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禅者王维:用清净无染的禅心 凝练诗歌永恒的静谧

禅者王维:用清净无染的禅心 凝练诗歌永恒的静谧

禅者王维 (资料图)

文/李桂红

共仰头陀行,能忘世谛情

盛唐著名诗人王维,字摩诘,生于公元701年。其高祖王儒贤至王维这一代,均为朝廷命官。其父官终汾州司马,其母崔氏,亦为博陵以礼法相尚的大家。王维全家都崇信佛教,素食戒杀。他的母亲崔氏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在王维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佛修行,并依止一代高僧大照普寂禅师三十多年,一生“褐衣蔬食,持戒安禅,乐住山林,志求寂静。”

王维事母至孝,据引日唐书?王维传》载:“事母崔氏以孝闻,……居母丧,柴毁骨立,殆不胜丧。”多次出现在王维诗歌中的幽静美丽的蓝田辋川别业,就是他为方便母亲学佛修行而购置营建的。

他的名“维”与字“摩诘”,正是出自一部著名的佛经《维摩诘所说经》。此经中的主人公维摩诘居士,是一位修证非常高的在家大菩萨。维摩诘智慧超群,博学多才,辩才无碍,德行高妙,出生尊贵而不染世尘,常以其智慧善巧方便游化世间,是一位理想的大乘菩萨道行者,深得释迦牟尼佛和智慧第一的文殊师利菩萨的赞叹。王维如此取名字的缘因,也是为了表示对这位在家的大菩萨的敬慕和效学之心。

王维曾在禅宗南宗高僧道光禅师座下受学禅宗顿悟之旨十年,后来又拜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高足荷泽神会禅师为师。据《神会语录》载,王维曾求教神会大师修养心性和求解脱之事,与神会大师语经数日,反复参究,深服其旨,赞叹神会大师修证境界不可思议。后来王维受神会大师之嘱作《六祖能禅师碑铭》,全文充溢着对六祖慧能大师的崇仰之情:“大师至性淳一,天姿贞素。百福成相,众妙会心。经行宴息,皆在正受。谈笑语言,曾无戏论。故能五天重迹,百越稽首。”“世之至人,有证于此,得无漏不尽漏,度有为非无为者,其惟我曹溪禅师乎!”

王维不但深谙佛理,而且坚持比较严格和正统的佛教实修,道德品质很高贵洁静。他的早年诗作中就曾写有:“好读高僧传,时看辟谷方。”“柳色春山映,梨花夕鸟藏。北窗桃李下,闲坐但焚香。”隐居之时,他常与一些志趣相投的高僧和居士一起探讨佛法和共同禅修,如诗《山中寄诸弟妹》云:“山中多法侣,禅诵自为群。城郭遥相望,唯应见白云。”诗《蓝田山石门精舍》云:“朝梵林未曙,夜禅山更寂。道心及牧童,世事问樵客。暝宿长林下,焚香卧瑶席。涧芳袭人衣,山月映石壁。”

他对佛教超脱世染和励节苦行的精神深表敬仰并身体力行。如诗《期游方丈寺》云:“共仰头陀行,能忘世谛情。”“法向空林说,心随宝地平。”诗《投道一师兰若宿》:“一公栖太白,高顶出云烟。梵流诸壑遍,花雨一峰偏。迹为无心隐,名因立教传。鸟来还语法,客去更安禅。昼涉松露尽,暮投兰若边。洞房隐深竹,清夜闻遥泉。向是云霞里,今成枕席前。岂唯留暂宿,服事将穷年。”等等。

王维很喜欢清净,且终生素食。如其诗所云:“吾生好清净,蔬食去情尘。”“誓从断荤血,不复婴世网。”“爱染日已薄,禅寂日已固。”王维大约三十岁的时候,他的妻子就过世了,没有子嗣,王维也没有再结婚:“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这在当官的往往三妻四妾的封建社会是非常难得的。

他晚年的时候,更是潜心于佛教修持。虽官至尚书右丞的高位,仍然过的是一种半官半隐,身在家而心出家的清修生活:“晚年长斋,不衣文彩……在京师,日饭十数名僧,以玄谈为乐。斋中无所有,唯茶铛、药臼、经案、绳床而已。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o”他还曾上表给皇帝,愿把自己钟爱的辋川山庄施作佛寺,供一些高僧“精勤禅诵,斋戒住持o”同时也为亡母广积福德,以表孝道。他喜行慈善之道,有利济苍生之志,多次周济穷苦,布施粥饭。王维临终之时,正念分明,从容而逝:“临终之际,以缙在凤翔,忽索笔作别缙书。又与平生亲故作别书数幅,多敦励朋友奉佛修心之旨,舍笔而绝。”可见他平素修持的功力深厚,过于常人。

