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正讲《近思录》:儒家和佛、道最大的不同

朱高正先生讲《近思录》·存养第二 之十三:儒家和佛、道最大的不同

好。再来下面这一条很重要。他说:“敬则自虚静,不可把虚静唤做敬。”什么意思?明道不是讲了“敬胜百邪”吗?敬就是主一,所以说,只要你能静的话,因为你一心都在天理上,完全都没有闲思杂虑,没有这些私欲,你自然就虚灵而安静了。所以,这就是只要你能静,静就是“主一”,一心都在天理上,那你就能够虚静。

但是,有的人只追求虚静,他说虚静不可唤作敬,你只是虚静而已——我在这儿告诉大家,伊川就讲了,司马子微,就是司马承祯,唐朝的一个道士,叫司马子微,他就写了一本书叫《坐忘论》,《坐忘论》这一本书对道教后来的内丹产生深远的影响。程夫子就说所谓的“坐忘”不就叫“坐驰”吗?什么叫“坐驰”?就是飘到九霄云外去了,心就是空的了。我在这里要告诉大家,心就是空了,那个不叫坐忘,叫坐驰,飞走了,心跑掉了。这就是儒学跟释、老最大的不同,因为佛家讲的就是要空嘛,道家讲道法自然,它要讲虚无,但我在这儿告诉大家,我们心要什么?要持敬,要有天理放在里头,不是空的,不是无,这是最大的不同。

所以说,你要敬,就可以虚静,但是你虚静不一定是敬。我问你,像佛教,佛教不是也叫人家静坐吗?静坐是什么?就讲空,冥想,是吧?道教也讲静坐,但道教静坐是什么?它就把意念集中在呼吸而已,就只集中在呼吸而已,其实你只集中在呼吸,那儒学讲的是什么?我静坐,我静坐的时候一心是在天理上,我要求就是以敬来作我整个身体的主宰,这一点是最大不同的地方。

所以说,我们来看看,在这里面,伊川就讲到这一句话了,说,以前啊,有人,其实这个是指谁?就指老子,老子提到要“绝圣弃智”嘛。他说你要摒去所有的思虑,担心说这些闲思杂虑会使我们昏乱,他要坐禅入定,他要求“绝圣弃智”。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我们“绝圣弃智”,你如果把天理由斗争给丢掉了,那我们人还是人吗?这一点是大大的不同。

我在这里就是要告诉大家,“绝圣弃智”,佛和道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它把所有的全部都抛光了,我们儒学不这样的——我什么都可抛,就是天理不可抛,一定要有这么一个存天理、去人欲,我去掉是闲思杂虑,去掉人欲,但是天理不能抛。天理在这里,敬嘛,敬就是主一,主一就是一心在天理上,所谓一心在天理上,就是了无私欲的意思。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收看!

主讲人简介:

朱高正,1954年出生,南宋大儒朱熹的第26代孙。1977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年9月获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博览群籍,学贯中西,向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推动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著有《近思录通解》,德文著作《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经白话例题》,作品精选集《中华文化与中国未来》等。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上微信搜【腾讯儒学】轻松关注儒学微信公众号。

朱高正讲《近思录》:学《易经》先从《周易折中》入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