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钟鉴:孔子不是“宗教家”

《专访牟钟鉴·儒家是不是一个宗教》之三:孔子不是“宗教家”

但我作为他的学生,我觉得任先生给了我很多的指导和帮助,我到现在我忘不了他。比如说他强调资料和观点要并重,强调用马克思主义来重新认识中国哲学史它的发展规律,而且也把我带到世界宗教研究所,开辟了中国宗教学第一个属于社会科学的研究的平台。我因此也慢慢地进到宗教研究这个领域,这都和任先生的带领分不开。而且我还参加了任先生主编的《中国哲学发展史》前四卷,给我很大的锻炼。

但是“我爱吾师,我更爱真理”,在学术观点上,老师和学生不要求一致,因此任先生也很宽容,他不勉强我们和他的观点完全一致,这是我觉得他“和而不同”,有这样一个包容。所以我在观点上,我不赞成任先生的儒教说,我也不赞成——即使出发点好——把儒家说成是宗教。因为把儒家说成是宗教,在西方宗教学的那个理念里边,它也不一致。(宗教概念)特别狭窄的就是以基督教作为一个标准,那中国的不仅儒家(不是宗教)了,佛教也不是典型性宗教,道教更不是了。而在宗教标准很宽的时候,就是(理解为)终极关切,(把宗教等同信仰),如果从达到信仰层面就是宗教的话,那儒家肯定是,马克思主义也是,那就太宽泛了!因此我认为宗教一个基本的东西不能够回避的,就是有一个彼岸的追求,把世界二重化,这是恩格斯说的。本来一个世界,他认为还有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神灵的世界。人死了以后或者灵魂得救,或者是像道教一样可以经过修炼变成神仙,可成仙,都是要到另一个世界,必须有这个追求。没有这个追求,不能称为宗教,这是我的看法。我对宗教有一个基本的看法,不要太扩大,也不要太缩小。

在这样一个基本认识的前提下,我认为儒家不是宗教。儒家有宗教性,但这个学说本质上是以人为本,它主要的就是教导你怎么做人,这是“修身”了,在这个基础上怎么治国安邦。所以我觉得说得很简单的道理就是“修己以安人”,这是孔子讲的,“修己以安百姓”,或者《大学》里讲的“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它都是很现实的今生今世的问题。

那么来世呢?彼岸呢?孔子不回答,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他不说没有,他也不说有,而且讲“敬鬼神而远之”,鬼神之道就是当时的宗教,他要远,孔子不是宗教家,他是思想家,但是他敬,他不反宗教,凡民间的信仰、其他人的信仰,他是采取一个“敬”的态度。所以我认为孔子的思想是以人为本的,这是他的一个本质的规定性。如果把它说成是宗教,是以神为本,我认为不能够准确地把握儒家的人文精神,这是一个(基本看法)。

主讲人简介:

牟钟鉴,男,汉族,1939年生,山东烟台人。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宗教学专业学术带头人。出版学术专著:《吕氏春秋与淮南子思想研究》、《中国宗教与文化》、《走近中国精神》、《儒学价值的新探索》等十多部。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主编《宗教与民族》集刊一、二、三辑,推动了民族宗教问题的研究。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朱高正讲《近思录》:学《易经》先从《周易折中》入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