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摘要]西方认为霸是好的,霸是必然的,强国起来,必然称霸。可是中国的思维不一样,中国传统以来认为霸是不好的,霸是有反弹的,王道可行。

正在加载...

    第二点,我觉得也是更加重要的一点,就是儒家思想当中的王道精神可以作为我们今天文化的一个战略。我们知道,近代的世界一些强权,他们所根据的就是霸道,我们今天也可以看到西方的强国所展现的这种霸权的姿态,其实其来有自。

    我们知道,西方的帝国主义到了19世纪极盛。19世纪极盛也有思想的渊源。最主要的我们知道社会达尔文主义,学习达尔文主义的人,他是把科学运用到人文社会方面,就变成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还是根据达尔文。严复把它综合地非常好,叫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所以他们强国就认为他们是适者,他们是生存者。那些弱小的是该被淘汰的,就要受制于西方这种宰制。这就是所谓霸权的一个渊源。

    所以到了19世纪晚期的时候,就出现了所谓的殖民帝国主义。强权到世界,尤其弱小的地区,争夺资源,争夺市场,争夺廉价劳工,形成了这样一个霸权的帝国主义的态势。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也是西方霸权的一个受害者,在近代史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但是在我们中国的传统里头,就有“尊王黜霸”这样一个传统。我们可以注意到,西方并不认为霸是坏事情。霸是强者,在他们的概念里没有中国传统里所谓的王道的思想。但是在中国,王、霸是变得非常清晰的。

    中国的思想传统里头几乎没有西方人所谓战争的权利,The rights of war,在中国传统几乎看不到。而且在中国所有思想家里头都认为战争是不好的事情,除了法家以外,如商鞅等人。

    但是我的老师萧公权先生说到,他说我们老早就抛弃了商鞅,但是西方世界到今天还是认为《君主论》的作者马基亚维利仍然是伟大的政治思想家。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唐太宗被称为“天可汗”,受到各族人民爱戴(资料图 图源网络)

    王道在中国思想里有丰富的资源,尤其是儒家。我认为儒家几乎都是西方人所谓的和平主义者,The pacifist。我们知道孔子是谴责战争的,而且孟子说“春秋无义战”,我觉得掷地有声。

    像墨子他是“非攻”的,所以整个中国历史传统是反对动武,反对用霸道来对付别人,而且中国是讲“兴灭国”,而不是说用霸权去灭别人的国家,所以这一种思想我觉得在中国里非常的普遍,这就是所谓的王道思想。

    再说得精确一点,我想借用王安石的“王霸之辩”。他说的很清楚,他说所谓王跟霸都是为了要争天下,但是用心不同。因为用心不同,他的形式就不一样。他的形式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我想这个就变得非常的清晰。

    但是中国因为长久以来所谓重视王道,有走到另外一个极端的趋势,这个就是所谓重文轻武,在中国历史传统里头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外国人也注意到了,像哈佛汉学家费正清,他就觉得秦始皇这么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怎么会去修长城,他说长城完全是防御性的,所以他说中国人从秦始皇以后就有所谓“长城心态”,the Great Wall mentality,完全保守,不是攻击的。

    然后到了宋代,重文轻武更加的厉害,到了所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个情况,以至于到现代都不重视武备。所以到了20世纪的时候,南开大学有名的历史教授雷海宗就提出所谓“中国是个无兵的文化”,他也感受到中国当时受到列强的侵略,武备不足,所以说无兵的文化。当然中国的兵很多,他所谓的“无兵的文化”就是缺乏尚武精神。

    我觉得这并不是王道真正的意义所在。王道并不是说完全的退让、受制于人。中国不主张去战争,尤其反对侵略战争,但是绝对不会说反对自卫的战争,因为中国对战争的看法是有非常高的原则。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蜿蜒的长城和王化政治(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们知道《孙子兵法》是中国最有名的兵法,它里头最高的精神并不是怎么样去攻击别人,它最高的精神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一点美国人看到了,也觉得非常地惊讶。所以现在《孙子兵法》在美国的军事学院里头都是必备的参考书。

    所以中国以前这种不重视武备、不尚武的精神并不是真正王道的思想。真正的王道思想还是要有足够的武备来保护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跟人民。但是我觉得中国王道的思想对今天还是多少有影响的,虽然经过百年来的动乱、百年来革命的风潮,它还是有影响的。

    我们今天看到中国很明确地宣称不称霸。据我了解,西方人对此不能理解。我刚才讲,他认为霸是好的,你能称霸为什么不称霸,他不相信。所以他不相信中国真的会不称霸,但是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一些作为,可以证明中国古代所谓的王道的思想还是很有作用的。

    我就举几个随便看到的一些例子。我们知道在1962年中英的边界战争。当时我刚刚到美国,我特别注意到这个战争,这个战争当时中国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美苏都不在中国这一边。美国当然长期以来对中国封锁,当时苏联也站在印度那一边。

    可是当印度侵犯以后,中国依然出兵,而且获得大胜。大胜之后,其实当时要打到印度的国都,完全不成问题,但中国马上撤兵。不但撤兵,而且从有争议的地方,也撤出去,这个是我觉得跟西方很不一样的。我们可以看到以色列,当时六日战争,把叙利亚的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跟约旦的西河占领了,到今天他还没有撤出去,这是我觉得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另外一个例子在非洲。现在西方很多人都说中国在非洲实行殖民主义,但是我们仔细看看完全不一样。

