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与人体科学:一个科学家的丹道气功研究

[导读]钱学森曾经说过:“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

文/黄兆欢

当初刚知道钱学森研究特异功能,而且有一本《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时,真是惊讶之极,后来又知道他和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少将,一起推动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功热,更觉得这里面有着深厚的“各种”背景。

国家对特异功能研究的重视

事实上据说1985年成立的负责协调管理特异功能研究的“三人小组”,其三位成员分别是当时的国防科工委政委、安全部部长、中宣部副部长,后来又加入国家科委副主任、体委主任、卫生部部长、公安部“某人”、财政部副部长等,直接领导“钱学森亲自推荐的专家组”。(见孙颖通《1979-1994年中国“伪科学事件”与科普政策的互动影响——以人体特异功能事件为例》一文,载《中国医学气功学会2007年研讨会论文集》,2007年6月)可见国家对特异功能研究的重视,其政治领导力方面比神盾局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前段时间在网上读了“X博士”的《钱学森、特异功能和黑魔法》一文,八卦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慰藉,但是知道的越多,引发的疑问也越多。

于是这两天特地翻了一遍敬仰已久的《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又扫了近百篇论文,读秀了无数关键词,终于扒出一捏捏东西,整理出来与同好分享一下。

钱学森与人体科学:一个科学家的丹道气功研究

以“钱学森 特异功能”为关键词,CNKI找到1998条结果(资料图)

不过首先应该明确的是,虽然一代有一代之神秘主义,但却是有继承和发扬的:气功源自丹道,特异功能研究以气功特异现象为突破点,人体科学就是研究特异功能的。

人体科学的渊源:丹道→气功→特异功能→人体科学

钱学森曾经说过:“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47页,钱学森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8年12月,下同)人体科学理论上来讲比特异功能的内涵应该要大,但实际上人体科学最关键、最主要的内容就是研究特异功能,之所以取个人体科学的名字,无非是避“伪科学”之嫌而已。

钱学森对此直言不讳,他说:“什么叫搞人体科学的?搞人体科学的是搞人体特异功能的。因为这个特异功能,人家反对的很多,有的人要打棍子扣帽子,所以我就把它换了一个词,不叫特异功能,叫人体科学,委婉一点。”(《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93页)

所以探讨钱学森的人体科学研究,自然而然要去追寻钱学森与气功、丹道之间的渊源。

第一个问题,钱学森练不练气功?

解决了这个问题,有助于进一步深挖钱老的八卦经历和奇幻交游。

答案是钱学森自19岁起就坚持每天练气功,直至晚年不辍。而他坚信气功的原因,缘自其19岁时的一场伤寒病,是靠气功根治的:

1930年夏,钱学森刚在上海交大念完一年级,暑假回杭探亲,……突然身体不适,腹泻、头痛、高烧,父母急请厉绥之等人诊治,断定患了伤寒。……在中医的努力医治下,勉强得以康复。钱学森后来回忆说:“我在上海读书时患了伤寒,请一位中医看,命是保住了,但却留下病根,那位中医无法去根,就介绍我去找铁路上的一个气功师调理,结果除了病根。练气功在屋里可以进行,很适合我,所以在美国时也没有中断。”钱学森对中医和气功有兴趣,最初就始于这场伤寒病。据说他一直到晚年每日都坚持练气功。(厉声教《听父辈谈钱均夫钱学森父子逸事》一文,载《钟山风雨》2013年第三期。)

钱学森与人体科学:一个科学家的丹道气功研究

青年时期的钱学森(资料图)

所以钱老终身练习气功当无疑问,但是奇怪的是很少有传记、资料提到钱学森个人练气功的经历,《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也绝口不提自己的练功体会。

那么钱学森终身练习气功,有没有练出特异功能呢?很可惜,答案是没有。这是钱老自己说的,他说:“像我,没有特异功能。”(《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210页)所以钱老和神盾局局长的区别之一在于,他本身的战斗力等于普通人。而且他虽然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练气功,但很可能只是作为养生的体操,根据钱学森给王永怀的信(详后),他直到80年代初,才首次接触到了“气功功能态”现象,即练气功带来的特异现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taoismy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