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摘要]父亲作为女儿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男性,对女儿的性格及一生的幸福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父亲对女儿的态度里藏着女儿的未来。

文/杜利平

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其实父亲作为家庭的重要成员,对女儿的教养不当,也直接影响着女儿未来的幸福。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父亲在女儿的一生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资料图 图源网络)

《唐才子传》记载,唐代著名女诗人李季兰幼时“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她六岁时,一日,父亲宴客,见院中的蔷薇花正灼灼盛开,父亲就命她当众做一首《蔷薇》诗。

她略作思考,就写好了。本想显摆一下女儿才情的父亲读后却变了脸色。原来诗的最后两句是:“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这本是一句妙语天成的诗句:这蔷薇开得太火热,架子还没搭好,枝叶、花却已开始出格飞行了。写得颇为传神。而且由于“架却”谐音“嫁却”,蔷薇花又如待嫁闺中的妙龄女子,又让人马上联想到待嫁怀春女子心头乱如麻的情状,实在是一首好诗。

如果是出自男子之手,人们一定会众口称赞,可是出自一个女孩儿之手,在那个很讲究“妇德”的年代,父亲感到非常尴尬。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古代女子深受“女德”观念的束缚(资料图 图源网络)

她父亲说:“女儿小小年纪就知道待嫁女子心绪乱,长大后只怕会是个不检点的妇人。”于是将她送入剡中玉真观出家,改名李季兰。

然而道观的清净生活终究关不住少女那颗向往世俗生活的心,李季兰十六岁时,出落成一个多才又多情的美貌少女。

当时有许多文人雅士来观中游览,见有一个清秀的小道姑,就常与她逗笑,怀春少女李季兰也每每以秋波暗送,故被人称为“风情女子”。

来道观的,多是寻欢作乐之人,她怎能奢求在道观中找寻到真爱?他们失意之时,与她相伴相依,一旦得意了,双眼就只看到仕途前景,将她抛之脑后。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寻欢作乐之人又怎会有真情呢(资料图 图源网络)

她常常是“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感叹“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在经历了各种相思痛苦之后,寂寞的她还是归于寂寞。她与当时的名士朱放、皎然、崔焕、陆羽等许多人都交往甚好,谈诗论词,约为知己,却因她的道士身份,终生没有得到一个相守白头的人。

李季兰后来的诗名越传越广,名气大得连唐玄宗都想见她一面。可惜的是她后来受叛将朱泚牵连,被官府扑杀处决。

对于才女李季兰的不幸人生,他的父亲可以说是“始作俑者”。女儿小时候,对女儿的过人才情,他不加以保护和引导,反而作为自己炫耀的资本。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李季兰的一生如海上小船,漂流无依(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女儿咏《蔷薇》,出妙语佳句时,他又用自己成人世界的“隐晦”思维胡乱附会解释一个小女孩儿的天才诗句,更用那样恶毒的“断言”,不负责任地将女儿送入道观,葬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正是父亲从小对待她的态度,使她成为这样的一朵花:本应种在庭院中迎风招展,和绿草相映成趣,却不料被人连根拔起。需要时,便观赏一番,不需要了,就扔在了一旁。

比她晚一个时代的另一才女李清照则比她幸运得多。五岁时,李清照提出读书写字的愿望,父亲李格非为女儿开列了适合女儿阅读的书目,亲自教授、指点。

在父母的培养呵护以及书香的熏陶下,十六岁的李清照出落成一个思想独立、身心健康、文采出众的女子。她的词作《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被父亲混在自己的作品中传播出去后,在京城的文人圈里引起轰动,拥有了许多粉丝。

父亲的态度 藏着女儿的未来

李清照的父亲的悉心培养让李清照成长为优秀自信的女子(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而且,开明的父亲还在女儿的婚姻大事上非常助力,知道自己多才多情的女儿不能随便嫁给粗莽之人。在一次元宵节赏花灯的集会上,他大方地将女儿介绍给自己的学生、青年才俊赵明诚,为日后赵明诚成为“词女之夫”埋下重要伏笔。

可以说李清照敢以女子之身端立于众文人之间,不扭捏、不畏惧,开创一代婉约派词风,与她父亲从小对她的欣赏、尊重、呵护是分不开的。

“为人父母,不患不慈,患于知爱不知教也。”父亲作为女儿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男性,对女儿的性格及一生的幸福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甚至决定她日后在男性世界中是否自尊自爱、从容自在。古代两位才女的故事启示我们,父亲一定要善待女儿,父亲对女儿的态度里藏着女儿的未来。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