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年华里,她嫁给了沈复,淑姐从此成为了芸娘

经典新知中式精致生活佚名2016-08-30 13:08
0

十七岁的年华里,她嫁给了沈复,“淑姐”从此成为了“芸娘”。

沈三白是乘鸾的闲客,而爱情是天边一抹极淡的云,眨眼的相逢,刹那的倾心,和晚风过境之后,转瞬即逝的拥抱。

芸娘去世后,他就坠落到了人间,淡漠着金玉风光,爱着所有曾经的动人笑意,念着所有泛起深情的明眸善睐。

直到后来桌上茶干涸,剩下干枯的茶叶,也不再有人提一壶龙井,推门而来,缓缓为他斟满。

十七岁的年华里,她嫁给了沈复,淑姐从此成为了芸娘

十七岁嫁给沈复(资料图 图源网络)

沈三白虽是一位画家,生活却不乏人间百味。东坡有云:“事如春梦了无痕”,如若不以笔墨相记,怕是“未免有辜彼苍之厚”。

这蘸满墨汁的第一笔,则温柔地勾出一句:“天之厚我可谓至矣。”而陈芸,是此生苍天对他最丰厚的恩赐。

陈芸与沈复两小无嫌,她生而颖慧,才思隽秀,十七岁的年华里,她嫁给了沈复,‘淑姐’从此成为了‘芸娘’。自此耳鬓相磨,亲同形影。若分别数日,便是风生竹院月上蕉窗,对景怀人之际,便梦魂颠倒。

即便成婚数年之后,二人依旧恩爱不疑,拜月老画像而期许来生。陈芸更女扮男装与沈复同赴庙会、共游沧浪。

“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夫妻二人虽然清贫度日,食清粥小菜,却可你耕我织,举案齐眉,如此可爱的芸娘,三白又如何能舍下远游呢?

沈复曾叹能得陈芸为妻“是上苍的厚待,更要以笔墨相留,且莫负彼苍之厚。

十七岁的年华里,她嫁给了沈复,淑姐从此成为了芸娘

恩爱不疑(资料图 图源网络)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陈芸是沈复舅舅的女儿,芸生而颖慧,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小时候便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句。年少长,以女红补贴家用。标准的贤良淑德。

每次沈复随母归宁,都可以近距离接触这位小姐姐,闺房品诗尝粥,暗暗培养下竹马青梅的情感。

后来新婚小别,夫妻二人便相思难耐,待得官人回家,“芸起相迎,握手未通片语,而两人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觉耳中惺然一响,不知更有此身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