禅者王维:用清净无染的禅心 凝练诗歌永恒的静谧

坐看云起时 (资料图)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王维长年的禅修和素食,也使他自己身心欣悦润泽:“我家南山下,动息自遗身。入鸟不相乱,见兽皆相亲。云霞成伴侣,虚白侍衣巾。”“青苔石上净,细草松下软。窗外鸟声闲,阶前虎心善。”“绕篱生野蕨,空馆发山樱。香饭青菰米,佳蔬绿芋羹。誓陪清梵末,端坐学无生。”“软草承趺坐,长松响梵声。空居法云外,观世得无生。”

王维的名诗《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诗人去深山怀抱中的香积寺参访。山间的石径幽静无人,只有诗人在闲适地走向寺院。路旁的古木苍翠遒劲,参天蔽日,杳远的群山深处隐隐传来的古寺钟声,在山林间萦绕回荡;香积寺还在数里之外云雾缭绕的山峰之上。涧壑中的清溪泉水萦绕曲折,在山石间清泠作响,落日的余晖映照在青松上,更增其苍郁清凉。身心清净愉悦的诗人仿佛已融入了山间的美景。日暮时分,终于到达了香积寺。诗人在此寂静禅修,制服自己内心的贪嗔痴三毒,心境的安详宁静就如同寺前澄澈明净的碧潭。

王维诗《终南别业》:“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白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o”诗人中年时颇为喜欢禅修之道,晚年时就在终南山隐居修行。兴致来的时候,他常会独自在山野间悠闲地游赏美景。恬淡清净的诗人,以其慧心灵性,常能领悟到风光旖旎的大自然的无穷机趣。不知不觉间,诗人来到了流水的尽头,于是随缘安坐,欣赏峰壑间正在飘浮升起的白云。偶然遇见了一位隐修于林间的高士,则谈笑风,乐而忘返。全篇洋溢着随缘任运、自由洒脱、无忧无虑的禅悦之乐,其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句,与《金刚经》中所言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妙契之处,为深蕴禅理的千古佳句。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王维有很多诗歌虽通篇未明显提及佛理,但全诗盈溢着禅意。大自然的花开花落,松风明月,幽谷鸟鸣,溪涧清流……在多才多艺、灵气炳焕的诗人笔下,是那么生机盎然而又空灵静谧,于悠然忘机之际,显现出一派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的禅悦之境。

如诗《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在寂静无人的山里,芙蓉花在枝头纷纷绽花吐蕊,如烂漫的红霞一般艳丽。寂静的山涧里杳无人迹,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来欣赏它们的生命存在和美丽。它们仍是那么自然自在地静静开放,又默默地凋落,来之于自然,又回归自然,没有怒放的欣喜,也没有凋零的悲哀,一切随缘任运。这也正是诗人清寂自在的禅心的写照。明朝人胡应麟赞美此诗:“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

王维用自己清净无染的禅心,静默观照大自然的生息变化,在诗中凝炼出一片永恒的静谧。如诗《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空寂的山林中见不到人的踪迹,偶尔传来的人语声更增添了山间的寂静。落日的余晖返照在幽深的树林中,枝叶间夕阳斑驳的光影映落在亘古的青苔上。诗《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南风轻拂、花草盈野的春天的夜晚,身心闲净的诗人在空寂的山中,静静地观赏悄然飘落的桂花。正当此时,一轮晶莹皎洁的圆月在深蓝的天幕中缓缓地升起。清澈如水的月光仿佛惊动了山涧里沉睡的小鸟,春山夜月的美丽景色,使鸟儿们也不由得时而婉啭地歌唱赞美。而它们不时的啁啾啼鸣,使寂寂春山更显静谧。如《维摩诘经?佛国品》云:“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国土净。”从诗中展现的远离尘嚣的幽静之境,不难体悟出诗人身心的宁静与淡泊。

在清净的禅者觉悟的心目中,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都是在演说本来寂静清明,无生无灭的妙理。诗人以一颗清明自在、随缘任运的禅心,体味大自然的生命律动和人生景象,禅悦之情常流于字里行间。如诗《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诗人独自坐在幽静的翠竹林里,清闲自在地时而弹奏古琴,时而长啸。

竹林深幽,世俗人并不知晓,只有天上那轮清澈皎洁的明月,与我清净明洁的心灵相知相照。诗:“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僮未扫,莺啼山客犹眠”。彩霞一般娇艳的桃花在春天雨露的滋润下吐蕾绽放,嫩绿的依依杨柳在清晨的迷濛烟云中轻轻飘拂;庭院里的花树下落英缤纷,家僮尚未打扫;黄莺在花枝上清丽婉啭地歌唱,而山居的禅者仍在静静地安然入眠。诗中生机一片的盈盈春意,更衬托出“客犹眠”的空寂与闲适,和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和谐与宁静。

