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八:颜渊之死令孔子痛苦万分

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八:颜渊之死令孔子痛苦万分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这是孔子最哀伤的悲叹之意。他觉得,颜回的死就仿佛他自己去世了一样。因为颜回是最能够理解他的思想,最有可能承继他的衣钵,成为孔门新的教主的,可是他“其年不永”,只活了42岁就去世了。

孔子的这种哀叹,其实也有一种自怜的意思在内。因为中国传统的观念认为,上天降下一个圣人来,一定会降下他的佐贰,也就是来辅弼他的人,可是去辅弼孔子的子路、颜回先后去世,孔子遭受这样的大的打击,他的内心的凄凉、悲旷可想而知,这样他在去世前两年,鲁人获麟于野的时候,打获了麒麟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吾道已穷”,从此以后不再继续写《春秋》了。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恸”,是悲伤得容貌都改易了的意思,整个脸都扭曲了,变形了,那是内心极度凄怆、极度悲伤的表现。

孔子一向以来,他的观点是我们的礼是要节制我们的性情的,是要让我们“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快乐也不要过度地沉溺于其中,悲伤也不要损伤到自己的身体,可是孔子在这个时候,完全把他平时所提倡的礼抛到了一边,表现出了他的真性情。

这会不会违背他一以贯之的道呢?其实没有违背,因为我们前面已经讲过,孔子说“丧,与其易也,宁戚”——那个“易”我说过它是一个通假字,是“具”——就是说丧事与其说是把它当成一场具文,按照程序走一遍,不如表现出真正的悲哀。所以孔子悲痛而不自觉,这些接受了他教育的弟子在旁边说,老师啊,你哀伤过度了。孔子说,有吗?有这回事吗?我就算哀伤过度,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不为这个人哀伤,我为谁去哀伤呢?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还是老的问题,孔子认为礼是应该各称其情,每家每户都要守礼,但是不是守一样的礼,是要根据自己家里面的财力,并不是要所有的人家都去厚葬,那这个社会财富是根本没有办法支撑的。颜渊的家里面是非常贫穷的,所以孔子认为就应该根据颜回家的财力去薄葬即可。可是颜回自己的弟子却凑钱,来把颜回给厚葬了。

孔子无可奈何,他担心后来的人再会重蹈覆辙,这样会给那些贫穷的人家带来负担,所以这是孔子的仁爱之心的体现。他就说,颜回把我当成他的父亲一样看待,可是我却没办法把他当成我的孩子一样看待,在如何安葬他这个问题上我说了不算,这不是我的过错,是那几个学生他们的问题。孔子这个话,既是哀婉,又含有非常峻急的责备。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晋如说儒》是腾讯网儒学频道、深圳儒家文化研究会联手打造的高端文化讲座,学术性思辩性强,非常适宜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精英人士。讲座完全颠覆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习惯观点,带领听众重新思考近代史,重新审视儒家文化。

主讲人徐晋如为古典文献学博士,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兼任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国学院教务长,香港孔教学院永远名誉院长。著有文言诗文集《忏慧堂集》,学术专著《禅心剑气相思骨—中国诗词的道与法》、《缀石轩论诗杂著》等,是当代儒家诗教的首倡者。

(特别鸣谢:汉字创意设计师霍者先生)

上微信搜【腾讯儒学】轻松关注儒学微信公众号

晋如说儒第十九期之四:孔子喜欢颜回并非因为他听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