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真真假假《好了歌》:曹雪芹给我们设下了一个局

[摘要]第一回里,作者要告诉读者的最重要的一个命题就是:真即是假,假即是真。可是人们往往真假难辨,以假为真。读罢《好了歌》,还没放下,我们所有读者,才是真正的痴人。

文/曹雅欣

《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好了歌》:曹雪芹在第一回设下的局

慧缘得醒,无忧无惧(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慧缘得醒,无忧无惧

《好了歌》在《红楼梦》第一回就出现了。那是女儿走失、家宅失火、借住在岳丈家的甄士隐,有一日落魄散步到街前,忽然看到一个跛足道人疏狂而至,嘴里念着一首大白话似的、却蕴含机锋的歌谣。这就是《好了歌》,是由那个神秘贯穿于全书的、通全篇之大关节的跛疯道人,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上念唱出来的。因此,这首在曹雪芹诗作中看似最无文采雕琢的俚曲、最粗浅直白的民谣,反而差不多是最重要的歌篇,因为它出自仙口。

行迹疯癫的跛足道人,在街上大喇喇地唱着这歌谣穿梭而过,不避世人、不掩行迹,而且特意高歌在最川流不息的街心市井中。其实,他实在是为了以这警世箴言来点化红尘痴人,因此他的用语必须要至简至朴、易懂易通,而绝非像有些传奇小说中描写的、当世外高人出现时故作难懂的莫测高深之言。真正的菩萨心肠,是不以玄虚待世间的,赤裸裸的大白话,才是一片仁心的忠告。箴言不贵虚,贵在诚心实意。

所以,法眼通天的道人就这样毫无铺张地出场了,道破天机的密语就这样毫不掩饰地宣读了,行动大智若愚,言语石破天惊。

偏偏,世人还都对他视若无睹,或者嗤之以鼻。所以说,无论是天赐良机,还是金玉良言,能否懂得,都是一种缘分——我们每天遭遇了多少平淡无奇的世事,那些平淡里面也许都深藏着非常惊人的契机,而我们全都熟视无睹了。

《好了歌》:曹雪芹在第一回设下的局

天赐良机,还是金玉良言都是一种缘分(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但这也无法强求,如果生命没有开启到与某一件事、某一句话产生对接的状态,如果生活没有进行到与某一个人、某一场景产生互动的缘分,那么再多不同寻常的人和事,于我们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罢了。

就像在这一回中,跛足疯道的话向一条街的人都同样宣扬了,没有偏见、没有藏私,但是,这些话能否听入耳、又能否听入心,这就要看过往的生命,与这些话有没有缘分发生碰撞。

而这些话,刚刚遭受了生活剧变、蒙受到心灵重创的甄士隐听入耳了、也听入心了,这些话带给了他瞬间撞击、几世清明。书中写,“士隐本是有宿慧的”,宿慧,就是好几世修来的智慧、是从前世继承而来的智慧,是高于旁人的领悟力、是不闭塞不僵化的接纳心。大约甄士隐好几世的过往,以及这一世的家破人亡,都是在经受着苦苦的修行,经受着用荣华富贵与世态炎凉的对比来拷问生命的真相,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以歌谣作为“当头棒喝”的顿悟。

正因为有了“宿慧”的累积,有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一世沧桑,所以,当跛足疯道唱着歌遥经过的时候,甄士隐觉悟了,明白“了”就是“好”、“好”就是“了”,明白归去不晚、回头是岸,明白红尘计较都是无谓沉浮、心灵安顿才是灵魂归来。于是,他不仅彻悟了《好了歌》劝解世人的放下执着,还为《好了歌》作了一首精彩的解注,而后朗朗道一声“走罢”,便与那疯道飘飘而去,无牵再无挂,无忧亦无惧。

《好了歌》:曹雪芹在第一回设下的局

看罢人间闹剧,彻悟悲欢离合(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一次的慧缘得醒,让以往所有的怨憎都成为经过。这一次,看罢人间闹剧,彻悟悲欢离合!

二、是非成败转头空

在道人所唱的这首《好了歌》里,人间悲喜,确实只是一场闹剧。“世人都晓神仙好”,世人都向往神仙状态的自由自在,可是却都被那孜孜以求的功名、金银、姣妻、儿孙所牵绊桎梏,不得心灵的解放;而可笑又可悲的是,所有这些追求,必将随着时间、生死、成败而很快离散,谁也无法真正把握。

世人都说这些东西好,这些东西却在屡屡与辛苦一世的人们做着决绝的了断!无情又迅捷,转瞬成空!所以“好了”、“好了”,要想“好”、必要“了”,这歌便叫做《好了歌》。

而甄士隐补充作的一首《好了歌注》,更是通过每一个句子里强烈的对比反差,明白地分说着:人世沉浮,都不过是“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而已!外物是“他乡”,心灵才是“故乡”,可人们却“反认他乡是故乡”!所以“甚荒唐”,身在其中,看似激烈,实则荒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