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以史为鉴丨两难之境 应该论事还是论人?

[摘要]正确地论事不论人,是一种高级的理性修养;正确地论人不论事,是一种理想的人文关怀。

文/陈婧

最近,由姚晨、倪大红领衔主演的电视剧《都挺好》迎来了开播大红,观众反响非常强烈,引发了不少人的情感共鸣。

以史为鉴丨论事得理 论人得情

直面中国式原生家庭问题(资料图 图源网络)

姚晨在剧中饰演苏家的小女儿苏明玉,明玉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但明玉却并没有因为年龄最小而得到更多的疼爱,恰恰相反,因为当家作主的苏母非常重男轻女,所以她肯卖掉房子供大儿子留学,肯花钱为二儿子找工作,就是不肯让明玉报考她本可以考上的清华,硬是要她去读了免费师范生

苏母既然舍得卖掉房子,供大儿子留学,就应该清楚教育对于人发展的重要性,那为什么,偏偏到了女儿明玉这里,哪怕是全国顶级学府清华的门槛,只要是让家里花了钱,就执意不肯让她踏进一步。

同样是一件事情,这里却搞出了两套标准,两种做法

家庭中出现问题,论事还是论人?(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种论人不论事的区别对待,走出多子女的家庭,走向包罗万象的复杂社会,那就更是屡见不鲜了。

西汉刘向编的《战国策·齐策一》上,记载了邹忌为了成功游说齐威王纳谏如流、广开言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的一个故事。

邹忌说,有一天早晨,他对着镜子整理好着装,回头问他的妻子,说:“我和城北那个美男子徐公相比,谁更美呢?”他的妻子回答说:“当然是相公你,你才是天下最美的!”接着,邹忌又跑去问他的妾,他的妾也给了同样的回答。第二天,客人过来拜访邹忌,邹忌又问了客人这个问题,毫无意外,客人的回答和妻子、妾的答案如出一辙。

直到邹忌自己亲眼见到了徐公,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自己和徐公相差甚远。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进行反思,才想明白,原来他们都是因为偏爱他、害怕他、有求于他,所以才会认为他更美

以史为鉴丨论事得理 论人得情

邹忌因为他本身是丈夫,是主人而受到特殊的评价(资料图 图源网络)

本来应该是一事一标准,却变成了一人一标准,即使对于表面受益的当事人来说,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像邹忌、齐威王这样总是受人“赞美”的话,就不容易看清客观的事实真相,受蒙蔽的日子久了,总归不是件好事

所以,有些事情,该理性点还是得理性点,该论事不论人的时候,就得论事不论人

但反过来,万事无绝对,法理之外尚有人情,论人不论事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存在空间

《论语·乡党篇》有:“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这是通常的读法,清代学者武亿提供了另一种断句:“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这里,不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读法,都看得出,孔子在马棚起火的情况下,首先关心的是人,其次才是马匹等火灾损失情况,充分体现了孔子仁者爱人,以人为本的民本思想,这和今天我们讲的人文关怀,是一脉相承的。

以史为鉴丨论事得理 论人得情

事都是人的事,人都是忙着事情的人(资料图 图源网络)

所以,什么时候该论事不论人,什么时候该论人不论事,我们要理得顺,拎得清,摸得透

正确地论事不论人,是一种高级的理性修养;正确地论人不论事,是一种理想的人文关怀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