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真正的勇敢是懦弱 最高的智慧是愚拙

真正的大勇敢是“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突然面临一件什么事情,神色不变,并不惊慌失措,别人无缘无故把一个罪名加在你身上也不生气,这才是君子之勇、英雄之勇、大丈夫之勇,韩信就是如此。

“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这样的人,他怀着远大的志向和理想,有长远的目标,他不会为眼前的这一点小是小非,或小恩小怨鲁莽地盲动,所以有句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弱者易怒如虎,如欺凌韩信的混混,如怒视荆轲的盖聂。他们看起来威风凛凛,睚眦小事儿,冲冠而怒,拨剑而起,血溅五步。但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惶恐而又迷乱。因为他们从不敢正视自己的人生,所以他们于迷惘之中,选择了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轻掷自己的精力和生命。生如草芥,死埋荒野,图留寂寞,随风而散。

强者不动如山,温静如水,如韩信,如荆轲。他们知道自己的使命,珍视自我价值。他们知道自己的选择,构成最后的自己。所以他们总是心怀恐惧,唯恐自己的价值,被那些不值得的人拉低。

不困于心 不惑于情 真正的勇敢是懦弱 最高的智慧是愚拙

强者不动如山,温静如水(资料图 图源网络)

大智者,愚拙

《宋史》卷二百七十五记载了这样一则事情:

一日,侍宴北苑,上入玄武门,(孔)守正大醉,与王荣论边功于驾前,忿争失仪,侍臣请以属吏,上弗许。翌日,俱诣殿廷请罪,上曰:“朕亦大醉,漫不复省。”遂释不问。

有一天,宋王朝的君臣在北苑举行宴会,宋太宗来到玄武门,却赶上孔守正等一群武将喝高了,拍着胸脯,扯着嗓门,和另一名叫王荣的武将争论各自守边关的功劳,大概是说我手刃了多少敌军,全歼了多少军团,攻陷了多少城池,你算老几,敢跟本将军比功劳,气忿忿地争执,失去了起码的礼仪——“忿争失仪。”估计连口水都溅到皇帝的脸上了。

第二天上午孔守正与王荣都从酒醉中醒来,想起昨天的事,惶恐万分,连忙进宫请罪。宋太宗看着他们战战兢兢的样子,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昨天我也喝醉了,记不起这件事了。”

就这样,宋太宗既不处罚。也不表态,装装糊涂,行行宽容。这样做,既体现了领导的仁厚,更展现了领导的睿智,而又保全了下属的面子。以后,上下相处也不会尴尬。臣属更会为其倾犬马之劳。

现在的人,唯恐自己不聪明。可是,很多人却忽略了“愚拙”的智慧。

苏东坡曾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吾儿愚且鲁,无病无灾到公卿。”

不困于心 不惑于情 真正的勇敢是懦弱 最高的智慧是愚拙

大智者,愚拙(资料图 图源网络)

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愚拙”,就是抱朴守拙。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一副痴呆愚顽的表情。这种人不张扬,不高人一等,平易近人,反而更易得众人的欢迎。

社会是很现实的,人心更是难测的。当你的聪明外观、锋芒毕露时,则遭人妒忌。那又何必呢?炫耀自己,无非想让人高眼看你,无非为了虚荣、脸上有光,但当你在官场、职场被排挤,不能尽情挥洒时,不知是否有聪明致祸之叹?

“愚拙”,不是故意装疯卖傻,不是故意装腔作势,也不是故作深沉,故弄玄虚。而是待人处事的一种手腕,一种态度。

正如郑板桥所说,“聪明难,糊涂更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其实,有时装装糊涂,行行宽容,这是一种与人相处的方式,也是一种生存策略,这样的人,可称为“大智若愚者”。

转自丨“京博国学”(微信ID:jingboguoxue)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