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正讲《近思录》:读书就是为了要成圣成贤

朱高正先生讲《近思录》·为学大要第一 之一:读书就是为了要成圣成贤

今天我要跟大家开始讲“为学大要”。其实“为学大要”,可以说是在《近思录》这一部经典里头分量最多、最重的。大家想想看,整个《近思录》总共是622条,分成十四卷,平均来讲,大概一卷就四十几条,但是光光“为学大要”就占了111条。

我们今天首先要跟大家介绍的,是周敦颐在“为学大要”收录的两条,这两条都非常的重要。所以说我们要先跟大家介绍。

我们先来看第一条,他说:“濂溪先生曰:圣希天,贤希圣,士希贤。”这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他把我们读书人分成三级。我在这儿打个比方,像《中庸》里面都已经提到了,生知安行的就是圣人,学知利行的就是贤人,然后再来,困之勉行的就是学者,所以学者就是初学的人,我们一般人都是初学的人。然后,德行达到一定水平才能称为贤人,贤人更上去一层就叫做圣人。圣人已经是最顶级了,在儒学里面的最高的典型就是圣人了。所以濂溪先生一开始就讲,这个“圣希天”,也就是圣人期待自己能够像天一样,什么叫“天”?了无私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与大道完全融混为一,就是“圣希天”——圣人都期待自己能像天地一般。然后“贤希圣”,也就是贤人总希望能够更上一层,成为圣人。而学者——“士希贤”——学者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贤人。

所以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清明扫墓,我就跟父亲骑着自行车,我们要到墓园去。我在路上就问我父亲,说:“爸爸,读书要干什么?”我爸爸只告诉我一句话:“读书就是要成为圣贤!”这就是“士希贤,贤希圣”的意思。

我在这里要跟大家讲,濂溪先生讲“圣希天,贤希圣,士希贤”。士就是学者的意思。然后他接着讲说:“伊尹、颜渊,大贤也。”说伊尹跟颜渊是两位大贤人。伊尹是谁?大家知道,伊尹就是辅佐商汤的贤相。商汤,大家知道夏、商、周那个商汤,他把夏桀拉下台,建立了商朝。伊尹就是商汤的贤相。那颜渊,大家知道,颜渊是孔子最疼爱的弟子,智慧最高,孔子一讲他就马上知道的,这就是颜渊。他说“伊尹、颜渊,大贤也”,说伊尹跟颜渊是两位大贤人,他在这里讲什么?大家要知道,伊尹得志。为什么叫“得志”?因为得到好的领导,好的领导刚好是天子,所以伊尹可以好好地发挥他的所长。那颜渊是在乱世,在那个时候他只能“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所以说颜渊是不得志。但读书人不得志,你就要好好修养好自己的品德,这是最重要的。所以他说“伊尹、颜渊,大贤也”。

朱高正讲《近思录》:读书就是为了要成圣成贤

伊尹与颜渊(资料图 图源网络)

他接着说:“伊尹耻其君不为尧、舜,一夫不得其所,若挞于市。”他怎么说呢?他说,伊尹要是他的君上,也就是商汤,如果不能像尧舜这样的话,他就觉得很可耻。大家看看商汤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叫太甲。太甲上任之后无道,就被伊尹流放三年。流放三年之后,他又悔改,伊尹再把他接回来,大家看看,这就是伊尹!所以说伊尹以他的君上不能像尧舜那样的圣君,而引以为奇耻大辱。“一夫不得其所,若挞于市”,只要有一个人没有得到好的安排,不能人尽其才,他就好像被人家在菜市场公开鞭挞一样的难过。这代表什么?你作为一代的贤相,上要能够辅助君王,下要能提拔这些俊秀之士。对不对?你看看很多人当宰相,皇帝做错事也不敢讲,下面老是用一些会拍马屁的人,这都是不入流的。你要真正向伊尹学习,如果他的国君不能做到像尧、舜那样,他就要想方设法来劝他的国君,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你下面有人才不能得其位的话,那就是你的最大的不对,宰相就是要能够提拔人才嘛!

然后,濂溪先生说:“颜渊不迁怒,不贰过。”什么叫“不迁怒”?也就是说我对张三发脾气的时候,我不会把对张三的那种怒气牵扯到李四去,这叫迁怒,迁就是转移。大家想想看,有的人常常在家里心情不好,出来讲话,就迁怒别人,这就是修养不好。这叫“不迁怒”。大家要记住,你一容易迁怒,就容易得罪人,然后对自己伤德很厉害,所以说不迁怒。第二个叫“不贰过”。什么叫“不贰过”?也就是说已经犯过的错误,不会再重复。我们讲句实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是既然有过错,知道之后,就不再重复,这叫不贰过。

接着,“颜渊三月不违仁”,孔子称赞颜渊三月不违仁。什么叫“三月不违仁”?因为孔子其他的弟子能做到不违仁,就只有日或月而已。什么叫“日或月”?一天不违仁就不错了,能够做到一个月不违背仁德,那就更好了。像颜渊三月不违仁,三月就表示很久很久都不违背仁德,这就值得我们来效法了。

然后濂溪先生说:“志伊尹之所志,学颜子之所学。”大家记住,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的志气,就要以这种伊尹的志向作为我们自己的志向。伊尹的志向是什么?如果他的君上没有做到像尧、舜这样的话,他就引以为耻。只要有人才不能为国家所用,他就认为那个都是他自己的过错,这叫“志伊尹之所志”。“学颜子之所学”,也就是说颜渊学什么我们就要学什么。颜渊到底是学什么?大家记住,在《论语》里面有记载,就是颜渊问仁,孔子就告诉他“克己复礼”。那颜渊就问他,“请问其目”,孔子就告诉他“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所以说这叫“学颜子之所学”。

所以这样大家大概就清楚了,在“为学大要”,开宗明义第一条告诉我们,我们学,学是要学什么?要学颜子之所学,那志向要像伊尹那样的志向。也就是说,讲句实话,在古代读书人最高就做到宰相,不得志的话你就是在野。你最高就是做到宰相,那你做到宰相,你就要担心说我的君上不能像尧舜那样,所以说如果你当到宰相,你的君上不如尧舜,你还继续做,你没有跟他劝谏,那你就应该不要做,否则坐在那里是丢脸、失职的。所以学颜子之所学,要学到像颜渊这样,三月不违仁,不迁怒,不贰过。这是为学大要的开宗明义。

主讲人简介:

朱高正,1954年出生,南宋大儒朱熹的第26代孙。1977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年9月获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博览群籍,学贯中西,向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推动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著有《近思录通解》,德文著作《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经白话例题》,作品精选集《中华文化与中国未来》等。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朱高正讲《近思录》:读书就是为了要成圣成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