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七:为什么孔子这么看重礼?

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七:为什么孔子这么看重礼?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孔子对待颜回,情感是极为之深的。颜回的去世,孔子也是非常悲痛的。但是再爱、再悲痛,孔子没有违背自己一贯的思想原则,那就是“礼”。

颜回的父亲颜路因为家贫,家里面很穷,颜回死了以后有棺而无椁,“椁”是外棺,一般来说只有比较富裕的人家才会既有棺又有椁,颜路就请孔子把他的车卖掉,来为颜回制一个椁。孔子回答他说,不管我们的孩子才华怎么样,毫无疑问,您的孩子颜回比我的孩子孔鲤才学上是要高的,但是,他始终是我的儿子,孔鲤始终是我的儿子,孔鲤去世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啊,我没有把我的车卖掉去给他置办一副椁。为什么呢?因为我虽然致仕了,退休了,我依然是有我的政治身份,从礼的原则来说,我是不能够徒步行走的。另外,这个车子,它是朝廷所赐,我不可能公车私用,把它给卖掉。

为什么孔子这么看重礼的原则?因为孔子所处的时代正是君不君、臣不臣,很多国家的大夫擅权专政,不把国君放在眼里,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政权的合法性被他们视若无物,每个人都觉得我都可以窃取天下之神器,这样就是天下大乱的开始。如果说,没有了礼的作用,大家缺乏对于那些有品行的人、有知识的人的尊重,这个社会是永远不可能建立起一种向上的道德观念的,道德必须是以礼作为它的基础。

道德的产生,并不是西方的一些学者所说的,产生于一种功利,就是因为我们遵循道德有好处,我们就去遵循道德。道德的产生一定是因为社会当中分成了阶层,处于上层的人他们享受有特权,但是同时他们也承担有义务,他们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人格要求,以至于社会上人崇拜他们、仰慕他们,都要向他们学习,这样才会有道德。

所以,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特权应该废除与否的问题,而是谁才有资格掌握特权,以及掌握特权的人他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义务的问题。如果所有的人都平等了,这个社会是不可能有道德的。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晋如说儒》是腾讯网儒学频道、深圳儒家文化研究会联手打造的高端文化讲座,学术性思辩性强,非常适宜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精英人士。讲座完全颠覆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习惯观点,带领听众重新思考近代史,重新审视儒家文化。

主讲人徐晋如为古典文献学博士,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兼任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国学院教务长,香港孔教学院永远名誉院长。著有文言诗文集《忏慧堂集》,学术专著《禅心剑气相思骨—中国诗词的道与法》、《缀石轩论诗杂著》等,是当代儒家诗教的首倡者。

(特别鸣谢:汉字创意设计师霍者先生)

上微信搜【腾讯儒学】轻松关注儒学微信公众号

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四:孔子喜欢颜回并非因为他听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