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故事汇】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导读]人心多机巧,大道却无华,生死一直是人类生存的终极追问,各个宗教也一直将了生脱死作为自己解脱的目标。各家入手功夫不同,目标则一,不过无论何种手段,皆脱离不了积功累德。

文/解人颐

离奇的孩童失踪案

解放前的某一天,A市的警察局又接到一个孩童失踪的报案,这是这半个月送来的第三个孩童失踪案件,这一个月来接连有小孩失踪,弄得这个城市有孩子的家庭都人人自危,风声鹤唳,除了上下学,孩子都被关在家里不敢出门,报纸上每天也连篇累牍的报道,上峰也电令尽快破案,层层压力令整个警局都焦虑不安,警察局长就把这个压力继续下压,老王这个主管此案的警官首当其冲,压力山大。

老王加入警界已经二十多年了,从警生涯中破了不少大案,而更重要的是他特别会破那些奇奇怪怪、神神鬼鬼的怪案,这件孩子无辜被杀的案件,也就顺理成章的交到了他的手上。

老王把案子的卷宗翻来复去看了很多遍,再通过实地勘察和询问,渐渐有了一些眉目,每个孩子都是黄昏时分不见的,不见的时候都是大门紧闭,孩子在院子里一个人玩耍。目前死亡的三个孩子都是六岁,家中没有看到任何有外人进入得痕迹,就这么凭空的孩子不见了。每一起失踪案件中间的间隔都是三天,按照时间推算,今天应该又会有一个孩子不见了。

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民国卷宗(资料图)

老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人拐卖儿童,但是要拐就必须要出手,可是老王已经布置手下的各路线人出去打听,并没有打听到任何相关有用的信息。

这一天老王在办公室里做了一整天,专等新的报案进来。可是当天天下太平,平安无事。大家正要松一口气,结果好景不长,第四天晚上报案的又来了。老王立即带队到孩童失踪的地点踏勘,这一次让老王发现了一个与之前不同的线索,在院子里的墙上有脚印。这是以往都没有发现的,这个脚印呈 三角形,比常人的脚印要小很多,甚至比孩子的脚还要小。因为这几天正好下雨,所以路上有些泥泞,墙上留下的正是这个泥水印,院子墙上只是轻轻地点了两点,并没有过多的痕迹,难道就是借着墙壁直立的跳出去的?这简直违反物理定律啊。

老王此时才发觉这件案子恐怕不是普通犯罪这么简单。

祈求铜镜寻找线索

当晚正好是农历的十五,月圆时分,大大个满月挂在天上。老王抬头看看月亮 ,转身回房,抱出了一个匣子来,打开匣子里面是一面古铜镜。老王用布细细把铜镜擦拭了一遍,恭恭敬敬地把它放在案头,点了一对香烛在镜子面前,一个人默默跪下,对着镜子喃喃自语。

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铜镜(资料图)

这面镜子还是老王的爷爷传下来的,老王的爷爷以前是做前清衙门里的捕快。据他说,这面古铜镜是以前一位游方道人的遗物。那位游方道人来到本地,突然惹上了痢疾,身无分文,人家又怕传染,一个人就躺在桥底下等死,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只有老王的爷爷前去救治,可是大概病势太重,药石罔效,最终还是去世了。去世前留下了这面镜子给老王的爷爷,凡有任何疑难,只要虔诚对着镜子祷告,之后怀抱此镜出门,听到了任意三句话,就蕴含着所要询问的线索,自己若多加揣摩,就能够得出答案。

老王的爸爸并没有继续做衙役警察这一行,自己开了一间估衣铺子,可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又回到了这条老路上,于是就把这个传下来的古镜交给了老王。老王一般都不愿意靠这个,只有实在没有思绪的时候,才拿出这个镜子。从警二十多年,这是老王第二次拿出来,上一次是为了要捉一个江洋大盗,而这一次是因为老王觉得这个事情越想越诡异,不是普通常识所能解释,所以又摆出了这面古镜。

香烟袅袅,在晃动的烛光中渐渐散开,老王在古镜模糊的光影似乎看到了些什么,又好像只是自己模糊的投影。祝祷完毕,等香烧到一半的时候,老王将古镜抱入自己的怀中,悄悄地一个人出门了,出门之后不与任何人言语,只是细细聆听着所听到的任何一句话。夜已深,街上行人稀少,老王边走边听,突然听到围墙之内有夫妻相骂的声音:“死鬼,又到哪里去鬼混了,那么晚才回来”。

