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文/薛仁明

【摘要】儒释道三家相较之下,儒家好像比较容易有一种倾向,就是说他比较没办法看到女人的好。做为一个带着阳性能量,比较以男性文明为主的思路,他是不是有可能早在孔子那个时候,他对于女性能量的这一个观照,就有一定程度的缺乏、不足!

《论语·阳货篇》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这章说法太多了,太复杂。好,我们直接就是说,直接就挑明了,这个“女子”就是一般所说的“女人”,然后“小人”就是我们一般所说“器量比较小的人”。你说就是这两种人特别难养,因为“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什么叫“近之则不孙”?你跟他亲近了,他就骑到你头上去,他不把你当一回事;然后你把距离拉开了,她就抱怨你。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孔子认为“女子”和“小人”一样,都不好相处

孔子说这个话,反正从五四运动以来,被批评了一百年,但是这个里面,到底你说是什么意思?孔子为什么这么说?

对我而言,我想说第一个最直接的可能性,就是我们以人情之常来讲,很有可能就是那一天,孔子跟咱们孔师母有了那么一些不高兴,然后吃了一些排头,然后出去跟学生很自然的就蹦了这个话,然后一不小心就被学生感觉好像有说到他们心里面的某些“坎”,然后就把他记下来了,因此就变成经典了,这个有可能。

那第二个,可能是……如果孔子他不是一个比较一时性的、情绪性的一种发言吧,那可能就是说,对“一般女人”而言,就是说相较起来,比较重感情,比较容易有情绪。你说如果小人“远之则怨,近之则不孙”,我想这个就一点都没什么好怀疑,因为基本上就是这样。只是说“女子”变成一个全称性的一个口气,他就会有一个以偏概全的一个嫌疑。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相对于道家来说,儒家更少看到女性的好

但是我比较关心的,可能是有另外一个点。什么点呢?就是说儒释道三家相较之下,儒家好像一直比较容易有一种倾向,就是说他比较没办法看到女人的好,尤其相较于就是在中国传统,儒道相比的话,道家很显然是更能够看到女性的能量。

所以在儒家的这一块,他做为一个带着阳性能量,比较以男性文明为主的这么一个思路,他是不是有可能早在孔子的那个时候,他对于女性能量的这一个观照,就有一定程度的缺乏、不足!这一个是儒家他们对于整个文明,那一种阴阳的平衡,阴阳的调和,阴性能量、阳性能量的那个体会里面,我觉得容易产生一个落于一偏的一个问题。

《论语·雍也篇》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

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那个“子见南子”,孔子去见南子,是因为孔子当初被鲁国的季桓子给某种程度是被赶出来,离开鲁国之后的第一站是卫国。卫国的国君是卫灵公,南子是卫灵公的等于是后吧,你要说爱妃也行,总而言之,就是说南子第一个她好像是握有相当大的权力的人,然后基本上是她主动放话,然后要人家跟孔子转达,说反正任何到卫国的人,一定得跟她见个面。

孔子其实是经过了一番犹豫,就是因为南子的形象不好,孔子要不要去见她呢?他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后来还是去见了。

子路与其说是不谅解,更不如说是替他老师操心,这个会坏了老师的名声。结果孔子就说,那个“吾所否者”,或者“吾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他的意思是说,我如果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老天也会受不了,老天也会修理我的。总而言之,就等于是孔子在子路面前发了一个誓一样。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子路担心见南子会败坏老师的名声

我们读论语,会读到孔子有好几次见了一些人,他底下的人都会不谅解,但是孔子会接二连三的去见了一些看起来不该见的人。那你说他去见南子这一件事情,我自己后来的体会是,当时他到了卫国,卫灵公看到孔子来,其实卫灵公是挺高兴的。因为卫国其实他是一个比较次要的国家,结果今天来了一个大咖,其实心里面是满意外的,然后感觉掉下来了一个宝贝。

但是卫灵公面对孔子,其实他是有些疑虑的,他到底要不要用孔子?然后如果要用,要怎么用?其实他心里面都没底。所以当时他见了孔子之后,其实他并不是问说,孔子当初在鲁国是什么职位?如果他直接问说,你在鲁国是什么职位,

那意思就是他要用你,直接要用你了。可是他问孔子是问什么?他是问孔子在鲁国的时候,他的薪水,然后后来卫灵公是比照在鲁国的年薪,支付给孔子。意思就是什么?要留孔子,可是留孔子跟用孔子那是两件事。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卫灵公没有明确表示要留用孔子

那现在南子作为卫国很关键的一个实力人物,其实是她也要见一下孔子的。某种程度你如果从卫国的角度来讲,这个有可能算是什么?这个是面试。虽然听说南子名声坏,但是他也得眼见为凭,亲眼看一下;然后亲眼看一下之后,他心里面才有底。就是说,他跟卫灵公跟南子,跟他们这些人,将来要不要再持续打交道下去。

孔子毕竟他还是一定程度,在现实上他是一个政治家,他一定程度他必须要有现实感。有的人你可能对他印象未必那么好,可是还没有把话讲死之前,还没有最后敲板定案之前,你还是得见一下的;我觉得大家从这个角度,来看“子见南子”,我觉得会比较接近真相。

主讲人简介:

《一种说法》之薛仁明:难缠的女子与小人 孔子如何对付

薛仁明先生

薛仁明,1968年生于高雄茄萣,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毕业,台湾知名文化学者林谷芳先生学生。1993年起长居台东池上,关注生命修行与思想实践,以自身经历开启解读国学既熟悉又新鲜的视角。2009年,陆续于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及《联合报·联合副刊》发表专栏,近年来除写作外,于北京上海广州台北各地书院,定期开课讲述国学,参见微信公众号:《我心安处天清地宁》。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yuruizh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