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孔子的“说”与“乐”:学而时习 自心统一

【摘要】悦乐最清晰的标准就是,你看天地万物,看旁边的人,比以前顺眼,这是第一个标准。第二个标准,是你旁边的人,看你比以前顺眼,这个标准很重要。

《论语·学而篇》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学而时习之 不亦说乎(资料图 图源网络)

论语开篇,为什么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为什么一开始,就有这么一个“说”,这么一个“乐”?

可能在他的这些弟子里面,他觉得这份“说”、这份“乐”是他们的老师,最重要的一种根本的生命的一个特质。

我觉得这个生命的特质在一定程度上,他是把孔子一开始所说的那个“学”,那个“学习”做了一个定性。

就是把学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学完之后,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检验;你学的到底是学对了还是学错了;你是学得好还是学得不好,他用这个字眼,把它做了一个判断的标准。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学习有一定的检验标准,这个标准在孔门弟子看来就是“说”与“乐”(资料图 图源网络)

悦乐最清晰的标准就是,你看这个天地万物,看旁边的人,比以前还顺眼,这是第一个标准。第二个标准,更重要的标准是,你旁边的人,看你比以前顺眼。这个标准很重要。

孔子跟现在一般的学者,很大的一个差别是,我常常讲,他是走江湖的人,他跟人面对、应对,对他而言,比整天在那边读书重要。

书,重不重要?重要!但是跟人打交道,可能更重要!“有朋自远方来”,我们在某些时候,可以跟“三人行必有我师”一块读,反正你映照着别人,然后看着看着,你在这些人,在朋友的身上,尤其是可以更真实地看到这些人身上的品质。

你看到了人家的亮点,看到了可学习的地方,看到可以佩服的地方,哎呀,太开心了!这个或许就叫“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这句话,得先把第一句话给把它弄清楚了,才有办法解释最后一句话。“学而时习之”,这个“学”,它本质上是在学一个,自身生命的通透跟清楚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与他人交流,看到他人身上的发光点很重要(资料图 图源网络)

所以孔子,他在三千个弟子里面,他只称赞一个学生“好学”,那个学生叫颜回。他称赞颜回好学的原因是,因为颜回“不迁怒、不贰过”。

不迁怒、不贰过,那是因为这个人生命通透,你慢慢把自己修到通透了,孔子说这个是叫“好学”,换言之,他所说的学习,那个学习的“学”,一定在学这个东西。

那什么叫“习”?习是实践,你学了之后,能落实下来。然后他说,学而时习之,“时”是什么?是有时候能落实。因为孔子是明白人,今天你想通透,你想学,不是什么时候,每次你都能落实的。

所谓落实就是什么,就是之前我跟大家讲过的,你的“应然”跟你的“实然”的统一,那叫“习”,那叫“落实”。我们很多时候,都想要统一,可是我们很多时候,是统一不了的。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孔子注意到不是每次都能落实的(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但是当你这种统一的次数、频率,一次一次高起来的时候,你心里面会很踏实,然后你以前老是统一不了,后来有那么几次统一的时候,心里面是很爽的,那个叫做“不亦乐乎”。

而今天当你的应然跟你的实然,越来越统一的时候,你是处于对你自己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晰的一个状态,那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晰,这个时候人家了不了解你,他就变成了“完全不是个事”了。

孔子称赞颜回说“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我以前讲过这个话,大家常常会把重点摆错了,常常都把重点摆在,颜回是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

我说重点其实是在于,那个人“不堪其忧”的这样一个“情”之下,回也不改其“乐”,颜回还能够不改其乐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资料图 图源网络)

那我们现在关心的是,颜回到底在乐什么?他的“乐”是因为他生命的那种清澈,那种自知之明之后,他能够知道,就是说反正“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那当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也不见得会变成一件碍着他的事。

所以回头,我们去想说,孔子为什么称赞颜回好学,因为他不迁怒、不贰过。什么叫不迁怒?就是他不会被怒气拖着跑。然后他自己不贰过,他自己就错的东西,那个没抓准的东西,他也可以当下就清爽了,然后下回就清楚了

这个时候,你整个人就有一种根柢的一种欢喜。那种欢喜就如同我刚刚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你到底什么样才叫做“说”?什么叫做“乐”?我说两个标准,第一个,你看别人越来越顺眼,第二个是别人,别人看你越来越顺眼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不迁怒,不贰过,整个人就会有自心底而出的欢喜(资料图 图源网络)

从这个标准我们来想,我们为什么每个人喜欢看孩子,我们每个人看孩子顺眼,为什么?因为他生命里面,有一种干净、有一种纯净,那种纯净让我们看了很欢喜。

所以孔子,如果说他了不起,是在于说,有那么多的挫折,有那么多的磨难之后,这些挫折,这些磨难,后来都变成是他的一种养分。

所谓养分是什么?一方面他那个厚度、高度,二方面是什么,他整个人越来越明亮,越来越透出那种悦乐,那种欢喜,我觉得这个是最了不起的

悦乐 因为自心统一

薛仁明(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主讲人简介:

薛仁明,1968年生于高雄茄萣,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毕业,师从台湾知名文化学者林谷芳先生。1993年起长居台东池上,关注生命修行与思想实践,以自身经历开启解读国学既熟悉又新鲜的视角。2009年,陆续于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及《联合报·联合副刊》发表专栏,近年来除写作外,于北京上海广州台北各地书院,定期开课讲述国学,参见微信公众号:我心安处天清地宁。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