王维用一颗空明清静的禅心来观照大干世界,在他优美的诗笔下,大自然是这样的清净美妙,一片天机,禅趣洋溢:“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中元无雨,空翠湿人衣。”“秋山敛余照,飞鸟逐前侣。”“野花丛发好,谷鸟一声幽。”“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飒飒松上雨,潺潺石中流。”“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云。”“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天高云淡的秋天,清浅的山溪里白石落出,茂密苍翠的林木中稀疏地点缀着几处红叶,山间本来并没有雨,而山色青翠欲滴,似乎如细雨湿衣般染绿了山中行人的衣裳。丛丛簇簇盛开的野花如绣似锦,布谷鸟不时的鸣啼更增添了山中的幽静。夕阳将要落山了,天空中飞翔的鸟儿在绚丽的晚霞中追逐着自己的友伴。连绵千里的峰壑中处处古木参天,群山中时时可听闻杜鹃鸟美妙的歌声。深山里飘洒了一夜的濛濛烟雨后,濯枝润叶的林木丛中仿佛悬挂着百道流泉。月明之夜,如水的月光照拂着苍翠的松林,清澈的山泉水在涧石上潺潺流动。诗人在碧波潋滟的湖面泛舟,夹岸落花寂寂,绿柳依依,山鸟鸣啼,回首相望,但见不尽的悠悠青山,和峰峦间飘浮的白云在自如地舒卷。诗人的心是那样的寂静和清明,天地万物任运自然的显现,在诗人看来无不是在演说着缘起生灭,本自空寂的清净妙法。

本文选自《禅》,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海安如来寺举行佛陀真身舍利祈福瞻礼盛会暨大宝楼阁奠基仪式

    2018-07-19 16:56:02

    海安如来寺举行佛陀真身舍利祈福瞻礼盛会暨大宝楼阁奠基仪式大德法师与现场居士共同为此次奠基挥锹培土礼请法师手持杨枝净水洒净加持出席盛会的高僧大德江苏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秋爽法师致辞海安市统战部部长陈鹏军致辞居士代表王振华对此次活动的举办表示祝贺剪彩大德法师与现场居士共同为此次奠基挥锹培土佛陀真身舍利

  • 中国佛教协会领导莅临白瀑寺参观调研指导

    2018-07-12 10:22:57

    中国佛教协会领导莅临白瀑寺参观调研指导

  • 梵呗清音:青年歌唱家邱玲梵呗音乐分享会唱响北京

    2018-07-10 14:31:49

    7月7日下午,青年歌唱家邱玲“梵呗空行”音乐分享会在北京知音堂举办,为七月流火的炎炎夏日,带来清凉甘露。音乐分享会现场音乐分享会现场参加分享会的现场观众“新音乐、心声音”,用新的音乐唱出心之声音。梵呗唱诵,虽然来自古老的传承,邱玲女士研习多年,结合时代特色和特有的生活感悟,创作出能穿透灵魂的禅韵清音

  • 法讯丨堪布益西彭措《地藏菩萨本愿经》传讲通知

    2018-07-10 11:09:41

    堪布益西彭措将于本周传讲《地藏菩萨本愿经》2至5讲。圣者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曾经这样在地藏法会开示中说道:“举办此地藏法会是为了庄稼圆满出生,以及成就一切所愿。向文殊、普贤、弥勒、观音等诸大菩萨,于多劫中作祈请,不如顷刻向地藏王祈请的功效大。如是《地藏赞》中有说,这也是大悲导师(《地藏十轮经》)所说,

  • 命运不是佛安排的 而是自己的业力所决定的

    2018-07-05 07:27:47

    文/夏坝仁波切居士问:宿命通和宿命论中的“命中注定”有什么区别?仁波切:有很大区别。宿命通是指通达过去、未来、现在的一切因缘及其结果,既了知自己、他人多生所行之善恶;也了知因此即将发生的现世报、来世报和他世报的种种苦乐结果;更了知如何断除自他一切众生由不善业所造的种种苦果、以及如何断除由无明所造的轮

  • 开启僧教育新篇章:2018年全国佛教院校联席会暨第七届学生论文联合发表会隆重开幕

    2018-06-28 16:51:17

    2018年全国佛教院校联席会暨第七届全国汉传佛教院校学生论文联合发表会,28日在厦门闽南佛学院正式开幕。

  • 中佛协:关于自觉抵制佛教领域商业化不良影响的通知

    2018-06-27 07:40:14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当前,我国佛教发展总体良好,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佛教领域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其中商业化问题最为社会关注。去年11月,国家宗教事务局等十二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国宗发〔2017〕88号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