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摘要]现在很多西方人对中国历史的话语权都想掌握。如果有一天,中国历史的话语权给了外国,那这个后果大家可以想像得到。

主持人:汪先生您好,您刚才提到萧先生,萧先生有一本非常重要的著作叫做《中国乡村》。

儒家发挥作用一个非常大的空间是在乡村,而且有一套非常完备的制度,那么在今天乡村已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怎么样在乡村里延续儒家的精神或者功能?这个方面想请您谈一谈。

汪先生:我觉得现在通讯比以前更发达了,就是我刚刚所谓的大传统跟小传统之间的关系可以更加的密切了。

在中国古代,乡间、民间都会受到上层的儒家思想的影响,那现在是通过各种的通讯等等,而且接触的更加频繁,再经过媒体等等,一旦我们把这个价值观建立起来以后,很容易的会传播,且传播得更广,更深入民间

现在我看到有一个趋势,乡村都市化,这也是必然的趋势。一个国家越来越工业化的话,那这个都市是越来越发达的,乡村人口也越来越会减少。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农村受传统文化影响更大(资料图图源网络)

主持人:汪老师您好,听您的讲座,我感觉儒学的义利之辨是古往今来的一个重要话题,当今社会下我们通常以经济作为一个衡量社会发展的标准,这是否相冲突?请您谈一谈。

汪先生:你提到这个义利,使我刚才想到,我们儒家里头不是有仁义道德这个说法吗,可是我们这个仁义道德,不要把它狭隘地认为就是一种道德观、传统社会的道德。

其实“仁”原来是两个人互动的关系,所以“仁”就是说你要替别人想一想,这也就是王道的表现。你不要光想到自己,要想到别人,这个所谓“仁”,就是两个人互动互赢的,把它作这样的一个解释。

然后义呢,其实把它解释为“适”义最好,英文叫appropriate,适当的,就是不过分也不缺失等等。这个道,应该作为道路的意思,现在我是把它做这样的解释。

这个道是什么,现在很简单,有两条道路,一个是霸道,一个是王道,你到底选择哪一条路?

这个是道,要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得呢,得也不是道德的德,而是得到的得的意思,能够双赢互动,有适合的道路,选择对的道路就“得”,得到什么?就得到世界的和平。

所以我刚刚讲到的一点就是说,希望我们将来能够有所谓的王道,能够真正地实现世界的和平,这也是全人类所期盼的。

因为霸道经过历史的经验,到今天为止得不到和平,我们试试看另外选择一条道路,就是王道这个道路,是不是能够得到真正的世界的和平?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秦始皇焚书坑儒,秦帝国二世而亡(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而且我觉得现在我们谈王道,也不是说空谈,也不是复古,而是真正我觉得可行的。而且像我刚刚提到的一带一路,这个可以作为实行王道的一个例子,看看我们是不是经过一带一路这个发展,真的能够带来双赢。双赢之后,才能世界和平。

所以我现在觉得这个王道,我们可以来证明这件事情是可行。因为我也听到有些人觉得好像有点空谈,王道是过去的事情,其实不然。

而且还有人觉得一带一路的困难很多,因为尤其我们知道陆地经过的有很多贫困的地方、不平静的地方,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事情,尤其大事,没有说不困难。

假如因为困难就不做,永远做不成,假如能够真正把这些困难克服,把这些穷困的地方经过一带一路建设起来的话,人民富裕起来了,马上就可以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出来。

主持人:刚刚听到汪教授说到所谓学衡,跟北京新文化运动所谓对立,听你所说,看来你是相当地赞成所谓学衡派,那我就希望说,您再说一下关于学衡派的主张,它怎么样的保存中国的旧传统,而不扬弃、反对新学。在这一点上大家对学衡派有很大的误解。

汪先生:在前几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讲到新文化运动的南北战争。就是我不认为南方这是个旧文化,新旧的旧,其实真正的旧派没有参与论证,而且我认为是南北两种不同新文化的论证。

这个论证的要点在哪里?第一个就是中国的古文。因为在北方,胡适他提倡白话文,其实南方并没有反对白话文,南方反对的是胡适废止古文。

胡适为什么要废止古文,因为说古文是个死文字。可是我觉得胡适误解了西方这个死文字的意思,他用了西方的dead language,这文字死了。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胡适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西方什么意思,是language no longer use,就已经不用的文字叫死文字。可是当时文言文还在用,还不是死文字,所以他要把这个文言文当作死文字,把它废掉。可是南方,就是学衡派竭力地反对。

我们现在经过百年来看,哪方面对呢?我觉得胡适提倡白话文是对的,但是他要取消文言文,用白话文来取代文言文是绝对错误的。

因为我们知道文言文,所谓古文,从先秦一直到清代都是用古文书写的,文献。假如说你把它取代了以后,我们也看到一百年来取代的后果,后果是什么?就是读文言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甚至于有些学文史的人来看古书都非常的困难,有的人甚至觉得看英文还比看古文容易,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因为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宝藏就存在这个古文里头,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古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藏。所以,我们从百年来看,不得不肯定学衡派的远见。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北方打孔。打倒孔家店的虽然不是胡适提出来,是吴虞提出来的。可是胡适是赞美的,赞美吴虞,说他是打倒孔家店的老将军。可是南方的学衡派是竭力反对打孔的,他们要建立所谓孔家的人文主义。

经过一百年来看,还是学衡对的。现在儒家不应该被打倒,儒家当然有些不值得保存的东西,那自然会淘汰,可是儒家精华的东西,为什么弃之如敝履?这个是我觉得完全不对的。所以你刚刚提到南北之间的不同,最主要是这两点。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黄钟大吕,孔子反对五音乱声(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主持人:汪先生您讲到第一个用处就是建立主体性的问题,我想一个希望您能够阐发一下主体性对于国家、民族或者个人的重要性。

第二就是说文化,尤其儒家文化对主体性塑造当中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机制,希望这个您再能深入谈一下。

汪先生:对,我觉得主体性非常重要,尤其是文化,因为是多元的,所以更有主体性。为什么有主体性呢?因为有历史文化背景、有价值观的不同。

当然西方人他们认为有主体性,他们毫无疑问的,可是他们认为他那个主体性是优秀的,认为西方是近代文明发源的地方,所以假如说以他的主体性为你的主体性,他不会反对。

可是假如说你应该有主体性而没有主体性,结果是什么样的结果?就是失去话语权。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科技发展的很快,因为它没有这个问题,可以迎头赶上的。假如说我们以西方的主体性为主体性的话,那不但是话语权失去,也永远跟不上西方文化的水平。所以这一点是非常重要。

因为我发现现在很多西方人对中国历史的话语权都想掌握,而且我们这边有很多觉得外国人讲的中国历史,好像比中国人讲的还好,他们有理论等等。当然有一天我们中国历史的话语权假如给了外国,那这个后果大家可以想像得到。

我们再反问一句,美国也好,欧洲也好,他们会不会以中国解释的他们欧洲、美国史作为他们的主体?绝对不可能。我发现在西方对中国人研究西方,他们根本完全不注重,觉得不重要,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主体性。

主持人:谢谢汪老师。

汪荣祖丨儒为今用:现场提问

汪荣祖先生(资料图 图源网络)

观看完整版视频请点击https://v.qq.com/x/cover/tyug12a66i3k0eh.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