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文以载道丨李白: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摘要]《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所体现的,正是李白对生活、生命、亲情的重视和热爱。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正是他文字的灵魂所在。

文/木光

昨晚接友人电话,告我圆明园桃花正开的正可爱,可以一游,让我颇为心动。

文以载道丨李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资料图 图源网络)

挂掉电话,脑海中不禁浮想起桃花之美,神游之际,不知不觉又想起了李白。人们想起这位谪仙人,多欣羡其诗之美,而我想起的,是他的《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大概是在玄宗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李白与堂弟们在一个充满诗意的春夜宴饮,酣畅之余,大家吟诗作赋,编成一集,最后李白作此序,流传千古。序文的开头,太白说,天地是世间万物赖以寄存的旅舍,光阴岁月不过是千年百代的匆匆过客。飘浮不定的人生如同梦幻一般,尽情欢乐能有几时呢?

文以载道丨李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浮生若梦(资料图 图源网络)

贾谊在《鵩鸟赋》中云:“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说的比较沉重,总让人在面对天地自然时有几分无奈乃至悲哀。李白所说虽与贾谊颇为相似,却并未因此而让人颓废。

在贾谊那里,人是无力的,故而颇消极。在李白这里,却因认识到人生弹指一挥的短暂,而更加要珍惜这一瞬的价值。所以他要像古人一样秉烛夜游,享受人生的每一刻美好。

在李白眼里,一切都是富有生命和灵性的。含烟春色,唤醒李白的诗意;大块噫气,激扬李白的豪情。他与兄弟们相聚在桃花飘香的花园中,畅叙亲情。看到弟弟们英俊优秀,个个都有谢惠连那样的才情,他不禁作诗吟咏,表达内心的欣喜。

文以载道丨李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白眼中,一切都是有灵性的(资料图 图源网络)

赏玩的兴致正浓,高谈阔论又转向清言雅语。大家摆开筵席坐赏飞花,美酒与诗歌同饮,春情与亲情满怀,怎能不醉倒在那一片朦胧的月光之中?

哪一个春天没有桃花?又有哪一个人没有见过桃花?但是,为何只有李白写出了《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我想,究其原因,乃在于李白能以一颗赤子之心,去发现生活之美。

文以载道丨李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以赤子之心,发现生活之美(资料图 图源网络)

《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所体现的,正是李白对生活、生命、亲情的重视和热爱。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正是他文字的灵魂所在。此时春光正好,不妨出门去感受一下吧!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