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汉书》之五:班固第二次牢狱之灾 妹妹班昭续成汉史

文/凌俊峰

班固担任兰台令史后,参与修撰了《东观汉纪》。虽然官职不高,班固还是很受汉明帝的赏识与喜爱。最终,汉明帝让他把原来未能写就的史书继续写下去。除此之外,班固还干了另一件足以名留青史的事情。在建初四年(公元79年),汉章帝举办了白虎观会议,集中全国最优秀的学者讨论儒家五经的同异,班固也参加了这样一场学术盛会。会议开完之后,汉章帝下令,让班固整理会议上学者们讨论的内容,最后成书为《白虎通德论》。永元元年(公元89年),班固随大将军窦宪出兵匈奴,此后汉廷内部权力斗争渐剧,而三年后窦宪因罪自杀,班固因此被仇家洛阳令种兢陷害,又一次被罗织罪名关到监狱里,这次他没能熬过这一劫,在监狱中被狱卒鞭挞至死,享年六十一岁。汉和帝知道这件事后,表示相当的愤怒,谴责了这种公报私仇的行径,并下令杀了那个亲自害死班固的狱吏。

细说《汉书》之五:班固第二次牢狱之灾 妹妹班昭续成汉史

《白虎通德论》(资料图 图源网络)

当然,我个人觉得这件事可能很复杂,窦宪虽然有平定匈奴的功绩,但是也是一个弄权之人,以自己有些功绩给窦家的人加官进爵,操控朝政,虽一时间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最后还是被那位被架空的汉和帝不满,最后被扳倒了,丢了脑袋。在他手中握有无上权力之时,他让班固在自己的幕府中出入,一方面装点门面,一方面也是便于操纵政局。班固跟随他,被人嫉恨最后牵连入狱也是情理之中。汉和帝一方面惋惜班固的去世,却没有真正处理那个陷害他的种兢,却杀了本来只是“小鬼”一样的狱吏,却也颇值得玩味。

窦宪是一个很危险的角色,博学多识的班固应该心里一清二楚,但是他没有想到一个办法去避祸,或者想避祸而不得,这是历史的无奈之处。也许班固认为,我只是一个读书人,就像是毛一样,一定要依附在权力的皮上才能过上好的生活,有空间与精力去读书、钻研学问,不管怎么样,我只管做我的文人,著书立说就够了,但他身边一双双嫉妒的眼睛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身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一定要看到你彻底倒台,家破人亡才会心满意足。

细说《汉书》之五:班固第二次牢狱之灾 妹妹班昭续成汉史

班固像(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班固书写西汉大史学家司马迁的列传时,他曾经发了这样一段议论:“以迁之博物洽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既陷极刑,幽而发愤,书亦信矣。迹其所以自伤悼,《小雅》巷伯之伦。夫唯《大雅》‘既明且哲,能保其身’,难矣哉!”他感慨司马迁读了那么多书,却没能躲避灾祸以自全,最说“明哲保身”实在是太难了。而历史的悲剧是,班固即使知道明哲保身是很难的事,却也被别人一次又一次的陷害。第一次是因为擅自修史差点丢了命,第二次是牵连入狱,不堪折辱而死。

一个人一旦卷入权力斗争之中,很多时候想要脱身避祸都没有办法。这个事情让我想到了秦王朝那位著名的宰相李斯。在手中有权力的时候,门庭若市,却因为自己害怕失去权力和赵高妥协,最后被赵高害死。在被腰斩之前,他对同要被杀的儿子说:“我现在只想要和你牵着家里的黄狗,到东门去逮小野兔,却连这个简单的梦想都实现不了呀!”班固也是一样。在纷繁的政治斗争中,能保护自己的方法,只能是持身以正,一方面自己不去犯错,另一方面是不贪慕权贵,从而依附那些很有可能随时轰然倒塌的靠山们。

细说《汉书》之五:班固第二次牢狱之灾 妹妹班昭续成汉史

班昭(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个时候,《汉书》还没有写完,缺少的部分是《表》与《天文志》。汉和帝对此深表惋惜,并下令让班固的妹妹,同样博学多才的班昭到东观藏书阁,把这部巨著最终完成,当然,班昭还很受皇室的尊敬,被当做老师来敬重,在她七十多岁去世的时候,邓太后身穿素服为她哀悼,并让人来处理她的丧事。

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细说《汉书》之五:班固第二次牢狱之灾 妹妹班昭续成汉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