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谁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我会说,是平儿。

情商高的人会做人会办事,简单地说就是:做的事让周围的人觉得舒服。

平儿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对自己的身份有着清醒的认知,而这种认知使得她行事得体大方,分寸拿捏到位。

谁才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平儿(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先说说平儿的身份吧,平儿是荣国府管家少奶奶王煕凤的陪嫁丫头,所谓陪嫁丫头,就是从小陪着小姐一起长大,小姐嫁人时又随着小姐一起到了姑爷家。

但平儿又不是一个简单的陪嫁丫头,《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刘姥姥见平儿品貌穿戴不凡,以为是凤姐儿,后来才知道是个“有体面的丫头”;

第三十九回中,又透过李纨的口说出平儿“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

“屋里使唤”的意思便是平儿不光是凤姐的贴身陪嫁丫头,同时也是凤姐丈夫贾链的妾。

第六十五回里,尤二姐与贾琏的小厮兴儿的一番对话,比较详细地交待了平儿的身份:

兴儿道:“这平姑娘原是他自幼儿的丫头。陪过来一共四个,死的死,嫁的嫁,只剩下这个心爱的,收在房里。一则显他贤良;二则又拴爷的心。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会调三窝四的,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所以才容下了。”

王煕凤泼辣、狠毒、善妒,贾链花心、惧内、无能,做王煕凤的丫头,贾链的妾,处境有多险恶可想而知,正如宝玉所说:“贾链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旋妥帖。”

“周旋妥帖”这四个字实在是恰切,平儿的高情商就高在这个“周旋妥帖”上,能在王煕凤和贾链的身边做到周旋妥帖,着实不容易。

谁才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王熙凤和贾琏(资料图 图源网络)

贾府管事少奶奶的贴身大丫头,相当于如今总经理助理的角色。总经理没想到的,助理一定要替总经理想到。

第七回“宝玉会秦钟”一节,凤姐和宝玉来宁国府做客,贾蓉之妻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恰好也在宁府,凤姐便让贾蓉带秦钟来一见,跟着凤姐的人看见凤姐初见秦钟,未备见面礼,忙去荣府告诉平儿。

这里也顺便赞一下凤姐身边的其他人: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凤姐身边人个个训练有素。

平儿“素知凤姐和秦氏厚密,便自作主张,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来人送过去。”凤姐嘴上虽还嫌“简薄”,只是心里还是要感谢平儿:既顾全了她的体面礼数,又能彰显自己对身边人的调教有方。

王煕凤瞒着贾链在外面放高利贷收利钱,也是由平儿在其中处理得滴水不漏。

第十六回,贾链与凤姐在屋内聊天,听见外间有人说话,凤姐便问平儿是谁,平儿进来回说是薛姨妈打发香菱问句不要紧的话,已经打发了。

之后贾链被老爷叫去,凤姐便问平儿,薛姨妈来问什么话,平儿才说:“哪来的香菱,是我借他暂撒个谎儿。”

说着,走至凤姐跟前,悄悄道出原委:原来是旺儿媳妇偏偏这个时候来送利银,怕被贾链听见知道,闹出事非,平儿赶紧接了,还要不动声色地拦住旺儿媳妇,正巧凤姐又问,灵机一动扯个谎将事情混过去。

凤姐才知道原来是平儿“这蹄子闹鬼!”这样一个尽职尽责,忠心不二的私人助理,自然是被凤姐视为心腹,信任有嘉的。

谁才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王熙凤视平儿为心腹(资料图 图源网络)

除了能够得到直接上司凤姐的信任与肯定,平儿同时也获得了间接领导贾链的信任,这一点非常难得:因为凤姐和贾链这对夫妻貌合神离,各怀心思。

平儿夹在这样一对夫妻之间,还要获取双方的信任,非得有超于常人的周旋能力才可做到。

平儿知道哪些事情该说,哪些事该瞒。

第二十一回,平儿在收拾贾链外出回来的铺盖衣物,翻到一缕青丝,平儿会意,藏在袖中。后来凤姐来了,让平儿好生检查一下贾链拿回来的东西,特别强调“别多出点什么”,一旁的贾链吓的脸都黄了,在凤姐背后,只望着平儿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

平儿只装看不见,笑道:“怎么我的心就和奶奶一样?我就怕有缘故,留神搜了一搜,竟一点破绽都没有。奶奶不信,就亲自搜搜。”

凤姐当然不会亲自去搜贾链的东西,只笑道:“傻丫头,他就有些东西,肯叫咱们搜着!”

这一段写得特别有意思,凤姐还真是高估了贾链,与凤姐和平儿这两个聪明人尖儿比起来,贾链实在是够笨的:在外面沾花惹草倒罢了,你倒是谨慎点呀,既落口实在悍妻口中,又落把柄在娇妾手中,在家中完全处于下风,不占一点优势。倒是从这一段可以看出平儿的聪明其实是在凤姐和贾链之上的。

谁才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平儿与贾琏(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这一回的后半段,凤姐出去后,贾链趁平儿不防备,将那绺头发抢了过来,还要拉着平儿求欢。

平儿哪里肯,夺手跑了出来,和贾链隔窗对话,正说着话,凤姐又回来,看平儿在窗外,便问道:“要话说,怎么不在屋里说?隔着窗闹,什么意思?”

平儿说:“屋里一个人没有,我在他跟前做什么?”凤姐笑道:“没有才便宜呢!”平儿听了,便恼了,搁下一句“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也不给凤姐打帘子,赌气走了。

这一段也是特别的精彩,字里行间将三个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勾画得淋漓尽致。

贾链和凤姐的互相猜忌、平儿的避嫌、凤姐不为人道的秘密……尤其能让人感到平儿这个丫头的清醒与自知:她知道自己虽有贾链妾的名份,但她也知道,那只是凤姐在人面前幌子而已,况且贾链这个主子也实在不成器,宁可得罪贾链,也要让凤姐放心。

这一段也能隐约看出:平儿其实是掌握了夫妻两人一些互相不可告人的秘密,凤姐和贾链对平儿多少也是有几分畏惧的。

在外人面前,平儿处处维护凤姐的体面和尊严,在家中和凤姐独处时,也并不藏着掖着,有一说一,常劝解凤姐与人为善,凡事想开,平儿对凤姐来说,既是好下属,又是铁闺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