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摘要]笔者认为“戊禁”固然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但表面化、扩大化以及偏执化将无益于道教在新时代中的传播,遂以经、论及金石碑刻作文辩明其中义理。

文/解人颐

关于“戊禁”,原本只是道教高功行科或行法时诸多禁忌之一,历代皆未曾加以渲染,但是近几年的传播却犯了表面化、扩大化以及偏执化等三个问题。正如范道长的文章中所言,近代书中提及戊日禁忌并将其归纳为“戊不朝真”的概念当是出于闵智亭道长所著的《道教仪范》。闵智亭道长在书中提到:“法官、僧、道等人,凡六戊日烧香诵经,建斋设醮,关申天曹者,丧体灭身。知而故犯,殃及九祖,万劫不原,并无宽宥之门”,并谓此出自《女青天律》,《道教仪范》一书,在道教内部流传较广,并不仅仅局限于全真一派,故而“戊禁”之说也随之传播开来,以致广大信士无不战战兢兢。

笔者认为“戊禁”固然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但表面化、扩大化以及偏执化将无益于道教在新时代中的传播,遂以经、论及金石碑刻作文辩明其中义理。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汉代西王母画像石

一、“戊禁”之由来

“戊禁”最初之由来,据《道教仪范》书中所称乃是引自《九天神霄戊日禁忌》,此书唐宋元明藏书目录皆不载,且不属于任何一本书的篇章。从文献学的角度来看,推测为清代作品。书中记载为:“昔汉武帝好道求仙,于元丰元年七月望日,感西王母降临。帝问曰:世间虫蝗水旱之灾,缘何而至。王母曰:此皆下民无知,四季之内,六戊之日,犁除田地,冒犯阴阳之禁忌,致使水泽不降,百谷不收,民遭饥馑。帝曰:戊禁最重,如何禳解,可免此灾。王母曰:戊禁最重,无法攘解,不惟虫蝗水旱之灾,然四时所犯,各有灾殃,当禁之。戊日不可浇灌肥粪,触秽地灵。春犯六戊,则令人促寿绝嗣,动土,犯帝星。夏犯六戊,则令人眼目失明,飞灾横祸相侵,动土,则犯主府星辰。秋犯六戊,则令人遭瘟疫时病,动土,则犯五岳四渎。冬犯六戊,则令人官非口舌,耗散财物,动土,则犯后稷皇社。世人能畏天地,不犯六成禁忌,即得时和岁检,衣食自然。言毕,王母须臾上升而去”。

由上文可知,天干五行之中,戊本即为土之意。关于戊禁之说,其最原始之由来仅仅是针对动土,耕种而言,但其实我们根据《长春真人西游记》中的记载来看,全真祖师动土亦不禁戊,在邱祖羽化后,清和真人尹志平倡议在北京白云观东侧为邱祖建堂,书中记载“自四月上丁,除地建址,历戊、己、庚,俄有平阳、太原、坚、代、蔚、应等群道人二百馀,赍粮助力,肯构是堂。四旬告成”,表明在丁日平地,戊日开始动工,经历三天,远处才有道众赶来。尹真人在戊日动土修建祖堂,亦未忌讳戊日动土。

之后持“戊禁”观点者多依据《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诏书天律》中“诸法官及道士俗人六戊日而烧香进章上表关申天曹者,灭身。知而故犯者,殃及九祖,风刀万劫不原。佩籙者加三等”提出“戊日不烧香”及“戊不朝真”的禁忌。其实在《汉武帝内传》中记载西王母还授与汉武帝《太阳六戊招神天光策精之书》。岂不正与“戊不朝真”相反。而此书恰能反证《九天神霄戊日禁忌》为后代伪作。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北京白云观丘祖殿

二、戊日烧香

很多人一看到烧香二字,就以为此处的烧香即是我们平日的点香,这就犯了表面化的,望文生义的错误,这里的烧香是与后文的进章上表关申天曹连起来说的,道教法事科仪中,对于文检的写作及运用有着严格的规定,对最高级神灵,用章或表,而对于中级神灵则用申,再次一级的则用关或牒,故“进章、上表、关申天曹”都是道教科仪法事的内容,故而根据古文的行文习惯,这里与前面相连的“烧香”二字同样是属于科仪法事中的一个节次,不是普通的点香。

在《道藏》所载的科仪中,大多数所提到“烧香”二字,都是指的法师以内密召出身中三部八景诸神的“发炉”节次。“发炉”也作“祝炉”,是所有朝觐科仪中的第一节次,法师右手持手炉,左手在袖中掐诀,意在请三十六神自体内而出,随法师一同上朝元始虚皇的内秘行持。唐代高道杜光庭真人《太上黄籙斋仪》中记载的“发炉”,即法师在鸣法鼓二十四通之后,即念“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人出。当召此间土地里域,真官正神,速出关启。臣今正尔烧香,奉为某官某乙为国为家,修奉无上黄籙大斋若干日夜。”

