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摘要】庙宇里面的这种四馆,它是把民间那一种雅俗之间的流动,体现得最好的一个地方。所以“成于乐”可能就是说,我们最后的成就与成全,它可能是要落在音乐这一块

《论语·泰伯篇》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兴于诗”,我们之前提过,“立于礼”,其实简单。就是反正有礼,你才有一个具体跟依循的,你才立得起来。

至于“成于乐”,这个东西就不好讲,就是说礼跟乐这两个东西,有一个很重要的差别,就是礼是可以造假的,礼是可以虚伪的,可是乐这个东西,它们很难造假。

“乐”,你就是什么人,就会听什么音乐,什么人就会唱什么歌,那个几乎骗不了人

所以成于乐,可能就是说,我们最后、我们整个所有的教育也好,教化也好,或者说人格素质的提高,最后的成就、最后的成全,它可能是要落在音乐这一块。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音乐教化人

我常常在讲说,从明清以来,中国最多的音乐其实是在戏曲

那戏曲里面,像我们看到的这四馆,它集中是在“唱”,但是真正在戏曲里面,它还有各式各样的“唱念作打”,还有很多的表演,然后很多的舞蹈,其实这些东西,它其实都是音乐。

它可能就是一个动作、一个神情、一个声音,它就让你的整个灵魂,突然动了那么一下!结果动了那么一下之后,你整个人就会有一种不自觉的被塑造,那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比较接近孔子所说的“成于乐”。

四馆里面,尤其你说像京剧、京剧的那一个社团,它就是更更接近我们一般意义的戏曲;因为它基本是更能演。那更能演,它就会有故事,然后它就会有剧情,然后它来进行教化的功能。

可是回到音乐来讲,就是说这些故事啊,这些剧情,它都会塑造人格,但是更本质的一种东西,就是它一个声音出来,它就会不知不觉的影响人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鼓声意蕴深长

像中国音乐有些东西,甚至它是不需要旋律的,像大家在听到那个北管,我们看到那个打鼓那个小伙子,你专心看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小伙子有能量,你听他那个打鼓声,有能量。

但是问题是什么?鼓是没有旋律的,它其实就一个音,可是那个音,它就会震动你。这个东西它已经是接近什么?它已经是接近就是乐器跟法器之间;所有的法器,它不需要旋律的,它就直接用音的能量来打动你。

那我觉得四馆里面的这些乐器,它其实都有这样子的能量

你说,包括比如说,南管的那个横抱琵琶,然后你听,你听的时候其实整个人会有感觉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回到音乐更本质的东西。它可以像华容道、探阴山这样故事来打动你,都可以。

但是更本质的就是,它那个声音出来,甚至我们在看到像他们南管那几个演奏者的时候,你看他们唱南管的人,第一个、坐,坐就坐有坐相,然后等人家抱着琵琶,在那边弹的时候,你就感觉那个气定神闲,

那个里面其实我觉得,它都是一种更直接的、一种音乐的能量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演奏者气定神闲

像那个庙里面,有一些干部就在跟我聊到说,他们最早成立这个四馆的时候,说实话挺辛苦的,尤其像平剧社。

因为平剧社它牵涉到唱词的问题,然后就是茄萣这个地方,以前绝大部分的人是文盲,他们也不会讲国语,然后那个词相较起来,说实话是很雅的,接近文言了。

那他们不会讲国语的人,怎么把它学起来?他几乎就是得靠硬背。

就是说,他虽然吃力,但是比如说,像这样子的社团,大家坚持了几十年,为什么要坚持几十年?一方面当然就是神明的意思,我们不好违背

那另外一方面是什么?大家其实在唱的时候,大家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你唱完这个,那口气、那口气其实不太一样。

那这个东西是什么?这个东西它已经不只是大众的音乐了,它其实是什么?是从一个比较雅的音乐,要往大众这个地方流动的那个过程。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平剧学习需要坚持

就是说,庙宇它每次在酬神的时候,在庙埕它会演歌仔戏,然后还会演一些比较比较金光的歌仔戏,然后甚至还会有什么KTV、什么歌舞团,什么之类;或者以前也常放电影这些东西。

其实它可能重点是摆在哪里?摆在娱乐。那它呢,它是俗的部份多一点,然后让大家高兴。

可是四馆这个东西,它的重点就不在娱乐,它其实它更多是雅的那一块

然后那一块它是什么?它是在跟我们每个人、提高我们人民素质。然后这一块雅的部分,跟另外那一块俗的部分,变成是在整个庙宇里面,它是一种阴阳平衡,这些同时并存,它就是雅跟俗的东西,它有一个流动。

那我们看到的这四馆,是属于雅的这一部分,往底下它慢慢在流动、渗透的那个过程;那这个过程,它就更接近是教育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四馆的学习存在难度

就是说,其实这个东西对很多人而言,它其实在接受上、一开始是有困难的。可是有的人去学,有的人去听,学久了、听久了,你就开始会慢慢不一样。

那我觉得在这个地方,就会看到整个中国文化里面,它其实几千年来雅跟俗,它从来就不是一分为二!它永远就是要有一个流动,永远要有

我以前常常在文章里面提到的,易经里面有一个“泰卦”,泰卦—地天泰,地跟天那它两个能够这样流动,那我觉得庙宇里面的这种四馆,它是把这种民间里面那一种雅俗之间的流动,体现得最好的一个地方。

所以“成于乐”可能就是说,我们最后我们整个所有的教育也好,教化也好,或者说人格素质的提高,最后的成就,最后的成全,它可能是要落在音乐这一块

那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比较接近孔子所说的“成于乐”,他对于音乐的那一个关注。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音乐成全人格

薛仁明先生(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主讲人简介

薛仁明,1968年生于高雄茄萣,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毕业,台湾知名文化学者林谷芳先生学生。1993年起长居台东池上,关注生命修行与思想实践,以自身经历开启解读国学既熟悉又新鲜的视角。

2009年,陆续于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及《联合报·联合副刊》发表专栏,近年来除写作外,于北京上海广州台北各地书院,定期开课讲述国学,参见微信公众号:《我心安处天清地宁》。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lingweng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