂《近思录》这一本书的时候,那可不一般,怎么说呢?朱熹在编《近思录》的时候,十四部代表性的著作,怎么从这十四部代表性的著作里面抓出622条来编成十四卷?

我在这里就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有人从微观研究的角度来研究《近思录》,在《近思录》里面,有关程夫子讲科举制度的问题,朱熹摘录了三条,三条而已。有一篇论文就专门针对这个问题来研究,也就是他把《二程遗书》——大家知道《二程遗书》也是朱熹编的,《二程遗书》总共有二十五卷,也就是说卷一到卷十是两位程夫子的语录,从卷十一到十四是明道先生,也就是大程子的语录,从卷十五到二十五是伊川先生,也就是小程子的语录。有人就针对《二程遗书》这二十五卷,只要跟科举有关的,他全部把它抓出来,有一百多条。他去研究了半天,朱熹抓出来那三条可以概括所有其它一百多条所讲的,怎么跑也跑不掉。我在这里举这个例子给大家看是看什么?也就是说大家出手就知道行不行。朱熹,大家想想看,《二程遗书》也是朱熹编的,朱熹在针对两位程夫子对科举的看法的时候,他就抽了那三条出来,就可以高度概括其他一百多条,这就是《近思录》高明的地方。

所以我在这儿就举这么一个小小例子给大家看。我们在读《近思录》的时候,不要以为说,科举随便三条,程夫子讲了100多条只讲这三条,我告诉你其实那一百多条其实全部包括在这三条里头了。

主讲人简介:

朱高正,1954年出生,南宋大儒朱熹的第26代孙。1977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年9月获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博览群籍,学贯中西,向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推动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著有《近思录通解》,德文著作《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经白话例题》,作品精选集《中华文化与中国未来》等。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朱高正讲《近思录》:《近思录》是朱子学的出发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