老王在心里记下这一句,继续走下去,脚突然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老王低头一看,是一个破的簸箩,暗暗叫一声晦气,又再走下去。迎面走来一个醉汉,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城西寡妇村什么的,老王也没听清,那醉汉就走远了。

又兜 了一圈,兜回到了自己家门口,这就代表着该给的答案都已经给了,老王心里想,只听到两句,并没有三句,并且这两句话的含义也实在晦涩难解。猜也猜不透,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探访寡妇村

第二天一早,老王去警局上班,嘴里继续来回来回地自言自语着这听到的两句话。茶房进来倒水,听到老王嘴里在念叨寡妇村什么的,就打趣地说:“王长官,这寡妇村这么晦气的地方您还有兴趣啊”。

老王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对茶房说:“老张头,你知道这个寡妇村?”“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在前清那会儿,那些死了丈夫的绝户寡妇们,老了以后都去城西的一个尼姑庵里居住,时间久了大家就叫那里是寡妇大院或者是寡妇村,现在那个尼姑庵也没了,这个地名也没几个人知道了,我也是碰巧听到您在念叨,就多嘴了一句,长官您别见怪。”老王连忙让他把大致的地址画出来,决定下午就去哪里看看。

A市历来都是东富西贫,西边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家。老王为了怕打草惊蛇,一个人换了便服来到了早上茶房所指的那个地方。

尼姑庵早就不见了,所看见的大概都是一个个的破败小屋,甚至是草棚子。这种地方人蛇混杂,人员非常的复杂,老王在里面逛了一大圈,一脸的尘土,却什么都没发现。正当老王要走的时候,一个老太太从一间旧屋子里出来倒水,照理说一个老太太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 老太太的一双三寸金莲的小脚,却引起了老王的注意。

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三寸金莲(资料图)

老太太穿着虽然只是普通的粗布衣服,但却浆洗的一成不染,非常的干净,十指上的指甲纤长,也不像是穷苦人家做粗活的。这一切让老王心里打了个问号,于是借着讨口水喝上前去和老太太搭讪。老太太听到口渴要水喝,也并没有什么怀疑,就让老王在门外等着,进去舀了一瓢的水出来给他。老王趁着她转身进门的当口,透过门朝里面张望,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但是在院子里有一个东西与众不同,就是一口特别大的莲花缸,上面还倒扣着一个小的莲花缸,这一般都是出家人坐化时用的东西,放在这里有什么用呢?还没想明白,老太太从屋里出来了,看到老王探头探脑的,感觉不太高兴,把瓢给老王,让他赶快喝完了就走。

老王也不便多留,就大致记了记地址走了。走稍微远了一些,向其他村民打听打听那老太太的情况,刚开始大家都怎么愿意说,但是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老王花了点钱,几个村民就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起来。

那户人家可以说是这里最早的住户之一了,一对母女相依为命,女儿看起来都七八十岁了,老母亲几岁谁都说不清。这户人家平时也不怎么和周围人打交道,大家也不知道是靠什么生活的,只是偶尔看见女儿出门买点粮食什么的。只不过今年年头就没看见老母亲在出门了,也有好心的人问问他们的情况,回答也都是不冷不热的。于是大家也就不怎么多嘴了。刚才老王看见的大概就是那户人家的女儿。

面对搜查,老太太破窗而飞

老王心里觉得蹊跷,老太太的小脚又和那天墙上的脚印尺寸差不多,越想这户人家越可疑,于是打算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

晚上带了几个队员,准备去搜查。一队警察将院子团团围住,老王先上去叫门,敲了很久也没人应门。老王越想越不对,恐时间长了生变故,一脚揣开大门,只看到屋子里灯火辉煌,而院子里那个大缸却不见了,整个房子一个人都没有。

老王带了几个人里里外外查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人的踪迹。正要查到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呼”的一声,从厨房里有黑影从窗户里飞出。老王抬头一看,正是早上看到的那个老太,奇怪的是老太双手抓着两个簸箩一扇一扇的竟然从窗户里飞了出去,而老太的背上就绑着早上的那个大莲花缸,腾空而起,朝西南方飞去。大家显然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傻了,直到老王回过神来,才下令开枪,可是枪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的,没有一枪打得中老太太。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朝西面飞走了。

大家都呆呆地站在那里,老王下了封口令,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能传出去,不然立马卷铺盖走人,大家被吓得也不敢多说。这件事冲击最大的还是老王自己,听说过的怪事有很多,但是真正遇到的却还没有,这回倒真是自己遇到了。看着嫌犯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这对老王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

