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文/马叔礼

【摘要】一个喜欢唱歌的人,即使没有乐器照样唱歌。所以“子与人歌而善”,如果我跟你唱,你唱第一部,我唱第二部,如果唱得很开心了,“歌而善,必使反之”,再来一次,而后“和之”。而后别人唱,他跟人家学,学会了以后,又跟人家和歌,所以真正的喜欢音乐的人是这个样子。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哥”与“歌”

《论语·而篇》

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

我们今天来讲一章很有趣的,孔子的日常生活里,他跟音乐的感觉。“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首先我们来讲什么叫做“歌”?歌这个字,左边是一个哥哥的“哥”,哥哥的“哥”怎么写呢?以前的人生得多,弟弟,小弟弟要跟着哥哥走,小弟弟通常崇拜哥哥。“哥哥,我可不可以喝水?”“可以。”“哥哥,我想撒尿,哥哥,我想去摘果子…”,所以告诉弟弟可以不可以的人,就叫哥哥。所以哥哥的“哥”,左边是一个可以的“可”,两个可,所以叫“哥”。那么哥哥休息的时候,唱歌给弟弟听,所以“歌”这个字,左边一个“哥”,右边一个“欠”,我们打哈欠就是休息的意思。

首先我要讲一下古代的音乐跟舞蹈,跟我们今天有什么不同。愈是古老的民族,愈接近自然的民族,他的歌舞有三个特色,第一,歌里面一定有舞,舞里面一定有歌,所以歌跟舞不是分开的。我们现在是比如说,林怀民云门舞集他只跳舞不唱歌,那么如果是歌星,只唱歌不会跳舞。所以愈接近早期的民族,歌跟舞一定在一起,所以载歌载舞。

第二,今天的歌是纯唱歌,跟生活没关系,可是愈是接近自然的民族,他的唱歌跳舞是跟他的生活结合。比如说打猎,原住民打猎,打猎要唱歌,丰收了要唱歌,祭天的时候要唱歌,都跟他的生活有关。可是今天的歌跟舞,跟生活没有关系。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子与人歌而善

第三个差异呢,是今天会唱歌跳舞的人是少数的艺术家、少数人,可是愈接近自然的民族是全民歌舞。就像我们的原住民,几乎每个人都会唱歌跳舞他,不是属于少数艺术家的,这个就是怎么判断,是比较接近自然的民族,还是现在抽离出来歌归歌,舞归舞,变成一个艺术,最大的差异就在这里。

比如说,李白的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所以古代的人过去的第一个,歌跟舞跟生活结合,那么这一个要先了解,然后“子与人歌而善”。孔子很喜欢唱歌,我们前面讲到,音乐不在于那个乐器、钟跟鼓。一个喜欢唱歌的人,即使没有乐器照样唱歌,所以“子与人歌而善”,如果我跟你唱,你唱第一部,我唱第二部,如果唱得很开心了,“歌而善,必使反之”,再来一次,而后和之,而后别人唱,他跟人家学,学会了以后,又跟人家和歌,所以真正的喜欢音乐的人是这个样子。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论语·八佾篇》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

绎如也,以成。

今天我们来读一章,孔子跟鲁国的大乐师,等于鲁国的国家交响乐团的团长,跟他谈音乐。“子语鲁大师乐”,这个语要念YUˋ,就子语(YUˋ),语就是“说”、“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孔子周游列国回来,十四年回来以后呢,他采集了十五个国家的民歌。这个民歌采回来以后,每一个国家的地方歌谣的音乐性不一样,比如说广东戏,跟我们台湾的歌仔戏,台湾歌仔戏是闽南系统,苏州有弹词,河北跟河南有梆子腔,那个时候没有录音机,所以那个时候田野调查,不可能用今天的录像、录音,当时都用歌谱、记谱,还要当场学。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子语鲁大师乐

学了以后,孔子是山东人,还要学当地的腔。孔子他因为回来以后,他要跟这个鲁国的大乐师合作,那么他带来是诗,然后把这个记谱告诉乐师,乐师要用乐器把它演奏出来。所以孔子就讲了一段,他对音乐的体会,他说,“乐其可知也”,他说我对音乐的体会是这样,请你指教。

他说音乐像什么呢?“其始也”。“始作”就刚刚开始,因为孔子的时代,音乐不是一个人演奏,它是一个乐团,那里面有打击乐器,也有丝弦乐器,也有弹奏乐器,他说整体看音乐,就像一个开花的过程,所以他说“始作,翕如也”。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始作,翕如也

什么叫做翕呢?“翕”这个字,造字的时候是一个“合”,一个“羽”。我们知道鸟睡觉的时候,鸟要睡觉之前,要先把翅膀张开,抖一抖,然后再收,收了以后,“合羽”,羽毛合起来,就是收了。你要知道一朵花在开的时候,它是怎么开呢?刚开始是卷起来,所以就有一点头跟脚,一个圆圈,然后那个花含苞待放的时候呢,慢慢张开,它是一点一点打开,所以玫瑰是一瓣一瓣,这样答……一个阳、一个阴,它这样转,它每转一瓣,所以在外面一瓣一瓣开,开一瓣开开,然后一瓣一瓣掉,它是这样。

那一个合在一起的时候,音乐的开始就像一个花苞刚刚开始,刚刚开始要打开,那个刚刚开始要打开,那个就叫“翕”,所以“始作,翕如也”,然后下面“从之”,继续下去这个“从”,这个字念zongˋ,“从”就是继续下去。音乐继续下去,“纯如也”,刚刚开始的花,即使张开,刚刚开始的花是什么颜色?“青色”,然后慢慢变红、变红,如果玫瑰它是从青转红,或者从青转黄,从青转什么颜色,开始都是青色,所以那个叫“纯如也”。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纯如也,皦如也

纯如也以后呢?到了很灿烂、打开的时候呢?“皦如也”。所以“皦”这个字怎么写呢?皦这个字,左边一个“日”,然后右边上面是一个“日”,下面一个奔放的“放”。所以太阳出来以后,花慢慢地张开,那么“皦如也,绎如也”。这个“绎”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我从中文翻译成英文,英文翻成德文,一直翻出去,所以它会愈来愈扩大,这个就叫演绎。

他说音乐到了一个地步的时候,会变得高潮,就像那个花盛开,所以叫“皦如也”;然后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让人家觉得韵味无穷,叫“绎如也”。所以一个好的音乐,要像花开了以后,要有香味出来,花开了以后,要跟那个整个的那一棵树,整个张开!好像一个生命在展现一样,到最后香味出来,那个就叫“绎如也,以成”,音乐就是这样完成。

主讲人简介: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孔子爱唱歌

马叔礼先生

马叔礼,台湾知名作家、文化学者,主张诠释经典以纯净之心,格物之法,直接面对,静观自然,感悟哲理。现任台湾日月书院讲座主持人、慈晖文教基金会讲座主持人,长期担任汉声电台、台北电台、《国语日报》等专栏主持人。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yuruizhao
收藏本文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