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钟鉴:很多人分不清“三纲”和“五常”

《专访牟钟鉴·儒家是不是一个宗教》之二:很多人分不清“三纲”和“五常”

我们国内50年代以来受苏联宗教鸦片论影响,就是认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这确实是马克思说的这句话,但是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把它进一步给提升了,认为是整个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基石,这就不对了!因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石是唯物史观,而且是从社会存在说明宗教的根源,而苏联的鸦片基石论和社会主义很难相融。因此50年代我们学苏联,学来的理论就是我们要和宗教做斗争,社会主义的建成,一定要争取要把广大群众从宗教信仰的束缚下解放出来,是这样一种目标。因此把宗教看成是一个消极的东西,消极面看得特别多。所以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提出了“消灭宗教”的口号。实际上消灭不了,因为这不符合唯物史观。

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们有的学者也认为儒家是宗教,叫做“儒教说”。那么“儒教说”的代表人物就是我的老师任继愈先生,他有很多文章讲儒教,现在还有一些学者也赞成他的观点。但是任先生我最了解,他是我的研究生的论文的——当时相当于硕士生,因为没有博士生——论文的指导老师,他认为儒家是宗教,因为宗教又是人民的鸦片,那就可以否定儒家,他从这儿出发的。因为在他的思想里边,认为儒家是阻碍中国现代化的,这个思想从哪儿来?也不是他,而是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认为儒家的思想是封建专制主义,是旧道德旧文化,必须加以铲除的。新文化运动有它的优点,我认为它的锋芒指向“三纲”是正确的,是有解放思想的,能够革新社会。因为“三纲”确实过时了,现代社会还讲究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吗?但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有一个过度的否定中华文化,把“五常”把“八德”这些凝结着中华传统美德的这样一些很重要的道德规范,和“三纲”捆绑在一起,它分不出来,都要打倒。“三纲五常”,一提就是“三纲五常”,现在还有很多人一讲“三纲五常”还是分不清,就是受了五四的影响。

所以五四这方面,过多的东西否定中华文化,带来一系列严重的消极的后果,就使得中国人文化自卑,全盘西化论盛行。这样的话,他们的初衷是希望来救中国,来(使中国)富强,但他用的方式就是要在文化上“去中国化”,来达到中华振兴的目标,实践证明走不通。即使中国因此而强大了,也是西方的文化殖民地。所以这个事情后来经过反思走不通。但是我认为这个思潮,任先生也是受了它的影响,没有很好的分析儒家的文化里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所谓精华、糟粕要根据时代的变化,当初也许是合理的,但后来不是。(任先生)受了这个影响,所以就提出儒教说。他的出发点,他的初衷是这样的,这我最清楚。

主讲人简介:

牟钟鉴,男,汉族,1939年生,山东烟台人。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宗教学专业学术带头人。出版学术专著:《吕氏春秋与淮南子思想研究》、《中国宗教与文化》、《走近中国精神》、《儒学价值的新探索》等十多部。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主编《宗教与民族》集刊一、二、三辑,推动了民族宗教问题的研究。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朱高正讲《近思录》:学《易经》先从《周易折中》入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