    当时欧洲人怎么在非洲做殖民主义,他任命“总督”,把当地的人当做subject来统治的,而且剥削他们的资源、利用他们的廉价劳工、用他们的市场。现在中国在非洲的经营,完全是双赢的一个政策,所以这一比较,大家就非常的明白。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中非合作,实现互利共赢(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另外就是最近的“一带一路”。我觉得“一带一路”尤其可以展现出这种精神。因为“一带一路”是从陆地上,从中国经中亚到了欧洲。然后海上,从中国的沿海经过,一直到非洲,整个两条路线。

    这两条路线打通了,可以使沿岸各地的地方通通地兴旺起来。这个当然对中国有利,可是对“一带一路”上的所有国家都是有利的,这个我觉得就是一种王道精神的表现。

    可是西方人从霸道的眼光来看,又认为中国这是要像西方人一样,利用“一带一路”来扩张、来统治整个世界。他们还是从他们自己这种霸权观点来看。我们觉得王道的实施成为事实,将来可以证明。

    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全人类大家最期盼的、最希望的而且认为是最伟大的一个事情就是和平,世界和平。尤其现在全世界的全球化、环球化,就是我们大家所说的“生命共同体”。既然是生命共同体,大家最好是和平相处,这和平是最宝贵的东西。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西方霸权主宰的两三个世纪以来,我们不要讲更早的时期,这两三百年来,西方的文明或者西方霸权的思想,并没有给世界带来和平。

    我们知道,20世纪两次大战,一次大战,二次大战,大战完了以后又是美苏的冷战。冷战完了以后,当苏联崩溃之后,美国人非常的高兴,当时是老布什总统,George Bush,他就说了一句话,所谓叫Peace Dividend,翻译成中文就是和平红利,现在我们有了和平的红利。

    而且当时美国有一个日裔的美国学者福山,他写了一本书叫《历史的终结》,End of History。他的意思就是说现在美国的这种西方制度思想完全地成功了,历史到了终点。

    可是这个话说了没有多久,世界有没有和平?在中东尤其烽火连天,美国人现在也不得不承认,所谓的“和平红利”根本是一场空。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和平鸽迟迟未到(资料图 图源网络)

    所以我们总结,觉得西方的霸权不能够带来世界的和平。其实在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的有名的历史哲学家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出版了一本后来大家都知道的所谓的《Decline of the West》(西方的没落)。

    他说我们全世界最文明的地方就是在欧洲,全世界自古以来没有这么文明过的欧洲,怎么会发生这么残酷的战争?他就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

    可是在西方这个霸权一直延续到今天,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美国现在的总统特朗普(Trump)。他是一个完全没有政治经验的美国总统,连市长也没当过,完全是一个商人当了总统,所以他因为没有经验,把美国霸权暴露的明明白白。更加赤裸裸地展现了所谓的美国的霸权。

    我们可以看到,他任意实行所谓“单边主义”。“单边主义”就是一个霸权作为,他可以前后不顾信义,完全凭他军事的实力给别人最大的压力,maximum pressure等等,这都是一种赤裸裸的霸权的姿态。

    所以我们现在的结论就是,西方的霸权不能带给世界的和平。为什么呢?最根本的就是霸权就要争霸,争霸的话,一定一方面赢,一方面输,所以因为这个缘故,最近因为看到中国的崛起,有所谓Thucydides Trap。

    Thucydides(修昔底德)是古希腊的一个历史学家,他写了一本书叫《peloponnesian war》(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这个是讲希腊城邦之间的一个战争,就是斯巴达当时是个强权,而新兴的强权雅典起来挑战斯巴达,就是新兴的强国挑战现在的强国引爆战争。

    所以他这个书里头提出这样一个论点,结果后来在西方历史的发展,至少有十五个类似的例子,就是说新兴的霸权起来挑战现在的霸权引发战争。

    一直到近代,譬如德国起来挑战英国,日本起来挑战美国,爆发战争。所以根据历史的例子,他们认为中国的崛起也必然要挑战美国的霸权,这种也是霸权对霸权的思维,但是我觉得历史的例子不能刻舟求剑。

    我觉得我们明代有一个历史学家讲得很清楚,他的名字叫于慎行,他就说历史的教训不是不可以学,而是不容易学。因为你要看到情跟势,有的时候情同势异,有的时候势同情异,所以你掌握得不好,反而学错了历史的经验。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时与世异,一切从实际出发(资料图 图源网络)

    所以我觉得,中国起来以后,要挑战美国、发生战争的情况,我觉得是绝不可能。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不是以霸来对霸,中国是以王道来对霸权。

    我记得前两天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他也提到,因为美国又说中国在南海是要行使霸权。中国的发言人就说,说中国向来就自称不称霸,中国将来发展到任何的情况,都不会称霸。他说,美国能够这样公开的宣称吗?他说美国就不可能。

    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来看,中西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西方认为霸是好的,霸是必然的,你强国起来,必然称霸,可是中国的思维不一样,中国传统以来认为霸是不好的,霸是有反弹的,王道可行。

    再讲得简单一点,王霸之分,霸道就是我赢你输甚至于双输的,但是王道是双赢的,讲得这么简单。所以你看看到底双赢的将来会胜出还是双输或者一方面赢一方面输会胜出呢?所以美国特朗普总统说美国第一,他已经是全世界第一,他还要第一,所以他根本不让其他人有任何的机会,将来他自己也会输的。

    所以我认为王道的精神值得我们大大地发扬。而且我们中国的传统,尤其儒家的传统里头,有丰沛的王道精神的资源,我们可以好好地利用,而且展现在实际的行动当中。这个是我认为儒为今用第二点,最重要的用处,而且我认为是有很大的用处。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王道与霸道

    汪荣祖先生(资料图 图源网络)

    观看完整版视频请点击https://v.qq.com/x/cover/tyug12a66i3k0eh/q0027726wm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