其他如《太上灵宝玉匮明真大斋言功仪》、《灵宝半景斋仪》、《洞玄灵宝自然斋仪》、《灵宝领教济度金书》中的行道仪等,数不胜数,凡提到烧香皆指“发炉”节次。显然与普通信士烧香不同,至今在江南道教中的《斋天》,《供王》依旧保存有“发炉”这一节次。而范道长文中所言的《道法会元》中的诸多记载,明显是道教法师本身修炼内密之所为,而在《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九“烧香法”所载的禁忌,开头第一句就告诉我们:“大凡入靖烧香”,何为靖?法师自我静修之室也,古法中的入靖亦是祭酒、法师朝礼之道,而将这一类高功行持与普通信士进庙或在家中单纯的点香等同起来,纯属望文生义的“表面化”之误读。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请三十六神自体内而出

三、戊日朝真

“戊不朝真”即指的是不飞神“进章上表”于诸天尊帝君高真之前,在范道长的文章中提到了《赤松子章历》、《要修科仪戒律钞》、《道法会元》中的“上清五元玉册九灵飞步章奏祕法”等书中关于戊日不能进章上表的一些记载根据,那么我们仔细的来看一看,在这些典籍中是不是所有的戊日都不能用呢?明显不是!《要修科仪戒律钞》提到了“戊子上章;小吉,戊午上章,大吉利”、《赤松子章历》中提到“戊申,章吉,醮凶,符得财。”“戊午,章、醮、符吉”。而戊申日是“章吉,醮凶,符得财。”可见除了戊辰、戊子二日不宜之外,并非每一个戊日都是凶,都需要忌讳,所以现在一到“戊日”即高挂“戊不朝真”大牌,明显是犯了将“戊禁”扩大化的错误,那么是不是戊辰、戊子二日就不能进章上表了呢,也并非不可,如果我们稍微留心一下宋金元时期的道教斋醮历史,就会发现在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二月,章宗敕命全真七子之一的王处一祖师在京师十方大天长观,为国设普天大醮七昼夜,金章宗御赐青词,亲自驾临法会。

根据现存之《十方大天长观普天大醮瑞应记》中记载:“辛酉,皇帝驾幸天长观,行香礼毕,车驾还宫,行礼官暨高功大法师,闻啓发牒,皇帝斋戒七日。癸亥,内降御书青词九通,沉檀四斤,龙脑十两。乙丑,正昼行道间,有白鹤九只自西北来,继又十只,皆缓飞翱翔于坛上,须臾数千,四面蔽天而至,徘徊往来,自午至申,始徐徐而去。是时云物嘉明,西南有赤光下属坛殿,都人瞻拜,万口和附,咸以爲圣上孝感之所致。丙寅,皇太后遣隆庆宫都监高高寿赐白金五十两、彩四段,俾道衆忏谢。是日,又于正午行道间,有四鹤自西北来,徐有五十余盘旋于坛上者久之。丁卯,复命左宣徽使卢玑为代礼官,午时行道间,鹤五只来自西北,回翔殿阁之上,道衆诣天宝坛上十方香,有大鹤下翔,掠玉虚殿檐,然后飞舞于坛阁之上而去。中夜焚词,微风自西北来,缭绕楮灰,抟扶摇而上者数百千丈,直入霄汉。俄有赤光照烛琳宇,衆皆骇叹瞻拜。戊辰已事。”

这场法会之中仙鹤来集,神异非常,尤其在法会最后一天,也就是戊辰日这天,文中提到“中夜焚词”,所谓的“中夜”就是子时,戊辰日子时刚至,即焚青词上奏天真,之后立即大显神异,纸灰高飘,直入霄汉,又有红光自天而降,照耀宫殿。令在场众人皆叹服。这一天恰恰正是戊辰日。并且这一天也不是“三会日”中的一个特例,这只不过是农历二月里的一个普通戊辰日。虽然青词由唐代祝版演变而来,与章奏文辞略有不同,但飞神谒帝上奏天真,其理则同。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瑞鹤云集

全真祖师何尝不知“戊禁”,但是依旧选择戊辰日行法,且如此的神异,感应如此的迅速,可见戊辰日并非不可用。范道长在他的文章里也提到了,《灵宝玉鉴》中“飞神谒帝门”中有戊癸日起罡法。这个罡法用来做什么的呢,就是用来戊日朝真的,也就是“飞神谒帝”,并在下面详细罗列了戊日朝真需要知道的玉女功曹使者的名姓。这就已经透露了一些如何在戊日朝真的信息。

至于《女青天律》中提到的“戊日不能建斋”,据范道长所引《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卷之二“日辰第十”载:“崇建大斋,要择节会开坛,谓宿启日及正斋第一日散日,更值艮日尤佳。虽得吉辰,仍避丙寅丁卯、丙申丁酉,戊辰戊戌及受死、龙虎偶为善。惟三会无避忌。”,何为“建斋”,启建斋坛之日是也,指的前一天宿启,或正斋第一日,并非法会期间,故法会期间遇到戊日,并无需避忌,更需慎防断经、断忏之愆。这也正是为何上文中全真王处一祖师会选择在戊辰日上青词的原因之一,同样范道长在文中也承认,灵宝法不忌讳戊辰、戊戌,范文中所提到的“戊癸日飞罡图”即灵宝法中“活天门拜章步罡图”。也就是应对戊日的活天门既然有戊日步罡之图,那么必定戊日仍然可以章奏。而在江南道教无锡、上海等地灵宝传承代代相传,至今没有失传。