白胡子道人赠符破邪术

一整个上午老王都待在办公室抽闷烟,下属 看他一脸的严肃也不敢去自找晦气。这个时候有人进来通报,有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要找他,老王心想怎么在这两天竟是这个奇奇怪怪的人来找他,既然找上来了,就见一见吧。

进来的是一个白胡子道人,穿着百衲衣,进来就朝老王咯咯咯的直笑,一开口就是“那面镜子好用吧”。老王心里一惊,这镜子是自己的传家之物,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这道人又从何得知。

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民国道士老照片(资料图)

正犹疑间道人继续娓娓道来:“你不必惊慌,你要找的人,就在城外西面山上的乱葬岗中,速速前去,再迟就来不及了。”道人又给了三道符给老王,嘱咐他一道贴在山脚下的一块 大石头上,一道烧了化在水里,到时候泼那老太太,第三道则是做成符水给那些孩子服用,说完也没等老王再多问,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老王追出去,已经不见了人影。

既然说事不宜迟,那就按赶快过去吧。拉起人马,又往城外乱葬岗赶去,这处乱葬岗也已经有了一两百年历史了,平时也没什么人经过,上山的道路湮灭难寻,山脚下果然伫立着一块大石头。

老王按照那道人所说,将第一道符贴在石头上,然后就兵分三路上去搜山,这说是山,其实也不高,更像一个小丘,密密麻麻布满了坟包,不多时老王那一队就在一个大墓的墓口发现了那个莲花缸。老王正要打开,又听见一阵怪啸,老太太从墓后面冲了上来,老王闪过一边,这才看清楚老太太的真面目,两眼血红,面容惨败。正要再扑上来,老王将之前准备好的符水对着她身上一泼,只看见一股白烟从老太太身上升起,老太太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最后烟雾散去,只余一副骷髅骨架。

老王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手推开那倒扣在莲花缸上的小缸,发现大莲花缸里,还盘坐这一个老太太,看起来和之前的那个面貌相肖,而在这老太太的周围四个孩子也都盘坐在四方。老王用手一探鼻息,孩子还有气,赶快就抱出孩子。把第三道符的符水,灌孩子喝下。

正要把缸里的老太太的也抬出来的时候,那老太太却突然双眼一睁,吓得大家都不敢上去动手。老太太自己说起了话了:“天数,都是天数,遇到你们,可能也是老天爷不愿意成全我,我和我妹妹二人每十二年就要经历一次生死大劫,历经十二劫之后,就可以功德圆满,长生不老,这是最后一劫了,每次我们都互相护法护关,可就是这最后一次,被你们给破坏了,看来是天意如此,这些孩子还有得救,我就快死了,你们不抓我,我也活不了多久。”说完这老太太不知从哪里拿出一颗红红的丸子,让老王泡在水里给孩子喝。说完此话之后,老太太就闭目不言了,不多时再看老太太早已再无气息。老王吩咐就地取了干树枝,架起火堆烧了个干干净净。

老王半信半疑的把那粒红丸,倒入水中,水立刻就呈一片红色,一点点灌入孩子牙关之内,孩子 渐渐身上有了暖气,慢慢感觉缓了过来。

等老王带四个孩子回到警局的时候,孩子已经恢复了活泼的样子,就是问他们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大脑一片空白,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老王自然也不能把这个实情上报,就遍了人口拐卖的故事敷衍过去就算了。

那粒红丸,老王之后到一直保存着,但凡有些什么头疼脑热的,只要转上一转就能好,也给许多医家看过,大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人心多机巧,大道却无华,生死一直是人类生存的终极追问,各个宗教也一直将了生脱死作为自己解脱的目标。不过有的注重于不生,有的注重于不死,当然更高的则是出入生死,自在逍遥。各家入手功夫不同,目标则一,不过无论何种手段,皆脱离不了积功累德。《太上虚皇天尊四十九章经》中第一章即是建功,第一句即为“凡欲修道,建功为先”,所以纵有多种阴谋技巧,各类方术,欲夺天地之造化,而存自己长生之私欲,一时或可瞒过,终必为天败。故修道必由积善始,矜奇好怪,则如入百里迷雾,终难出头。(编辑:若水)

作者简介:颐叔乃八零后江浙人氏,才不出众,貌不惊人,平生杂学而不专,修仙无术,金丹难期,愿效神仙轶事、异闻故事等博诸君一哂,若有一二有益于人心世道,则幸甚。

民国奇案背后的秘密 邪术岂能妄求长生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