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齐家“三要” 首先要让自己成为家庭的榜样

文/刘绪义

“齐家”是儒家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上承治国,下启修身,古代“齐家”思想有着丰富的价值内蕴和现实意义。

齐家有“三要”

“齐家”有着丰富的价值内蕴和现实意义(资料图 图源网络)

齐家的第一要义,是把自己打造成家庭的榜样。

梁启超对孩子们说:“我自己常常感觉我要拿自己做青年的人格模范,最少也要不愧做你们姊妹弟兄的模范。”曾国藩对夫人说:“吾夫妇居心行事,各房子孙皆以为榜样,不可不辛苦,不可不谨慎。”

作为家长,在家庭中有无权威,恰恰就来自于自身的榜样或模范。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至少要在三个方面成为家庭的榜样与示范。

一是价值观的示范和引导。怎样的人生价值最大?这是每一个人都会叩问的一个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梁启超的回答是:“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只要在自己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去做,便是第一等人物。”曾国藩的回答是,要养成孝友之家风,可以绵延十代八代,子弟不可有富贵气息,富贵常蹈危机,“要做读书明理之君子”。

二是做修身的楷模和示范。《易经》云:“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在家庭中,父母宜先正位,子女而后才能正。“身修然后才能家齐”,修身是齐家的前提与关键。修身,本质上是一个长期与自己的恶习和意志作斗争的过程,去除思想中的杂质、瑕疵,修以求其精美、养以求其充足。在这个加减法过程中,自省自律是第一位的。

修身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曾国藩说:“生当乱世,要吃得苦,才能站得住。”古来政治家都不注重物质的享受,而注重人格的完善。能在困苦中求得快乐,才打得响人生的算盘。

三是做家庭学习和事业上的指路人。梁启超长女梁思顺爱好诗词音乐,梁启超亲自当她的老师,使其终成一代诗词名家;长子梁思成国学底子差,所学建筑与人文密切相关,梁启超写信给他:多分出点光阴学些常识,尤其是文学和人文科学。曾国藩教子更是细心,小至写字读书,大至人生道路,都是孩子们的引路人。长子曾纪泽、次子曾纪鸿都过了学英语的年龄,曾国藩仍然延聘名师教他们学英语,又延请幕府中的外国科学家做他们的老师,结果纪泽成为一代外交家,纪鸿成为一代数学家。

齐家有“三要”

齐家的第一要义是把自己打造成家庭榜样(资料图 图源网络)

齐家的第二要义,是使家族成员能同心向上,和睦相处。

古人用“齐家”而不用“治家”,因为“齐”字的涵义更形象,有整齐、一齐之义。“齐”是象形字,“禾麦吐穗上平也”“禾麦随地之高下为高下,似不齐而实齐。参差其上者,盖明其不齐而齐也”。“齐”,既有治理之意,又有一起向上、共同成长之意。

在一个家庭中,每一个成员都有自身的特点,参差不齐,这是客观存在的。作为家长不能强行要求每一个人都一样高、每一个人的能力都一样强、每一个人的贡献都一样大。承认各自的个性特点,在此基础上大家同心向上,给人的感觉是齐平的。

透过“齐家”二字,我们可以发现家的核心精髓有三:

一是同心。要使家庭成员的思想观念趋同、愿景目标趋同、行为方式趋同。正所谓“人心齐则泰山移”“家和万事兴”。齐家,暗含有同心协力的意思,这才是齐家的奥秘。

二是要有家规。家规是维系家庭的规则仪式。“齐家以礼”,礼就是规则,就是仪式。家庭有仪式感,能够维系成员间的互敬互爱。比如结婚仪式,就是向家庭宣告夫妻关系的成立,家庭从此多了一个新成员。

三是为家庭作贡献。一个人对家庭贡献大小决定其在家庭中的地位,甚至能决定其在社会中的声望。作为家长要懂得为家庭创造价值、成就自己。家庭荣耀就是个人荣耀,个人荣辱就是家庭荣辱。作为领导干部,为家庭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是最关键的。这种价值不是给家庭带来物质上的财富,而是要培育好家风,掌舵好家风。

这一点,在历代家训家规中都作出了回答。明清大儒张履祥提出“素履攸行,耕则良农,读则良士”,告诫后人做“贤子孙”;曾国藩以“清芬世守,盛德日新”告诉后代要做积劳之人,不做享福之人。

齐家有“三要”

齐家的第二要义是使家庭成员同心向上(资料图 图源网络)

齐家的第三要义是为治国平天下做一生的演习。

如果说,修身是格物、致知、正心、诚意功夫的落脚点,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出发点;那么,齐家就是一场毕生的演习,是治国、平天下的实习。《大学》云:“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一个人如果连家都治不好,说明他修身方面出了问题,如果去治国,必然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明代戚继光统率一支兵力不过四千的队伍,创造了百战百胜的奇迹,被称为“16至17世纪东亚最强的军队”,其主力不过是义乌的农民和矿工。其赖以成功的就是以营为家的治军理念和严明的军纪。

齐家有“三要”

齐家的第三要义是为治国平天下做一生的演习(资料图 图源网络)

晚清湘军统帅曾国藩秉持的理念是“治军如治家”。他不仅将整个湘军看作是一个大家庭,要湘军士兵学家规、学营规,而且要求其他湘军统领做到“带兵之法,如父兄之带子弟”。治军如此,治国同样如此。领导者若果真能够“视民事如家事”“治民如治家”,将百姓忧乐视为自己的忧乐,以实心行实政,则功业自著。

转自丨“大道知行”(微信ID:dadapzhixing)原载于《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刘绪义,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博士后,教授)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