解决了戊日朝真、建斋的问题,慕道信众在戊日可以去庙里顶礼天真吗?当然可以,朝真之事本来即是高功法师飞神谒帝所能为,与慕道信众无涉,慕道信众去宫观中膜拜天真,祈祷善愿,就算宫观之中大神上天集会,还有其他的部署衙役留守,记录诸善信之愿望,之后加以呈递,所以宫观之中才有文武判官,东岳大帝才有良愿司等僚属。

四、戊日诵经

最后我们来谈谈戊日不能诵经这个问题,在闵智亭道长的《道教仪范》里提到《女青天律》中“戊日不能诵经”,但我们查考道藏所载的《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詔書天律》,在相关记录中,并无诵经二字,不知何故闵道长的书中多了此二字。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戊日诵经

对于戊日是否能够诵经之事,同样出于范道长所引的唐代的《要修科仪戒律钞》,在这部经典的第十一卷中,写到:“律曰:月朝、月半、月晦、戊辰、戊戌,唯应礼拜,修诵经文,不得奏章、启诉。违律者,水官考,罚六十日病”。明确给我们点出了戊辰、戊戌这些戊日“唯应礼拜,修诵经文”,为什么不可以诵经呢?显然是可以的。

对于章奏下面还特地注明了,戊日上章并非完全不可,“律曰:吉日,戊戌、戊辰,得上言功章。大庆之日,不得为他别奏余章。违律,考病百日。”可见我们阅读道教经典或历代祖师论著,不可断章取义,需上下前后全盘而观。

至于有些人提到念皇经须忌“暗戊”。暗戊的口诀是“正羊(未日)二犬(戌日)三在辰,四月期间不犯寅,五午六子七鸡(酉日)位,八月周流又到申,九蛇(已日)十猪(亥日)十一兔(卯日),十二牛头(丑日)重千斤”。与《玉匣记》中“神号鬼哭日”之“鬼哭”曰除了最后十一、十二两个月颠倒之外,推算口诀基本一致,《玉匣记》认为这个”鬼哭日“是:“神号鬼哭世间稀,十个医人九不知;纵然神仙休下药,连忙打墓又嫌迟。”玉匣记中的鬼哭日是每月看病、针灸、服药之凶日。不知为何与诵皇经有何关系,经典无载,望有识之士,惠以教我。

至于其他的什么戊日合药,占验等等就更和慕道信众关系不那么密切了,在此也就不做展开。修学道教,以经典为主,尤其是对于大多数的慕道信士,一念真诚,自然感通,莫要经教未学,先成了焦虑症,纠结症,力行善事,专心诵经,随缘随力助人,正如白玉蟾祖师所说:“内修一身道德,外修随缘事业”,如此则不至于歧路亡羊,方能入道有分,进道无魔。(编辑:忆慈)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家)

从道教经典到修学实践 你真的理解了“戊禁”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庄子:随贫随富且欢乐 不开口笑是痴人

    2019-06-24 11:46:55

    视角只盯着眼前一点,那么很多东西会看得如此之大,如此之重要。但是放眼到更大的参照系中,就会显得微不足道。

  • 今日夏至:阳至极 一阴生

    2019-06-18 11:37:27

    夏至,是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中最早确立的节气。这一天,白天变得最长,之后开始慢慢变短。至,就是极,这一自然现象也体现了“物极必反”的道理。

  • 尊道且贵德 道教义理的主旨正在于此

    2019-06-18 10:58:56

    尊道,是以真一大道为宗旨;贵德,则以我之“自然”为表相而入门修行。当内外相合、道德一体时,即可称为“真人”了。

  • 避免病从口入 夏季饮食需谨慎

    2019-06-17 16:42:28

    夏天由于气候和人为习惯,往往存在湿热、脾虚湿困、脾胃寒湿、伤津耗气这几种情况。夏季要健康饮食就是要从避免进一步加重、并且修复这些问题入手。

  • 夏至养生二三事:调息静心 常如冰雪在心

    2019-06-17 16:01:02

    夏季生活方式不当引起的的疾病,要明显更多一点——也就是说,错误的心理状态,往往会诱导人们产生错误的行为,最终导致疾病发生。故而夏季养生,首先要“养神”。

  • 《道德经》中大智若愚的智慧

    2019-06-14 15:24:56

    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大智慧,就要看他日常生活中的为人处世,要看他的三观。真有大智的人做事是为公的,不会只考虑到自己的眼前利益。

  • 老子智慧:事情没有绝对的好坏,关键看你如何去对待

    2019-06-12 10:57:11

    掌握了辩证法,善于转化的人,能够主动把坏事向好事的方向去转,把祸转化为福,把失败转化为成功。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